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台湾新创生态圈大调查 发表会
电子时报移动版服务

三星与韩国系列(5):三星是台商的死敌吗?

三星先进制程仍以生产通讯类芯片为主

这个问题从晶圆代工的角度看,答案大多是正确的。从其他产品观察,那就得各自解读了。但就算是晶圆代工,台积电、联电的角度也不相同。

想了解一家公司,财务报告当然很重要,只是每个人观察的角度不同、主题有别,得出来的答案也可能令人意外。如果我告诉大家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与台湾之间是「合多於竞」,也许很多人会不同意,但它却可能是个事实。

从获利结构看,三星的获利有超过50%来自半导体,而且绝大多数来自台湾不擅长的存储器领域。台湾手机品牌与三星不是同一档次,谈不上竞争,但成本压力越来越大的三星,却有越来越多的零件来自台湾。

2020年三星的营收为236.8万亿韩元,以1,180:1美元估算,营收差不多正好是2,000亿美元,预估2021年可望成长15%以上,大约是2,300亿美元上下。根据三星的财报,2020年的营益率是15.2%,2021年可以接近18%,这与半导体业的大循环息息相关。

三星主力事业的更替

2009~2013年,是三星成长最快的一段时间。搭上iPhone创造的移动通信与智能应用热潮,三星定位自己是Android阵营的第一品牌,也成功抢下世界手机第一品牌的宝座。以手机为主力IM(Information & Mobile)资通部门,一度贡献整个三星电子营业利益的75%。但现在贡献三星获利的主力转成半导体,估计2021年半导体部门的获利可以贡献约55~60%。

但三星想要维持一半的获利来自半导体部门,没有晶圆代工事业的支撑,只能看天吃饭,期待存储器市场维持高档,但这显然不切实际,因此台韩在晶圆代工上的短兵相接很难避免。为了集中全力专攻高端制程,三星祭出中端制程转包联电,也不是太令人意外的「创举」。

现在三星与台湾重叠、竞争的领域是半导体,台湾是美光(Micron)主要的生产基地,南亚、华邦、旺宏也生产多种不同的存储器,但在高端记忆芯片上,台湾仍是三星主要的买主,唯独晶圆代工领域,三星是台积电创始人张忠谋点名的主要竞争者。

台积电的营收是三星的3.7倍。估计2020年全球晶圆代工厂商的总获利是227亿美元,台积电独占84.8%,三星仅占4.8%,台积电的营业利益是三星的17倍。所以,就算是三星预告未来10年将投资171万亿韩元(约1,450亿美元)在半导体,事实上也很难真正对未来三年资本支出都将超过300亿美元,且专攻晶圆代工的台积电造成威胁。

根据媒体报导,三星最近一季(2Q21)在晶圆代工业务的获利仅有2.68亿美元,不仅远低於台积电,甚至低於中芯国际与联电。

三星晶圆代工2020、2021年获利应该都不到15亿美元,亦即三星2021年的获利可能只有台积电的7%,要挑战台积电,就只能专注在最擅长或集中有限的资源在局部的市场中获胜。所以,三星与台积电的热战不仅有助於联电,其他非顶尖制程的半导体,如电源管理IC、驱动IC、影像识别等相关产品,台商都可能取得更多的商机。

对台湾而言,打台积电这张牌会赢,打联电也赢,那就无所谓了,最後赚最多、最轻松的可能是设备供应商!

为36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着有《断链之後》、《科技岛链》、《巧借东风》、《西进与长征》、《出击》、《电脑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等多本着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国内、欧美、亚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