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大肚山
event

智能制造「三年就得磨一剑」 新创智炬以平台加速集成

智炬科技总经理欧俋伶过去曾担任鼎新计算机子公司总经理,现也是中华软协智能制造促进会中区会长。DIGITIMES摄

未来智能制造时代势必走向资源共享、分工分润模式。制造业正面对快速变化的产业环境与全球化,以往十年磨一剑,现在只剩下三年磨一剑,这样的结果也驱使产业资源必须加速集成,透过分工各取所长。因此新创公司智炬科技便看准此趋势,发展出全新的商业模式,以智能制造设计师的角色,在生态系中搭建平台,让产业资源得以透过分工分润的模式适得其所,也让制造业在投资智能制造的过程中,少走冤枉路。

智炬科技于2019年由曾在鼎新计算机子公司担任总经理的欧俋伶所创立,将自身定位在「智能制造方案设计师」,藉由过去曾辅导至少200家以上制造业的经验,锁定中南部地区包括扣件、手工具、自行车、水五金等的智能机械次产业,协助业者规划智能制造整体蓝图与方案。但事实上,除了帮制造业规划外,智炬科技正发展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也就是在生态系中扮演集成与分配资源的角色。

身处资服业20多年,欧俋伶指出,过去市场的营运模式是卖产品、卖方案,但智能制造将更复杂且涉及层面更广,加之产业变化速度越来越快,市场实没有太多时间重新开发一项新产品,因此最好的办法,是集成所有人的资源,透过跨界合作达到资源共享,再分工,依据每个厂商的角色与定位各司其职。

从今年以来几项大厂的合作中观察,就可以看出这是未来的发展趋势。包括凌华分别与友达及鸿海策略结盟、精诚投资同为系统集成商的大世科,过去看似竞争关系,如今为扩大版图,反而携手合作,因此不难发现近来市场上喊得最多的口号,就是互利互惠、共创双赢。

打造生态系中的智能制造设计师

生态系既已成形,接下来还有个相当重要的课题,谁来负责领头与分配资源?智炬科技将自身定位在「设计师」,便是为解决资源集成的挑战,透过在生态系中搭建平台,让各种不同伙伴的专长与资源都能放在合适的位置上。

如同室内设计师先深入了解屋主的生活习惯,打造完全客制化的居家设计,再进一步规划需要何种素材与方案。欧俋伶笑说,智炬科技所做的事也与「工头」无异,针对制造业者先行展开通盘了解、解构问题,以勾勒出整体蓝图,当每个环节的轮廓越清晰,各解决方案商的定位就越清楚。

而从过去辅导制造业的经验中观察,欧俋伶认为目前制造业最大的问题,就是点状方案多,但缺乏连结性,而这个现象在传统产业中尤为普遍。欧俋伶指出,智能制造由于涉及人机料法环,且变动性高,如果没有足够了解业者真正的痛点与需求,解决方案商便无法适得其所,因此造成制造业者不断花冤枉钱的假象,欧俋伶直言,「有时候智能制造导入失败,并非工具不好用,而是没把工具放在正确的位置上」。

结合流程指标的战情室才是关键

好比医师问诊,找出病因,为了让智能制造能够对症下药,诊断归因这件事就显得相当重要。智炬科技的做法则是先透过数码化问卷进行外观盘点,未来还可以依此建立工厂模型,而随著问卷累积的数量越多,模型就会越精准。而进一步透过数码化诊断,经由数据与量化指标,则能够改善过去制造业者习以经验、感觉作为判断依据的不准确性。

智炬科技指出,当前制造业开始透过战情室将营运状况可视化,以便随时掌握生产动态,但这远远是不够的。欧俋伶指出,除了可视化,结合流程与营运指标才是重点,包括是否齐料、是否如期开工或完工,以及稼动率、不良率等,并找出关联比对,这样一来,究竟是哪里个环节出现问题,循线抽丝剥茧,真正的病因自然一目了然,也才好对症下药,而解决方案商可扮演的角色,也会更加明确,透过方案互补及加值,让同质性方案以产业擅长的伙伴做分流规划。

打造微应用 补强最后一哩路

然而生态系中伙伴众多,资源之间是否会互相冲突?答案是否定的。欧俋伶指出,不仅如此,更可呈现互利互惠的效果。举例来说,智炬科技扮演的角色是扬长补短,因此形成两种模式,除了伙伴既有资源可直接对接,一是由了解业主需求的智炬科技开规格,再由伙伴开发方案,形成分工分润,二则是智炬科技以加值为概念,自主开发结合管理指标的26种微应用服务,将过去点状系统,透过微应用链接,补强最后一哩路。「我们的目的不是让制造业者打掉重练,而是在既有的基础上,添加新的元素。」欧俋伶说。

为此,扩大生态系伙伴,尽可能充实方案的丰富性,也成为智炬科技在智能制造市场中独特的利基点。除了智炬科技,也有许多智能制造相关业者对这样的发展模式展现高度兴趣,欧俋伶指出,目前在智炬科技的生态系中,已有包括产业公协会、智能制造伙伴以及各式制造业的产业专家进驻,在短短不到1年,就从15家伙伴拓展到50家,透过资源统整,加速智能制造的实现跟落地。 

中部才是智能制造潜力股

而相较于资源丰富的北部,智炬科技则是将市场目标锁定在中部智能机械次产业,包括扣件、手工具、自行车、水五金等。而为何选择立足中部?这也与中部遍布许多传统中小企业有关。众所皆知,中小企业和传统产业在台湾经济中的比重相当高,欧俋伶因此观察有三大机会,包括新厂多、出口额高以及二代接班多。

欧俋伶进一步指出,随著近年台商回流,盖新厂需求涌现,然北部土地稠密,自然将眼光放到中南部地区,新厂需求越多,也代表智能工厂的商机越大。而别小看传统产业在台湾的重要性,在过去外贸经济起飞时期,这些扣件、手工具产业更是台湾不可取代的根基之一,另一方面,相较于高科技电子业,传统产业多为二代接班,面对现有信息化程度不足、人才断层与投入资源有限等挑战,此时更是投入智能制造的好时机。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智能制造 新创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