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云达科技
ICAN

台湾研发、美国代工成真? 台高阶医材制造实力不容小觑

台湾生医材料曾挟台湾制造技术成功切入美国高阶医材供应链。台湾生医材料

当全球迈向高龄化社会,也意味将增加医疗支出,造成医材市场的需求将呈现成长。不过,过去台湾在全球医材市场所占比例不大,且较多着重在附加价值低的低阶耗材,然高阶医材与低阶产品价差竟可高达300倍。对此,医材业者则指出,台湾制造思维过去倾向以量为主的代工模式,唯医材制造思维却恰恰相反,更进一步指出,如可善加利用台湾具备多样性制造产业链的特性,与全球医材最大市场美国集成,或有机会发展出台湾研发设计、美国代工制造的新模式,开发出甚至连美国也做不出的高阶医材产品。

全球在中美贸易战与COVID-19(新冠肺炎)影响下重塑全球供应链生态,而台湾欲在亚洲扮演高阶研发制造中心的重要角色。而在疫情之下更凸显重要性的医疗产业,台湾又有何机会呢?根据BMI Reserch预估,2022年全球医材市场规模将成长至4,753亿美元,但可惜的是,台湾医材产值仅占全球2.5%,且出口产品以附加价值低的辅助与弥补类产品居多。

台湾生医材料成立于2012年,专注于脑血管疾病领域,经营团队以工研院背景出身的廖俊仁博士为主。日前廖俊仁也分享对于医材产业未来的发展观察,指出附加价值低的低阶耗材,如口罩、敷料等,与高阶医材如导管支架相比,价差事实上可高达300倍。医材产业的特性是量少但价高,而越高阶的医材不论在开发时程或法规门槛的难度上都呈正比,这样的产业性质与电子代工很不一样,也无法将代工思维套用在医材产业中,因此台湾如要迈向更高附加价值的高阶医材蓝海,在医材制造思维上势必得要跟著转换。

廖俊仁指出,全球最大的医材市场位于美国,占比高达4成,如欲切入高阶医材市场,美国会是更好的立足点。他进一步指出,美国至今仍拥有完整分工绵密的医疗制造业,是少数没有完全外移的精密制造业,因此如何利用美国医材完整产业链,是台湾未来可以思考的地方。

他实际以与美国硅谷顶尖医疗保健育成中心Incept合作研发脑中风血栓抽吸系统的经验举例,这个产品系由Incept关系企业开发吸引导管,加上台湾生医材料开发的脑神经血管吸引帮浦,耗时三年开发便成功打入硅谷高阶医材供应链。

廖俊仁指出,象是帮浦中的动力零件马达就是台湾制造业相当擅长制造的关键零组件,如运用在高阶医材,甚至单价可达数十万,而全球也只有台湾与德国在做,换言之,台湾制造实力仍有竞争优势,而过去台湾制造业多专注在做低阶代工,实是相当可惜,因此廖俊仁也认为,未来产业应设法把技术,运用在高阶制造以发挥更高的价值。

其中导丝是脑中风血栓抽吸系统零组件中最难开发者,因为从近端到末端的扭力传导技术门槛相当高。廖俊仁也特别提到,脑中风导引用的镍钛导丝前端的镍钛管直径仅350μm,与铅笔芯一般精细,且须切割成7,200刀、做成弹簧状,这是一项门槛相当高的制造技术。廖俊仁指出,由于晶圆制造与医材一样对精密度都有很高的要求,台湾又有相当成熟的半导体技术,台湾生医材料便将晶圆切割技术运用在镍钛导管关键技术上,由美国买原料,在台湾进行精密加工,最后再送回美国进行组装。
 
廖俊仁因此相当看好,台湾如能掌握关键技术,未来是相当有机会发展出由台湾研发设计、美国代工的新制造模式。而利用美国医材完整产业链,再结合台湾多样制造产业链的特性, 更甚至有机会因此开发出连美国都做不出来的高阶医材产品。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台湾生医材料 医材产业 智能制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