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CC
DForum
 

台中智造技术验证场域新布局 带动中小企业投入技术研发

台中智能制造试营运场域今年以「技术验证场域」为新定位。图为工研院智能机械科技中心组长罗佐良。符世旻摄

中部是精密机械产业发展重镇,坐落于台中精密机械园区的「智能制造试营运场域」于2018年正式运行以来,已陆续协助逾百家中小型制造业者进一步导入智能制造。2020年也将以「智能制造技术验证场域」为名展开新布局。

在中美贸易战与后疫情时代下,智能制造已成为业者不可不为的发展趋势。疫情重挫制造业,政府相继推出一系列的制造业纾困及振兴辅导措施,除了贷款、营运资金的短期救急外,也针对技术升级补强体质编列预算,包括生产自动化、数码化等皆被列为纾困标的,而此举也带动中小型制造业对数码转型、智能制造的需求明显增强。工研院统计,截止5月底,智能制造试营运场域所接获的辅导专案,就比过去整年多了5倍。

智造转型之必要

智能制造试营运场域的定位也在2020年有了变化,工研院智能机械科技中心组长罗佐良指出,2年前智能制造试营运场域是以「示范」为核心宗旨,主要任务在于引导业者加强对智能制造的概念,透过示范场域演示智能化生产流程。

当前智能制造已不再是纸上谈兵,企业希望透过导入智能制造技术以争取更多订单、提高生产效率等的目标越来越明确,智能制造试营运场域也从示范场域性质,因应产业需求,以「技术验证场域」为新的角色定位,以协助业者建构智能工厂为目标,包括建厂前的规划、设备开发、系统集成,并在场域中进一步实际透过打样生产,以验证技术可行性,将来业者也可直接全套复制或移转技术。

举例来说,某鞋厂预计在越南盖新厂,就利用现有国产化设备以及自主研发软硬件技术,协助建立示范产线、进行试运行,待评估产线效益后,就可以整套输出至越南厂。

而技术验证场域另一个效益,则是可为此大幅降低投资风险。罗佐良举例,台湾工业用地缺乏,如何在有限的厂房中发挥最大产能,包括设备部署、物流设计等,每一种配置都需要经过最佳化计算。因此,建厂的事先规划相当重要,工研院也透过虚实集成协助业者模拟产线配置,评估导入成本效益。

技术验证场域的任务

此外,台湾中小企业没有那么雄厚的研发资本,一旦投资,就必须投入最有把握的技术,才能获得更高的投资报酬。因此,技术验证场域的任务,也在于协助业者在研发过程中补足中间缺少的资源,象是业者可从中选择所需解决方案,直接复制到自家工厂中,免除自行集成技术过程,减少开发时间与成本。

以智能工厂为蓝本,改变了以往着重在单一技术研发的模式,改为串连及集成原先散布各单位的技术,以整体解决方案呈现智能工厂不同构面。罗佐良指出,过去市场上的解决方案仍大多偏重单一技术研发,主要以解决单一场景问题为考量,例如机器视觉用在瑕疵检测、数据分析用于预测维护等。

为什么单一场景应用已经发展成熟,但却看不到长远效益?台湾IBM全球企业咨询服务事业群合伙人李立仁表示,是因为单点成果未能复制到其它产在线,或缺乏高经济效益的应用与组合,因此也点出,智能制造仍需要完整的垂直场域,才能产生一定的经济规模和综效。

智能制造是循序渐进的,因此罗佐良也建议,业者在构思转型时,应设法走出单向思考,「智能制造不会只有解决一个场景的问题」,一旦局限于单一场景应用,未来若有新的需求加入,产线扩充弹性就会变得很少,往后可能就得重新投资。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