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Microchip Technology Hong Kong
ST Microsite

三星与韩国系列(6):从三星获利结构探索「星空联盟」

三星营业关键指标

2019年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总共销售将近3亿支的手机,三星也将3亿支视为最後的防线,希望一整年手机的销售量不要低於3亿支,并以3亿支的规模支撑相关事业的发展。三星每一个制程晶圆代工业务,都以移动通信领域为主要目标市场,这也是三星最有机会的突破口。

然事与愿违,三星手机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直直落,甚至不到1%的市占率,连印度市场都遭受小米、vivo等公司的狙击,为了维持价格竞争力,外包国内公司生产也成了一个选项,估计有6,000万支手机是在外包厂生产制造。

面对事业的老化,三星很明显地调整了公司的营运方针,很早就将手机生产事业3分之2搬到越南,3分之1搬到印度。越南成为首选的原因,除了韩国与越南之间已经建立的长期战略夥伴关系,以及越南政府提供优质的租税优惠之外,来自国内广东、深圳的供应链,更可以透过陆路转进到北越。在北越,三星有两个手机生产基地,越南廉价与充沛、年轻的劳动力,是三星喜欢越南的原因之一。

此外,台韩一度闹到对簿公堂的面板事业,最近却悄悄地出现变化。三星与乐金(LG)早就不把传统的LCD面板当成策略性事业,委外、外购成为主要的选项,被台湾面板业形容成寇雠的三星,如今却是友达的大客户。商场上没有朋友,但也没有绝对不能和解的对手,相互需要的时候,就是握手言和的时刻。

三星是台湾的Counterpart,但不完全是Competitor

三星IM部门营收虽然可以超过1,000亿美元,但对获利的贡献仅有25%左右。幸好这两年三星迎来半导体产业的大循环,整体的获利、营收都得到支持,但2022、2023,甚至2030年呢?三星会怎麽布局後疫情时代的经营呢?

台韩之间相互对抗的部分减少了,但组成「星空联盟」互补的机会变大了。估计三星营业利益将从2020年的36万亿韩元,增加到2021年的48.5万亿韩元,成长率为34.5%,营益率也将从2020年的15.2%,跃升到2021年的17.8%。其中最主要的关键半导体事业部门的营益率再次超越30%,更是让三星可以积极布局的重要基础。

过去台韩亦步亦趋,产业发展阶段相近,彼此之间竞争多於合作。但最近这十几年,逐渐发展出新的竞合关系。2009年之後,三星手机部门成为中流砥柱,台湾宏达电却是从云端跌落,没有品牌间的竞争,加上近几年三星手机遭遇国内品牌竞争,为了降低成本,寻求更多有竞争力的台商助拳,三星手机部门成为台商大客户,估计2021年三星使用的应用处理器(AP),来自联发科的比重高达37%。

在面板为主的显示设备领域中,三星、乐金不仅早在2010年前後就已经不再视传统的LCD面板为策略性事业,一开始只是将不擅长的尺寸外包,但最近两年更加速布局,甚至宣称要停止传统面板的生产。2021年虽因市场经营上的考量,LCD面板生产线暂缓停工一年,但显然韩国面板双雄现在只是在利用这些技术、设备的剩余价值而已。当员工所属的部门不再是事业重心时,可以想像人才、资源、行销的布局都也已经预告随时中断的可能。

尽管2021年上半因为面板缺货而有不错的获利,营益率也可能从2020年的7.3%提高到10%以上,但面板事业已经是强弩之末,韩国大厂一方面增加外包、采购比重,另一方面则致力於系统整合的商机。一旦市场进入饱和阶段,或者低毛利的竞争条件时,三星会选择调整步伐,专攻更尖端、高附加价值的领域,否则时日一久,三星会被自己的「营业费用」所拖垮。

三星与台湾一直处於多元变化的状态,我很明白地说,与三星往来的台商数量已经可以组成「星空联盟」,产业的竞合关系也很难从单一面向一语道尽。

为36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着有《断链之後》、《科技岛链》、《巧借东风》、《西进与长征》、《出击》、《电脑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等多本着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国内、欧美、亚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