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DWebinar0824
电子时报移动版服务

一旦掌握结构性优势,我们该做什麽事?

G2格局下台湾半导体业的生态系建构策略

台湾的半导体业已经是众所瞩目,或者说是「众矢之的」。做为产业领袖,台湾的半导体业必须以自己为核心,思考各种影响产业未来的关键议题,并研拟各种策略。

在G2的大格局下,我们从对于国际情势与产业趋势的理解,开始启动产业战略的研拟,并为台湾找到新的产业定位,唯有经过深度的研究与理解,我们才能为产业战略定锚。针对未来10年、20年,如何规划出一套产业发展蓝图,并成为产业发展的共识。

台湾「小」,但「目标」明确,核心产业就是半导体,各种有限的资源必须做出最完善的规划,并形成产业界适当的共识。我们不能老是自嘲「没有共识,就是最大的共识」。时代变了,产业的发展模式必需与时俱进,台湾进步了吗?

在落实产业发展战略上,台湾需要考量「垂直深化」与「水平扩张」两个不同的路径。在垂直深化上,从目前产业的核心技术、规模扩张与生态系上着手,一个具有领导力的产业,必然该有个明确的产业发展路径图,并据此研拟国际合作战略,在「斜杠」的产业发展上,找到适当的发展模式。例如所谓第三类半导体,或者在深化技术能力上,结合存储器内运算(In-Memory Computing;IMC)、人工智能(AI)、量子技术上,找未来产业的发展模式。

在横向的水平扩张上,台湾必需知道自己产业发展的极限,并利用现在的优势布局国际合作的机制。台美在半导体业上的合作,是目前全球最成功的产业发展模式。从最初的PC,到现在的半导体,台湾都是美国举足轻重的战略夥伴,只是以往都是美国人问问题,台湾人答覆问题。

但现在半导体发展,台湾已经找到独到的模式,也必须找到与美国对话的方式,而不是在PC与移动通讯时代单向的应答而已。我曾经在玉山科技协会20周年庆时谈到,台湾对美的半导体战略有「献技」、「献祭」与「献计」三种不同的模式,此说也得到当天在场的AIT官员认同。我们不说、不敢说、不愿意说,美国人就一厢情愿的提出很多的要求,这对双赢的期待而言,不是个最好的模式。

不仅美国,日本、欧盟,甚至印度都提出与台湾结盟的要求或期待,各种传言不断,甚至称「只要台商到印度投资半导体厂,台印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就可以谈了。真的吗?连我都不信,台印之间的合作不会是从半导体制造开始的,建构不了半导体的生态系,去印度生产何用?只是印度人提问时,到底谁在回答?谁能回答这些问题呢?

台湾所有的产业战略必需回归如何提升本土的附加价值,全面性的提高长期竞争力,没有好的产业战略,或不断的讨论、更新竞争策略与信息,台湾落入「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情境也不是绝不可能!

为36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着有《东方之盾》、《断链之后》、《科技岛链》、《巧借东风》、《西进与长征》、《出击》、《电脑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等多本着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国内、欧美、亚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