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ADLINK
DFourm0722
林育中
  • DIGITIMES顾问
现为DIGITIMES顾问,1988年获物理学博士学位,任教于中央大学,后转往科技产业发展。曾任茂德科技董事及副总、普天茂德科技总经理、康帝科技总经理等职位。曾于 Taiwan Semicon 任谘询委员,主持黄光论坛。2001~2002 获选为台湾半导体产业协会监事、监事长。现在于台大物理系访问研究,主要研究领域为自旋电子学相关物质及机制的基础研究。
二维材料于半导体应用的现况及未来
最早发现的二维材料石墨烯(graphene)虽然被多方探索,但在半导体领域的应用注定成空。它的电性近乎半金属(semimetal),而在电子线路的世界中要是半导体材料才能用电压控制。随着二维材料种类的陆续发现,迄今已有1,000余种,二硫属过渡金属化合物(TMD)被认为是最有可能应用于集成电路的材料。
2021/4/15
半导体学院?别闹了
两岸最近在半导体产业的人才供应议题,不约而同地都采行了异于过去的措施。先是2020年国内将微电子列为一级学门(像数学、物理、化学等的基础学门),而台湾是2020年要在几个学校开办半导体学院。
2021/3/25
美国AI国安报告的3个思考
美国AI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mmittee on AI)月初通过、发表了其工作了2年多的最终报告,这份长达756页的报告分为2个部分:一是在AI时代防御美国、一是在科技竞争中胜出。这委员会成员名摊开来就是美国AI公司的「who is who」,包括委员会主席Alphabet前CEOEric Schmidt、主要撰稿的甲骨文(Oracle)CEOSafra Catz、AWSCEOAndrew Jassy人等。
2021/3/18
量子科技颠覆ICT产业 台湾亟需政府带头跑
半年以前,如果有人询问量子电脑何时能商业化,乐观的答案是5~10年后。5~10年对于企业是个模棱两可的阴阳界,过早投入嫌白烧钱,又担心会晚别人一步,但是多数的企业怕是仍观望再三。
2020/11/26
半导体人才短缺 台、中、韩都怎麽解?
2020年两岸的半导体产业发展都碰到了瓶颈,解决方式都指向人力资源政策。国内大陆在广设微电子示范学院之后,将微电子改为一级学科;而台湾则筹设半导体学院。先说我的看法,这2种手段恐怕都很难解决目前所遭遇的困难。
2020/11/19
NVIDIA购并安谋的「一石三鸟」之计
企业的购并一定有综效的目的,从最简单的扩大经济规模,到扩大产品线、掌握更多核心能力、整合价值链的上下关键节点等,不一而足。站在产业巅峰、发展最前端的企业心思最难揣测,因为他们所见牵涉到整个产业的前景,不在其位难以窥测。
2020/9/17
二氧化铪铁电存储器面临的挑战
新材料的使用或熟悉材料的新应用大概是目前半导体创新的最大驱动力之一,前者如二维材料的引进,后者如二氧化铪(HfO2)之于铁电存储器。二氧化铪自28nm以下就被广泛应用于CMOS的髙k介电质以及DRAM电容中的介电质。之后又被应用于ReRAM的阻变材料,是半导体已极其熟悉的材料。
2020/8/6
从韩国的布局 看台湾科技产业政策
90年代初台湾相对的经济发展程度达到一个高峰,美国研究粒子物理的超导超级对撞机(SSC;Superconducting Super Collider)因建设经费节节攀升无法独力支撑,邀请其他国家参与和分担经费,台湾在受邀之列。因为经费庞大,在台湾科技界引起热烈的讨论。最后多数意见的结论是粒子物理离实际的应用尚远,而台湾的经济体量小,有限的资源应该投向直接有益国计民生的科学。这是影响台湾其后30年科技发展政策的重要事件!
2020/7/30
二维材料新发展与高科技材料产业
二维材料自石墨烯的发现后,陆陆续续发现了一千余种。原先的应用重心放在石墨烯上,但是石墨烯没有带隙,不能当做半导体。其他的二维材料,特别是过渡金属二硫属化合物(TMD),却开始在半导体及其他应用大放异彩。譬如用MoS2、WSe2等做CMOS的通道材料,有效解决了纳米元件通道漏电和热耗散问题,使得纳米元件不必借诸3D几何形状以及其所需要的复杂制程。其他的应用如用CaF2当成介电物质、WS2(也是TMD)当成光子波导内层防光漏的材料等。
2020/7/16
单晶堆叠的高速矽光子芯片
尽管英特尔(Intel)在2019年开始销售一系列以矽光子制作的收发器(transceiver),矽光子元件的销售额也逐渐上升,但是矽光子在半导体产业中的设计和制造比预期中的进度要缓慢,其中最主要的挑战来自于光子和电子元件的有效紧致整合。
2020/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