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令和服务与时俱进 打造最适化长照架构

2017/12/18 - 陈婉洁

长照的主要服务对象是老年与慢性病患者,其照护的面向相当广,且各地区、各类型病患的需求不同,在此状况下法令与服务模式必须因地、因人置宜,方能打造出最适化架构。

台湾老年人口展整体国民的比例不断冲高,根据内政部的统计,台湾2018年65岁以上的人口比例将达到14.5%,其中75岁又占有5.9%,2026年两者的比例则分别会是20.6%与7.9%,就长期趋势来看,老年人的成长曲线将是陡峭往上攀升,人口结构的老化现象已是全球最快,而为了因应老年化社会的提早到来,台湾在2016年启动长照2.0政策,台北科技大学电子所特聘教授李仁贵指出,老化的人口结构放大了医疗产业对科技技术的需求,智能医疗的走向也会越来越明确。

李仁贵指出,台湾推动长照其实已有多年,不过囿于过去的法规,政策与服务一直未能落实,主因在于政策未能跟上民众需求与科技发展,他以医师法为例指出,医师法规定医病双方必须「面对面」,医师才能下医令、开处方笺,而对于「面对面」的解释,只限于双方亲身在同一空间,透过网络视讯的会谈则不在规范内,今年卫福部则预告将修改远距医疗的法令,放宽慢性病患、出院追踪病患、长照机构病患、健保居家医疗照护及家庭医师集成性照护激化计画,这6类病患将可适用远距医疗,医师可隔空看诊开药,预估600万人可受惠。

李仁贵同意医界人士所述,远距医疗上路后,健保给付和通讯规范将成为长照服务能否普及的两大关键,在健保给付方面,若诊察费给付金额不高,院方与医师的远距医疗诱因将会减少,而健保署目前尚未订定相关给付标准,因此台湾的长照发展仍有变量。

通讯规范部分,李仁贵引述卫福部医事司司长石崇良的谈话指出,第一是必须确认病人身分,第二则是要确保信息传递内容无误,防止讯息的缺漏,因此双边同步、实时上线将会是必要条件,不过远距医疗的通讯模式种类多元,未来也会依个案审查认定,例如「健保家庭医师集成性照护计画」,由于是熟识病患,只要能确认是本人,就不一定需要视讯,若非家医体系或特殊诊察,例如褥疮患者,要换药时就必须透过视讯诊疗。

长照2.0上路将满一年,但其服务困境仍导致实施不顺,日前卫福部决议检讨包括重新定位长照ABC服务模式,让照顾计画全权交予A级社区集成服务中心,C级巷弄长照站也更重视延缓失能服务,不过李仁贵指出,长照ABC服务模式过去定位不清,多数规定在实际面窒碍难行,例如遍布社区的C级巷弄长照站,多由社区关怀据点承接,长照2.0要求此站必须提供临时托顾,但各站的状况不同,无法全面承接此业务,李仁贵认为,长照服务既广且细,无论是服务模式或法令制定都不可能一次到位,因此政策上路后,必须定时检讨,整体制度才会逐步趋于完善。


图说:台北科技大学电子所特聘教授李仁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