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华
books

人力资源问题与员工股票分红制度

  • 林育中
员工股票分红制度原是台湾产业极有竞争力的薪资制度,平时只支付员工足以应付生活所需的薪水,获利时分享利润,公司财务稳定,员工实质收入也高。(图片来源:Pixabay)

台湾产业-不仅是高科技产业-正面临高级人力快速流失的事实,而这个趋势我目前还看不到改善的诱因。高科技产业高级人力流失所造成的后果特别严重:高科技产业不只营运与扩充需靠高级人力的持续投入,新企业的建立及新领域的拓展也主要是人才驱动。高级人力资源持续出超的状况如果不改善,不仅新的发展计划如亚洲·硅谷将成为奢谈,连现有的产业发展也会面临瓶颈。

人才外流的问题很多人将之归咎于台湾的薪资水平低,有的还会上溯原因至央银的汇率政策,所以在外来的高薪诱因下,人力开始外流。但是台湾在80年代先是电子产业、接著是半导体产业都能有效的自国外吸引入人才,产业蓬勃发展。那时台湾的高科技产业只是粗具雏形,与外部相对的经济水平较诸现在也未必较高,但却成功的自硅谷吸引入大批人才。所以台湾为什么从人才入超反转成出超?

主要的原因是员工股票分红制度的消失。这里面包括两个部份:员工股票分红计入成本以及员工股票分红按市值课税,这两个制度并行实施后公司与员工以股票做红利的动机尽失。员工股票分红制度原本是台湾产业极有竞争力的薪资制度,平时只支付员工足以应付生活所需的薪水,获利时分享利润,公司财务稳定,员工实质收入也高。当初以此制度甚至能从硅谷源源不断的吸引人才回来。2000年左右Chartered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 来台挖角,方法一如今日的薪水乘3、乘5,收效却甚微的原因自然是员工股票分红制度对员工较有吸引力。

员工股票分红计入成本的会计制度变更台面上的理由是要与国际制度接轨。实质的原因是外资投资成为主力,而外资认为员工股票分红强烈侵蚀了他们的利益。但是没有员工股票分红制度,公司的竞争力明显下降,谈不上利益分享,更谈不上吸引投资。对于「公司」此一制度的概念在《廿一世纪资本主义》一书中颇为质疑,而会计制度只是反应特定公司概念的财务计量方式。台湾的员工股票分红制度对于资本利得与薪资所得之间差距造成的分配不均是有缓和效果的,有实施的充份理由,只要在信息中充份揭露,投资人自会选择投资与否。

员工股票分红按市值课税实施的名目理由是租税公平,有所得就应该缴税,但是员工股票分红按市值课税恰恰好是租税的不公平。一般员工股票分红的股票来源是公司盈余转增资的股票,员工所分得的只占新增股票的10%,其余的90%由原股东依持股比例分配;员工分得的股票照市值缴税,投资人的股票盈余却只是照票面价值缴税!台湾的综合所得中薪资所得占70%以上,股利、利息、房产交易等资本利得合计只约占20%。员工股票分红依市值课税进一步恶化财富分布。

林全前院长说台湾的薪资短期内不可能快速提升,我认同他的判断。但是产业面临人才流失的危险是过去式、进行式也可能是未来式~除非有所作为。政府是不是可以认真考虑回复一个过去已实证极有成效的制度?

现为DIGITIMES顾问,1988年获物理学博士学位,任教于中央大学,后转往科技产业发展。曾任茂德科技董事及副总、普天茂德科技总经理、康帝科技总经理等职位。曾于 Taiwan Semicon 任咨询委员,主持黄光论坛。2001~2002 获选为台湾半导体产业协会监事、监事长。现在于台大物理系访问研究,主要研究领域为自旋电子学相关物质及机制的基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