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科技产业报订阅
event

植物工厂再受重视 过度期待适得其反

植物工厂技术事业趋成熟,业界恐过度炒作泡沫化。图为植物工厂内部。法新社

植物工厂风潮再兴,2020年这波是因为COVID-19(新冠肺炎)带来全球物流紊乱,加上蝗灾旱灾等天灾频发,让不易受蝗虫影响且自动化程度高的植物工厂技术,再受市场重视。日本经济新闻(Nikkei)报导美国若干成功范例,也引用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的警告,过度期待会害了这个技术与事业。

植物工厂事业最大的问题,世界首屈一指农作物进出口市场兼植物工厂大国荷兰的金融机构,荷兰合作银行(Rabobank)分析师表示,全球农地面积约5,000万公顷,温室约50万公顷,植物工厂地板面积合计仅约30公顷,规模差距1万~100万倍,从规模经济的角度来说,差距太大象征成本差距也大。

当然规模差距不代表不可能获利,台湾有机蔬菜种植厂源鲜集团与丹麦Nordic Harvest合作,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Kobenhavn)建立的欧洲最大植物工厂,预估创业首年2021年便有盈余,日本也有若干植物工厂企业建立起能获利的经营模式,说明植物工厂事业并非不可行。

但是,植物终究不是芯片,懂农业的投资者从事植物工厂事业是一回事,不懂农业的是另一回事,因为市面上很多宣传容易被扩大解读,比方没有病虫害,但过去有不少植物工厂照样因病虫害血本无归,只要作业过程一不小心带了病菌或虫卵进入工厂,植物工厂就成了霉菌繁殖中心或蟑螂天堂。

而且种植作物这项专业的细节很多,要在城市内种植甚至就先面临高昂城市地价与水电费等成本问题,这方面现在有厂商努力解决,如三菱化学(Mitsubishi Chemical)已推出成本减半收获倍增的植物工厂技术,但仍不应过度低估成本。

另一方面则是营销宣传问题,因为很多国家的消费者把植物工厂当成使用LED照明与机器人的温室,而这些国家的温室农业有重量不重质的不良传统,因此这些消费者会用高价买传统农地作物,只用低价买植物工厂产品,对经营成本比传统农场高的植物工厂很不利,要设法扭转观念。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植物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