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科技产业报订阅
event

遥控模型玩家变卖家 亚拓造出空中隐形冠军

亚拓电器董事长杜大森。廖家宜摄

原本从事生产无刷马达,后来做吸尘器,再到被大师级人物找上合作打造建国百年烟火流星雨秀,位于台中的亚拓电器,堪称是飞在空中的「隐形冠军」,以生产马达起家,后大胆转型切入遥控直升机市场,在这相对小众的市场中,如今已称霸全球7成市占率,成为全球遥控直升机王。

成立于1984年的亚拓电器,最初以制造无刷马达起家,发展铣床用自动进刀机、换刀机,后来运用这项核心技术,又成功开发出干湿两用吸尘器,切入家电市场,再到2006年,转而自主研发遥控直升机,几乎每隔几年,亚拓电器就会跨领域推出新产品。

不管是切入家电,亦或遥控直升机,两次跨界转型看似是全新领域,但事实上亚拓都是在原有马达核心技术上再做延伸,与其说是大胆尝试,不如说是亚拓电器更擅长运用自身优势,眼光独到寻找下一个机会点。

亚拓遥控直升机 称霸全球7成市占

善于观察市场需求的亚拓电器董事长杜大森,从小爱好模型,本身就是遥控直升机玩家,从玩家变卖家,也是从因为身在市场中看到潜在需求,「台湾玩家对这块很向往」,杜大森说。

一台要价数十万的遥控直升机属于高阶奢侈品,除了口袋要够深,还要考验玩家的飞行技术,一旦操作不慎,整台直升机便会重摔地面造成损坏,而光是后续维修又是一笔不小投资,除了兴趣,也需要玩家耐心投入训练,也因此这块市场不仅小众,且门槛还很高。

但在台湾,这项高阶休闲运动并非主流,发展不像欧美或日本那么成熟,一直以来台湾玩家只能从欧美日进口,有时甚至等一个零件就要好几个月,因此杜大森心想,既然自己本身会机械设计,亚拓又有马达动力技术,不如尝试自己做做看。

早期市场上的遥控直升机大都是靠油料作为引擎驱动,但却有噪音大、污染、危险等缺点,亚拓初入遥控直升机市场时就在自家马达技术的基础上,开发以电力驱动的遥控直升机,爆发力更大,对追求玩家来说更具吸引力。

除了善用自家技术优势创造差异化,亚拓受到玩家青睐的原因不仅于此,愿意倾听市场需求,让亚拓从生产第一架遥控直升机开始,就不断在玩家的反馈与「抱怨」中精进,进而一次次修正,透过不断地改良优化产品,现在光是一架遥控直升机上,亚拓就拥有超过200个专利技术。

反应要够快,才能更快抓住消费者的需求,这在任何市场都是不变的道理。 亚拓电器副总黄文丽就指出,象是早期遥控直升机市场上也有许多大品牌耕耘,但因为遥控直升机被认定是「玩具」,不是每个厂商都愿意花心思精进产品,举例来说,机体外壳采用质地较软的塑料,很容易造成精准度跑掉,亚拓很快就从中发现这项缺点,不计单价,成为第一个在机体外壳上采用质料最好的碳纤板材的制造商。

杜大森从小就热爱遥控直升机,而利用累积数十年的玩家经验,也帮助亚拓得以突破创新。象是打破传统直升机一般以四点传动设计控制主旋翼位移,亚拓则是成功研发出更省力、更省电且效率更好的三点传动设计,这不仅是业界首创,亚拓更以「ALIGN」自有品牌打入国际市场,打响海内外知名度。

除了曾在国内获颁台湾精品奖的肯定,亚拓的遥控直升机至今已销往全球38个国家,更受到全球7成玩家的青睐,可说是称霸全球遥控直升机市场。不过,虽然已在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亚拓却更愿意回馈消费者,身为资深玩家的杜大森体认到台湾玩家常苦于场地难寻,因此他也大手笔买下河川地使用权,再花数千万整地,为的就是让国内玩家有个好去处,让遥控直升机这项休闲运动慢慢在台湾活络。

因此亚拓现在每年都举办「ALIGN FUN FLY」竞赛,邀请国内外飞手、经销商等来台齐聚、互相交流,甚至多年来亦赞助数名飞手,组队到国际参赛,屡获佳绩。而亚拓的遥控直升机持续在国内外崭露头角,也意外吸引到国际爆破专家蔡国强青睐,选中由亚拓飞手操控遥控直升机施放高空烟火,留下台湾建国百年烟火秀中,璀璨夺目的流星雨一景。

天上飞的都不放过 无人植保机锁定青农

而除了遥控直升机,近年亚拓更将目标锁定在全新推出的无人植保机。台湾的农业发展,面临著环境、人口老化、少子化等影响,传统农民拿著工具在田里工作的景象,在未来会越来越少见,为了补足流失的务农劳动人口,自动化成了农业发展中不可或缺的一环。

未来透过无人植保机可以自动化喷洒农药,一来弥补劳动力不足,二来比人力作业具有40倍更快的效率,更重要的是,相较传统要大量喷洒,且大部分随水流入土壤,无人植保机将农药以小分子式喷洒附著在叶面上,能够降低对人体与环境的伤害,「老农观念保守,一开始也不太能接受,但效果出来后,这块市场就慢慢就起来了」杜大森说。

与遥控直升机一样重视使用者需求,亚拓不只卖无人植保机,也教会农民如何使用设备。为了让不擅科技的农民更易于操作,亚拓拥有无人机市场上少有的软硬件集成能力,从飞控系统、卫星定位系统到无人机设计都是自主开发,因此具有智能元素的无人植保机,不仅可以透过自动卫星定位,依农田坡度、地形、自动定高、定位进行农药喷洒,农民也能透过行动装置随时监控飞行状态、作业面积以及实时影像回传等,甚至还可以记录飞行任务与轨迹每天重复上岗,让无人植保机在「务农」的过程中,不成为农民的负担,也因为植保机的推出,亚拓的市场也从飞手,扩大至农民,甚至是返乡务农的年轻人。

对亚拓来说,植保机不仅是遥控直升机的升级版,在研发技术上也更加困难。因为遥控直升机是靠人操控,关键取决于操控者的技巧,但植保机是无人自动驾驶,因此只要飞控软件稍有错误,就可能摔机,因此技术门槛更高。杜大森直言,无人植保机除了机械结构设计外,还要集成包括卫星定位、飞控程序、影像传输、电机系统等都是关键,在市场上少有业者能够一次集成,这是亚拓的优势,也是能够因此在市场中持续竞争的主因。

在遥控直升机市场以外,亚拓未来也将无人植保机视为重要市场,同时,也站在第一线协助农民,因此在亚拓位于台中丰原的总部,随时都可以看到有农民来此受训,学习如何操作无人植保机,亚拓甚至还独家为民航局术科考试自主开发飞行模拟器,让使用者能够在不用实机的情况下,透过百分之百拟真的环境训练,让台湾农民能够更快地进入智能农业时代。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智能农业 无人机 农业无人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