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EVmember
电子时报移动版服务

我热爱电子业的第十个理由:驰骋天下,不亦快哉?

从1980年代中期入行至今,我已经周游列国,驰骋天下之乐,到了别的行业就不容易了。年轻时我立下要走过全球300个城市的目标,现在我已经走过100个以上的国内城市,100个国内以外的亚洲城市,以及100个以上的欧美城市。

旅途奔波也许不轻松,但我每次旅行之前会选读一些与当地有关的着作,因为工作需要,我也要阅读非专业,但却与当地人文风情相关的书籍。

去以色列之前,我读了Discovery有关以色列的书籍,知道苦难路、西墙的故事;我一边读一边旅行,又找了《耶路撒冷3000年》、《哭泣的橄榄树》、《香料的故事》、《追风筝的孩子》、《父亲的失乐园》,以及描述亚美尼亚的《交会的所在》。这些书让我的旅途,不像是一直在赶路的邮差。

我因为旅行燕云十六州,读过好几本关于北宋的书籍,我读过上下册的《长征》,知道红军在大渡河、张家界都留下足迹,暂住凤凰古城时才知道中共的元帅贺龙是土家族;而朋友告知在通往宜兰的草岭古道上,写下《威震蛮烟》四字石碑的总兵刘明灯也是土家族。

19世纪中叶,我们家族因太平天国内战而迁徙到台湾,当我旅行在长三角的台商生产基地时,我去过苏州的忠王府,知道宁波、上海战役是天国命运的转捩点,吴江名园「退思园」的主人打过太平天国,而祖籍漳州的开成寺曾是太平天国侍王府,我经常走在历史的轨迹上。史学家不必然是战略家,但战略家必然是业余的史学家,我做产业分析,不可能对当地一无所知。

派驻美国时,在美东研究BestBuy怎麽卖电脑;派驻硅谷时,每周都到CompUSA理解电脑量贩店的经营策略。有空时,我会开车绕行一号公路,更两度从马里兰州开到佛罗里达州,我从来都不安于室,但希望自己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人。不是电子业的环境,我根本做不到!

我去过印度将近20次,读过几十本关于印度的书籍,从《印度之旅》、《蒙兀儿之后》到《三杯茶》,南亚的地理景观、历史背景都在脑海里,也能与中东伊斯兰的历史相串连。除此之外,我还知道印度汽车年销售量达380万辆,摩托车则是2,000万辆,第一名的汽车品牌是Maruti Suzuki,不仅拥有最完善的销售据点,甚至有自己的驾驶训练班、保险公司。想在印度发展的企业,如何掌握竞争关键是个大问题,这些基本的认识,让在印度布局的台商都口服心服。

我常去日本,在韩国住过两年,懂韩语的优势让我犹如多了一扇窗,我没有浪费我的优势,每周挪点时间读韩国数据,有了数据的对比,台湾人不会自以为是、过于自满。未来的科技世界是「美中日韩台共构」的世界,躬逢其盛,台湾在热点上,怎会觉得这是个无聊的行业呢?

为36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着有《东方之盾》、《断链之后》、《科技岛链》、《巧借东风》、《西进与长征》、《出击》、《电脑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等多本着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国内、欧美、亚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