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DForum0719
Event

「机械姬」的道德问题

看完2015年的电影《机械姬》(Machina),让人不禁会问:到了2050年,与机器人的性爱是否将会超过人类性爱?这部电影暗示观众,栩栩如生的玩偶与交互式人工智能功能相结合,将导致机器人爱好者市场的爆炸式成长。根据美国加州人工智能伴侣机器人开发商的说法,AI性爱很快就会像色情片一样受欢迎。

「机械姬」这种趋势恰当吗?在我心中伴侣机器人包括和老人及病人的互动,但谈到产业,很多人将伴侣机器人和「性」连结。这些人的论点认为,栩栩如生的AI玩偶将减少被迫进入地下色情产业的弱势妇女和儿童。然而这论点在AI技术未出现前的「传统玩偶」时代就被提及,众所周知,性交易仍然继续呈指数级成长,已成为紧迫的国际危机。无论性产品有什麽用途,显然都无法替代人,进而保护被迫进行性工作的弱势族群。

反对伴侣机器人的运动人士声称,科技热潮实际上支持并促成了性产业的成长。他们更担心,性和人工智能的融合将进一步降低人类的同理心,造成危险的影响。他们认为,同理心是需要相互关系的体验。伴侣机器人如同枪战猎杀的游戏一般,更可能走向模拟暴力虐待的虚拟实境。伴侣机器人使用者可能更认为性伴侣是为了他们的满足而存在,自然会将这种心态转移到人类伴侣身上。为了制造商机,AI伴侣玩偶的制造商重新构想并且非常公开地将「理想女性」简化为身体部位、性挑衅,和顺从反应的组合。如果这些AI卡通女性的行为被正常化,我们会加剧物化女性(objectifying women),走到性别更不平等的回头路。因此在发展这些AI技术时,我们难道不会冒着退化社会的风险?

人工智能专家利维(David Levy)在《时代》杂志专访时提到:「我认为AI机器人真正的巨大好处是,这个世界上有数百万人,由于某种原因,无法与其他人建立良好的关系。所以他们是孤独和悲惨的。当他们可以选择与非常复杂的机器人建立关系时,他们将能填补生活中的一大空白,让他们更快乐。」那麽,我们应该照顾谁呢?孤独的宅男?或者,避免下一代年轻女性被栩栩如生的AI机器人取代?这些人工智能看起来和她们一样,但完全是为了性目的而制造和销售。

面对人工智能驱动机器人的来临,IEEE(Institute of Electrical and Electronics Engineers)发布了《道德一致性设计》的指南。这些指导方针旨在让开发人员思考他们的AI机器人技术如何整合起来造福人类,最终目标是确保每位技术人员都受到教育、培训和授权,以便在自主和智能系统的设计开发中优先考虑道德因素。这些指南确保机器人不会做任何不道德的事情,比如对某些人表现出偏见或促使人们做出错误的决定。

针对伴侣机器人,我们也应该考虑使用无害于道德的技术。这取决于我们是否相信观看(watching)和移动(doing)之间有区别,亦即在观看人形和拥有人形之间的区别。大多数人会更赞成在家里以NB谨慎地观赏某些网站的做法,而不太赞成实体机器人在床下充电。这个难以启齿,却又极为真实的人工智能应该如何呈现,使其与现代社会的规范和价值观保持一致?我们就期待IEEE发布进一步指示吧。

现为国立阳明交通大学资工系终身讲座教授暨华邦电子讲座,曾任科技部次长,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兴趣为物联网、移动计算及系统模拟,发展出一套物联网系统IoTtalk,广泛应用于智能农业、智能教育、智能校园等领域/场域。兴趣多元,喜好艺术、绘画、写作,遨游于科技与人文间自得其乐,着有<闪文集>、<大桥骤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