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研院
event
 

如何订出智能长照的商业模式? 先看服务对象是谁!

智能照护科技有望提升与让照护互动与关怀的本质更显著。PIXABAY

长期照护是相当讲究人性温暖的服务。相信大家都看过路边公园推著长者晒太阳的外籍看护,有些看护与银发之间的互动相当贴心。然而,劳力密集、专业需求逐渐提升,科技又能够帮助医疗照护哪里些忙?工业技术研究院生医与医材研究所所长林启万分析,现在长照产业的服务模式、收费机制、体系的生命周期与管理也都与以往不同。

定义商业模式的同时 定义服务族群也同样重要

上述的不同,影响到未来商业模式的发展、分类、定义。比方说,居家诊疗的付费模式,是否还是纯健保支付?是否还是病人支付医师的车马费?是否除了替长者将家中混杂的药品,透过医疗物联网设备与App云端药历分类清楚即可?是否透过远距医疗、远距专业医师咨询、远距照护等在线的方式,减少长者到医疗院所看诊的不便?

台北市立联合医院总院长黄胜坚曾说,台湾最遥远的医疗资源需求者,或许在深山、偏乡,但大家可能更需要注意与关怀的,可能是在市区老旧公寓的四楼。没有电梯、体力能走下楼,这些步入银发世代的民众的就医权益,需要医疗科技、政府政策、生态资源规划的协助。

延伸阅读:【余金树专栏】智能医疗的日本见学 资源分配与创新技术

科技助益行政与数据分析

针对智能照护的最后一哩路,林启万同意如同日本的做法,还是需要人跟人的互动,才能保持温度,同时也认为,照护部分还是人来做,但是包括数据集成系统、行政管理流程,就可以藉由计算机、机器学习等尖端科技协助让人可以专注于好好照顾人。不过同时也提到,相关的保险投保与理赔制度、社会福利的规划,也都还需更加详细;社区的衔接照护点也要妥善配置。

在信息科技的导入层面,中大型医院已有完善的电子病历,银发长照部分,也能透过串接HIS、NIS等方式,连结个人的健康纪录,而这些平常就透过穿戴装置或是个人主动量测的血压信息越完善,医师、护理师、照护服务员也能够提供更适切的照护服务,此外,因为数据更完善,机器学习也更能够提供预警、分析,能让小病不变大病,达成预防医学的目的。

智能长照的服务目标对象

除了现有的银发长者以外,也有产业人士认为,现在的长照科技研发、集成信息,或许最能够受益的是现在40~50岁的民众。由于现在50岁的民众对于个人健康的观念更俱足,同时对于科技的使用和穿戴都更加熟悉,或许15年过后,智能长照科技生态系更加成熟,届时不仅民众愿意投入金钱保障自己健康、更多保险公司也意识到科技能协助优化保费与理赔系数,才能让科技、民众、保险资金等生态成员全数到位。

以现在的市场状况观之,许多长照机构没有足够经费导入平板计算机,或是文字转档软硬件系统,若是能够将照护纪录让计算机算法学习,后续或许能有智能化预测功能,也能提升住民健康安全。不过目前许多还是依靠照服员手写纪录。林启万也同意,在现有的服务模式下,机构的利润也难以支撑科技导入,或许未来有机会从金字塔顶端推广,才能让产业有正向循环。

延伸阅读:【黄明源专栏】智能医疗解决方案发展的下一哩路在哪里?先搞定付费者与生态主轴

少子化使得人力吃紧 活化专业人员服务量能或更为重要

在照护服务员的资格、薪水、工作任务对接上,有不少医疗照护新创推出媒合平台,希望透过弹性、安全、认证的方式,活化全台拥有照护证照的专业人士,让大家可以社区型的方式,提供在地、实时的服务。然而,因为疫情严重,造成照护市场供需失衡与专业人员服务空窗的问题。

该如何透过共享经济、多元服务的串接,解决原先一对一的照护需求,林启万表示,分工、分时、多工的方式来执行,都有多层次阶段需要串接。同时也提醒,除了居家和机构养护型的照护以外,失智族群也是目前许多非赢利组织,在社区推广教育的重要目标,台北市立联合医院和平院区也针对失智症有不少的计画与设施。


蔡腾辉

DIGITIMES电子时报智能医疗主编蔡腾辉Mark Tsai
专注研究智能医疗产品技术服务导入场域时,所遇到的困难症结与如何克服要点。
精通中英德语,热爱挑战与Swing Dance。
Facebook:DIGITIMES智能医疗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