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科技产业的隔代创新
创新是科技业生存的不二法门,然而从创新的想法到实际技术及产品的开发,却需要投入及耗费掉相当的资源,因此持续的创新就不见得符合经济上的效益。再加上为了满足应用上的需求,每隔一段时间就须开发出下一代的产品。为了在创新与效益上寻找出一个平衡点,因此科技业就演进出了隔代创新的商业模式。而新一代的创新技术,通常也会有相当的余裕,可以继续使用在下一代的产品上。
汽车半导体产业的发展趋势与策略(三)
汽车产业向上垂直整合至晶圆厂、封装模块厂,以及功率元件整合元件厂(IDM)向上垂直整合至第三代半导体的长晶厂,此二趋势对台湾半导体产业都有负面影响,不管是代工或IDM公司。前者是顾客自己做产品了,虽然它们的产品也卖不到其他汽车公司,但是市场总是减少了;後者是台湾尚无进入量产的第三代半导体长晶公司,在生产功率元件上因为缺原物料货源,台湾功率元件公司相对吃亏。应对此二趋势造成的负面影响要有战术,更要有总览全局的战略。
汽车半导体的发展趋势与策略(二)
面对汽车市场这个庞然巨物,半导体产业的反应与汽车产业截然不同,没有人想向上垂直整合去制造汽车,但是思维和考量方式有惊人的相似性。
汽车半导体的发展趋势与策略(一)
汽车产业因为电动车、自驾车趋势一路向半导体倾斜。2020年半导体零件在汽车制造成本的占比约30%,预计2030、2040分别将达50%、70%。虽然进展的速度和详细数目容或可议,但是汽车半导体化的趋势已然启动,而且沛然莫之能御。
电动车时代 还是秤斤论两卖电子零件?
汽车产业进入典范转移,电动车以及自驾车商机涌现。业界预估,以每年全球汽车产量9,000万台换算,所需的半导体与被动元件消耗量,等同於20亿支智能手机(过去几年智能手机的最高年度销售量还不到15亿支),可以想像背後可能的庞大商机。
南加州爱迪生公司
我曾参访美国南加州爱迪生公司(Southern California Edison Company;SCE)的智能电网,对这家公司相当感兴趣。
日前辅助市场上线 应整合多元能源调度手段
结束疲劳的一天回到家中,换上家居服,打开电视、空调、风扇,慵懒躺在沙发享受从冰箱拿出的冰凉啤酒,这可能是许多人都很熟悉的场景,插头一插就有电是台湾人民习以为常的方便。台湾在世界银行2020年经商竞争报告中,电力取得项目世界第九名,电价却是世界第四低,仅高於墨西哥、国内及马来西亚,可说是CP值非常高,又稳又便宜。
Tesla为何自己设计芯片?
Tesla前些日子召开AI Day,揭露他们在自驾车未来的AI软件以及芯片布局。目前市值最高的汽车品牌,在乎的技术是AI软件以及运算芯片上的突破。前几年还不清楚为何Tesla抱怨车用芯片供应商提供的芯片不敷需求,要自己设计,几年之後他们推出自己的车用芯片,包含了12个CPU,一颗GPU,2颗NPU (每颗算力36.86 TOPS)。而原因日益明朗:深度软硬整合。
资通讯的左右互搏之技
我设计物联网应用系统IoTtalk,其运算方式是「多执行绪」 (multi-threading),基本原理是金庸小说提到的左右互搏之技。
亚马逊的「6页」创新
亚马逊(Amazon)创始人贝佐斯(Jeff Bezos)在2004年,就禁止公司内的简报或提案使用Powerpoint,改为6页的书面备忘录。而会议是以30分钟的无声会议当作开场,每个人都得认真的研读这6页的备忘录,提案内容要涵盖新服务的机制,提供客户及供应商的价值,以及相关财务、收益预测,还有风险及退场时机等。然後再开始讨论,通过後就会给一笔预算,开始招兵买马,建立新创团队。同时备忘录不会列出撰写者的名字,因为这一定是团队合作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