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产业报订阅
event
 

一年3,000万预算 陈瑞杰剖析医院IT采购思维

医院的智能医疗需求将陆续和急重难罕靠拢。符世旻摄

全球处于疫情的袭击下,过往发展热烈且有不少极佳临床应用的医疗物联网(IoMT)、远距医疗(Telemedicine)、行动健康(Mobile Health)因此受到各界极大的关注。然而,许多人都很好奇的一件事,就是这些解决方案与服务,到底该以怎么样的方式提供,医院端、保险端、民众端、使用者端等生态成员才比较有可能真的购入与租赁使用?对此,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院长陈瑞杰坦言,聚焦医疗的本质与服务的核心以及换位思考,想想医謢人员的需求与期待,将可能大幅提升导入成效。

医院IT采购需求痛点

关键付费者是谁?付钱的生态要怎么创建?台湾健保这样单一给付的制度,也让许多人觉得是商业模式发展上的天花板。然而,陈瑞杰分析,创新产品的使用方法与内容要简单、成本要能负担、与既有服务的效果比起来要有显著提升,医疗院所比较有可能接受。

针对许多创新医疗器材,则是认为,诸多解决方案的开发,或许要结合大厂的经济规模与实力,再加上经过市场试炼的小厂与新创的弹性与市场需求探索,进而从少量多样的角度切入,同时也与医院的信息(IT)人员可以有更多密切交融的合作,才能以产业生态拼图的方式,完成最后一哩路的发展。

需要才买 Bottom Up的需求满足

此外,也坦言,医院其实没有特定、没有极高购买智能医疗产品的迫切需求,一年信息预算大约新台币3,000万元上下,除了自主提拨经费以外,同时也需要与各政府等公私单位合作计画申请,聚集更多的预算;而医院内的技术革新与新品进驻,也都以「反应式」的方式进行,如同各科室人员提出需求与计画。而北医下一步希望发展得则是精进TED ICU的数据分析、医疗辅助决策等内容。

慢性病属于重但不急,这部分的医疗与照护也预期会往远距的方向走,因此医院的主要与关键角色还是在于急、重、难、罕见疾病之上,包括外伤、心脏病、中风、已经住进ICU这些又重又急的,就需要机器学习等人工智能(AI)的帮忙,也再次提到与杜奕瑾合作的败血症预测系统,都能提醒医师、提升警觉性;除了预测使用以外,也可以成为治疗方向、诊断正确与否的另一个双向贴心提醒工具。

延伸阅读:布局远距医疗却铩羽 信邦的大冒险启示


蔡腾辉

DIGITIMES电子时报智能医疗主编蔡腾辉Mark Tsai
专注研究智能医疗产品技术服务导入场域时,所遇到的困难症结与如何克服要点。
精通中英德语,热爱挑战与Swing Dance。
Facebook:DIGITIMES智能医疗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