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orum
event
 

【黄明源专栏】智能医疗解决方案发展的下一哩路在哪里?先搞定付费者与生态主轴

照护信息集成系统的病患伤口检视区,让能让医师清楚了解是否服药、换药次数、异常征兆、日期、时间。蔡腾辉

我们可以想象一个情境,当医院内病历系统集成在线医病平台,让医生的判断可以同时考量到病人在家的复原状况,更直接在在线进行医病沟通与诊疗。这个过程集成了行动装置、数码软件,也从体验设计中加入了医病关系重塑与医疗流程改造,真实的让医疗照护延伸到病人的生活中,无缝地协助病人的术后复健与治疗后追踪。

这样的情境听起来相当美好,不仅可以让病人受益,国家达到预防保健的国民质量,而医疗体系可以减低轻症就医,并专注于发展急难症医疗技术。但是,有个重要的问题应运而生,也就是这样的全面智能集成医疗信息系统,将由谁买单?

清楚定义给付单位同样重要 必须先导入软件思维

智能医疗技术提升与解决方案发展方兴未艾,即便病人听取医师建议,进而「愿意使用」提升自我健康的医疗物联网设备,但并不是每个病人都「愿意付费」使用,或是有「能力付费」使用。也因此,我认为清楚定义与找出智能医疗与照护的解决方案付费方,将是产业界需要正视的问题。

医疗产业数码转型,包含了「硬」的架构升级、到「软」的就医流程、医病关系再造等,不仅是买台机器那么简单,这都需要有跨领域并跨专业的投注额外的时间。很显然的,当数码转型涉及常规流程改造时,在每个产业里,都会是烫手山芋。「从上到下,政策愿意推;从下到上,医师愿意做」,另一方面,如何培养医疗人员的数码思维与协同创造力等,都是医疗机构在数码翻转上必要的。

台湾目前在医疗数码创新上的做法与欧美类似,多架构于产学联盟的方式来共同开发,集成医院与厂商的时间、人力,让医院专注于医疗,以保有其日常服务速度、完整性、质量,亦同时可以与产业界密切合作,研发创新点子与解决方案。

在产学联盟进行研发的概念之中,国内不少医院已开始起头,我也发现有不少优质的产品服务出现,不过仍旧忍不住提醒,这些计画创造出来的产品,如果没有良好的市场买单机制,成效即便再好的产品,最终没有一个适当的价格来支撑的时候,往往创新点子与产业就无法顺利长大。

医疗质量摸不著看不见 创新医疗解决方案何时成标配?

医疗质量改善计画与执行可说是一种「软实力」,看不见也摸不著,目前国外发展出来的数码医疗服务与系统,已能提升医疗质量与降低支出,创造出来的价值并不亚于医疗仪器,也因此,私人保险公司也已有大量趋势意愿采用这些付费产品或软件服务。

反观国内,目前这些数码服务可能还没有变成每间医院的「照护标配」,然而大家都知道见微知著的概念,小病不变大病的重要,也因此投注人力与金钱研发资源于医疗质量的提升,可能创造出来的整体健康产值,与常见的检查仪器类将会是不同的价值层次。

在我来看,医生真的很愿意看到病人变得健康与快速复原,快速的康复效果,其实往往也都给予医师很大的正向回馈和成就感,同时也能提升整体的医疗水平与技术发展。但是若要规模化、要有大规模的产业发展时,单靠一人或是一个部门是无法达到。一定需要系统、政府、法规、医院,特别是保险公司共同合作,提升鼓励与创造机制,但由于台湾是单一保险制度,数码医疗产品的生态建立需要健保署的共同参与。

医疗数码创新殊途同归 商业模式与社会价值不同调

目前医院各科都有各自的采购计画,硬件很明确地能让检查或检验效率提升,但是在这个数码时代中的照护转型,软件才有机会能够完成医疗延伸与居家照护的「重新创造服务价值」这一哩路。相较于医疗仪器的给付,软件服务在医疗流程中的付费机制就不是很明确。

例如,人工智能判读影像,应该如何收费?这些问题导致数码医疗服务并不容易在国内的医疗体制下导入运行。设想,如果一个月一个临床科别能够支付1万元的经费来使用一个软件,那么一年就有12万元的投注,可以支持这样的数码新创公司。而这样的新创服务如果可以成功与10间机构合作,那就能够持续经营下去、技术也才能不断改善。而实际上,这都需要「软件思维翻转」才有可能成真。

电子化让医师服务不受时间与空间束缚

传统上,医师只能在诊间向病人说明治疗上该注意什么、如何自我照护,举例来说,数码系统却可以将这样的时空地域延伸,让医师能够掌握病人离院后的状况,及早介入,或评估下一次的处方。特殊情境或个案中,个管师也可以轻易的监控庞大的照护族群,有效率的达到主动连络与及早介入的目的。

以常见的伤口照护为例,若病人能自行对伤口等患部拍照纪录,透过人性化对话内容设计的聊天机器人,以对话方式了解个案居家自我照护的问题,让医疗团队能更有效率的进行个案管理,早期发现病灶并实时介入处理。这样的「虚拟式照护」下,病人在这个过程有更好的复原成效或降低并发症风险。然现实上,在台湾的给付制度当中,医院却无法获得相对应的回馈来支持这样的虚拟式照护。

另一方面,相对于软件,医院的硬件采购相对普遍许多。以目前的产业现况来说,大家习惯买「医疗仪器」,但不习惯买「医疗软件」。然而,无论是癌症治疗或伤口检视,医疗软件与医疗仪器一样,都需要少量多样,才能真正提供细腻化服务。当医疗服务的终端「没有良好的付费机制」,势必影响了数码新创的「无法规模化」

智能医疗服务多元创新 软件力量更显弹性

医疗核心价值不外乎降低病人并发症机率和数量、降低病人照顾天数、提升病人对于疾病的认知与健康识能、提升病人照护效率。硬件与软件解决方案都有其价值,也都能够推进产业发展。在当前「医疗服务性软件占整体采用比例过低」的状况下,很难让软件创新服务的数码医疗产业茁壮。

然而,在数码的变革中缺乏这样的「软服务」模式,医疗的个人化与细腻化,终究只会是口号。我期盼能医疗产业能往高质量照护升级,延伸至社区中的个人健康应用服务,也将常规的医疗流程进行数码重造,而成果可以有明确的给付制度来支持,或许我们就能渐渐进入医疗数码转型的真实面貌。

(本专栏由黄明源医师口述,记者蔡腾辉整理)

黄明源

从事急诊医疗服务已逾15年
担任马偕纪念医院生医发展中心数码与信息产业专责研发医师
致力于推展数码科技在医疗上的服务模式与其商业生态圈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医疗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