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产业报订阅
Advantechline
 

【翁嘉盛专栏:企业外部创新指南六堂课之一】 因应破坏式创新,企业成为全球新创投资主力

随著科技不断突破与进步,产业要如何跟著新科技的出现进行创新转型,已成为政府及企业领导人念兹在兹的发展要务。然而,产业创新转型不是如手机或作业软件升级,按个键就可以完成。对企业来说,创新或是转型,都是个赌注,重点不在手上的牌好不好,而是要先认清想进入哪里一个赛局。

翁嘉盛,台杉投资管理顾问((股)总经理,曾带领新创公司成功上市及并购,投资早期科技公司之累积案件达 80 家, 成功案例有 Netscreen Technologies (后为 Juniper Networks 40 亿美元收购)、Protego Networks (后为 Cisco Systems 收购),为经验丰富之天使投资人与创投家。


一直以来,企业多是仰赖内部研发创造第二成长曲线。如此的考量多是来自于保护公司产品技术的机密或是对外部研发专业的不信任。但随著产品、服务及技术的生命周期愈来愈短,企业内部创新的脚步已经赶不上外部各种破坏性创新及典范转移的速度。借力使力!对企业来说,如何藉由外部力量,如投资、并购新创事业或采策略合作模式,以维持企业内部甚至是整体产业的创新动能,才是企业成长的关键动能。

企业外部创新由来已久。企业可根据不同的发展阶段所设定之目标而选择不同的外部创新模式(图一)。外部创新也可和内部研发同时进行,图一的各种模式也可交互运用。前三种方式是国内产业过去常选用也习惯的运行,但随著近年来在网络商业模式主导下,产品、技术及经营模式的跨领域、多角化慢慢成为企业发展技术创新的主要思考模式,图一后三项的作法已成为企业外部创新的发展模式。

蔡政府上台后,力推五加二产业及亚洲.硅谷,国发基金于2017年8月出资四成成立台杉投资顾问管理公司(简称台杉投资),以募集创投基金(Venture Capital,亦称风险投资),希望替台湾新创产业注入资金活水。台杉投资所募集的两支基金:IOT、生技,以投资具新世代关键技术发展潜力的国内外公司,透过资金链接,协助台湾优质新创企业开发国际市场,并连结相关国际关键技术引入台湾。同时,台杉投资也安排台湾企业经营团队赴美、日?访问,亲身考察国际企业经营及产业技术新趋势。

就以企业外部创新的发展为例,根据台杉投资今年六月所进行的硅谷参访行程中也发现,美国不少企业,从传统产业到科技业,无论是为了策略性技术合作或是单纯的财务布局,都已经展开投资外部新创公司的合作模式。新创公司常被形容是对现有技术、产品的「破坏式」创新。企业内部要去进行一场「破坏式」的创新,谈何容易!现在,不少企业改以成立创投(Cooperative Venture Capital, CVC)或透过投资部门,从企业外部去寻找可投资或并购的新创公司。根据Pitchbook/GCV Analytics统计(图二),自2011年至2018年底,累计全球新创投资金额逾1兆美元,其中超过5成来自企业新创投资。

企业创投CVC的出现最早可回溯自1960年代。当时美国不少大企业为避开反托拉斯法,包括Exxon、3M和DuPont等产业巨擘开始多元投资新创事业,以回避企业过度集中柯断。1970至1990年代初期,计算机时代来临,新技术的出现迫使更多美国企业正视从外部进行投资的重要性,许多企业纷纷透过投资创投(Venture Capital)或成立企业创投(Corporate VC)获取外部创新的能量。

1990年代网络崛起,欧美企业新创投资的金额和件数更是高速成长。21世纪以来,社群网络和智能型手机的兴起,软、硬件的技术同步推升,进一步引爆新一波新创投资浪潮,近十年的投资金额更屡创新高。未来,随著AI、IoT及Blockchain等新兴科技的出现,新一波科技典范转移俨然成形,即使是以代工及中小企业为主体的台湾产业结构,更是无法自外于这一波新科技浪潮。

事实上,已经有愈来愈多的台湾企业感受到内部创新是不足以因应外在新科技的变化。KPMG在今年7月公布的「2019年台湾CEO前瞻大调查」结果也显示,台湾大企业投资新创的意愿已经达到58%,相较于2018年的48%,足足提高了10个百分点。台湾企业也探到此波新科技可能引发的淘汰赛已然展开!

翁嘉盛

台杉投资管理顾问((股)总经理,曾带领新创公司成功上市及并购,投资早期科技公司之累积案件达 80 家, 成功案例有 Netscreen Technologies (后为 Juniper Networks 40 亿美元收购)、Protego Networks (后为 Cisco Systems 收购),为经验丰富之天使投资人与创投家。

作者更多专栏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台杉投资 新创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