智能应用 影音
订报
event

【中部产业月报】智造推动技术升级 抢攻航天Tier 1供应链

智能制造推动技术升级 抢攻航天Tier 1供应链

台湾航天产业正努力朝波音、空巴等大厂的「Tier N-1」目标迈进。Boeing

原本波音预估,未来20年内全球将有将近4万架新机需求,但今(2020)年一场疫情,却让全球航空业遭受重创。衰减的旅游需求,迫使航空公司延后新机交付,而航空制造商如波音与空巴也不得不减产,或延缓新机生产因应,连带上游供应链,也跟着重挫。

目前产业界虽受到疫情的连带影响,势必影响到台湾相关产业及供应链,然面对全球疫情及航天产业不景气的竞争环境,想要争取国际接单的机会,就必须不断的提升竞争力。

近年台湾航天产业,已连续四年跻身「千亿俱乐部」,又自2016年起,政府推动国机国造、自制高教机以及后续军用航空器等计画,使得航天产业成为发展亮点。

事实上,航天产业一直是世界各国重点发展产业,除了须具备严格质量系统认证及高复杂的集成技术外,也具高附加价值、高产业关联的特性,使得各国皆以发展航天产业做为国家产业技术能力的重要指标。

虽然航天产业的进入门槛高,但往往成功进入后,供应链可获得长期且稳定的订单。一般航天订单,合约能见度至少能达3~5年,甚至10年或20年合约也不足为奇,加上航天供应链门槛高,换言之,也不易被取代,因此只要有能力切入国际飞机制造大厂供应链,十分有助于后市营运与获利稳定成长。

台湾航天工业产值,仅占全世界航空产业比例不到3%,但是天上飞的每一架民航机中,却有九成有台湾制造的身影,台湾的航天实力,其实不容小觑,但也有相当大的成长空间。因此近年航天产业有个共同目标,就是不能永远只做零件,而是必须朝向附加价值更高的组合件及系统件发展,设法提升航天产业链位阶,才能使台湾航天产业有突破性发展。

航天产业具有高度复杂与严谨分工的运行模式,随著全球化商业模式发展下,航空制造商的生产线已遍及全世界。目前象是国际航空制造大厂如波音、空巴、GE、劳斯莱斯等仅负责飞机或发动机的最终组装,而在大型结构、航电系统、发动机模块件部分,则委由Tier 1供应商统筹生产管理,Tier 1供应商则可再依据需求将所承接产品的次阶零组件,交由Tier 2供应商生产制造,如此建立成一个层层负责,彼此互为合作伙伴关系的供应链体系。

目前台湾航天供应链约有180家,多属于中小企业,大部分从事Tier 3或Tier 4单一零件加工生产,部分厂商可承制Tier 2机体结构次组件及发动机次模块件,亦有少数为国际大厂Tier 1供应商。

以飞机「心脏」发动机来说,其约占整机制造成本约30%,大致可区分成进气、压缩、燃烧与排气等四个区段模块,而目前台湾如汉翔、长亨等厂商,已具有全制程能量可生产完整模块,也就是以Tear 1身分直接供应给原厂如GE、劳斯莱斯等引擎制造商。整颗发动机拆开来看,制造比例约可达七、八成,而结构件则可达100%。

近年来,台湾航天产业正努力朝「Tier N-1」的目标迈进,也就是打入更上一层的供应链位阶。经济部航天产业发展推动小组副处长简志维表示,位阶的提升,背后代表的是技术升级,不仅摆脱以往只做前段零组件切、削、铣等的机械加工,甚至能够进一步做到后段特殊制程,象是焊接、表面处理、热处理等,在包揽全制程的情况下,厂商能够去生产附加价值更高的组合件及次系统件,而一旦跨入较高供应链位阶的组合件或次系统件开发,至少可带来至5~10倍的附加价值。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智能制造 航天产业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