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EVmember
ADI

三星电子涅盘再生,容易吗?

面对低迷的2023年,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inics)营收跌落到2,000亿美元以下,最后一季的营收大约是500亿美元,获利20.8亿美元,营益率不到4.2%。已经有分析机构预测,如果三星在2024年没有起色,以果敢投资闻名的三星,将会面对财务规划上的风险。

现在,2024年第1季公布的暂订财报显示,三星获利48.9亿美元,较上一季(QoQ)的20.8亿美元超出甚多。我们看不见手机、消费电子有太大变动,半导体转亏为盈才是关键,而前后的盈亏差异更可能高达50亿美元,难怪三星半导体前社长庆桂显说,三星半导体的获利将回到2022年的水平。

如果从过去的历史经验,参酌最新一季公告的数据,或许我们可以更深入理解三星在调整经营决策上面对的挑战。

在2023年最后一季,三星的营收中,有32%来自以半导体为主力的DS部门,以品牌为主的MX部门贡献比例最高,其中手机更是关键。由于最后一季三星手机销售拉出尾盘,上市不久的S24系列获得好评,2023年第4季的手机销售量达到5,700万支,也让MX部门创造出不错的获利。

回顾过去几年三星的营收与获利结构可以理解,面板与消费电子(以电视机为主)已经成为鸡肋,影响不了三星的营收与获利结构。三星在55寸以上的高端电视机市场,全球市占率过半,但2023年最后一季消费电子却是小赔。

我们可以说电视机只是三星品牌送进高所得家庭的代理、工具而已,对集团的获利挹注不大。与三星竞争半世纪的乐金(LG),在电视机市场上也是能与三星等量齐观的顶尖大厂,但现在LG也不再强调电视机的质量,而是将重心放在智能家庭上。

不仅LG如此,三星必然也会加紧布局,以电视机成为智能家庭的枢纽,但这将牵涉到多元的内容服务与系统整合能力,而这正好是韩国厂商的罩门。

除此之外,过去三星集团营收中,大约1/3的营收来自半导体,但获利却有2/3是半导体部门的贡献。以手机为主的品牌销售部分正好相反,营收贡献2/3,但获利却仅有1/3。

当三星2023年的获利仰赖传统的手机,而传统的手机市场趋于饱和是无可挽回的大趋势,对三星而言,整合手机与半导体的能量,建构AI手机的市场地位乃是当务之急,因此重拾HBM的领先地位就非常关键。

过去三星半导体部门营收、获利主力是存储器,在DRAM与快闪存储器(Flash)两大主流中,DRAM是寡头竞争,三星、SK海力士(SK Hynix)与美光(Micron)很自然的还有自我调节功能,市场秩序与价格相对容易控制,但Flash Memory却是多家竞争,且在高带宽存储器(HBM)商机上,SK海力士比三星更早布局。

对三星而言,现在最有把握的是DRAM市场的商机,只要NB、手机市场回温,自然可以调高售价,赚取更多的利润。但单押传统的DRAM,只以经济规模取胜,绝非三星这种2,000亿美元等级的企业可以持盈保泰的经营策略。

短期内持续布局逻辑系统芯片(System LSI)是必然的趋势,但更重要的是如何因应未来5年、10年以人工智能(AI),参酌地缘政治的大环境下,三星如何调整经营策略将是这一波AI大潮背后最值得观察的课题。

很多人说,台积电最大的风险就是「地缘政治」,这样的说法同样适用于三星。如果我们知道三星半导体的营收一半以上集中在海峡两岸,看似竞争对手的台湾其实是三星很大的客户,反而国内的华为将三星列为假想敌,三星在国内手机市占率从20%一路暴跌到1%以下,这件事不是偶然,三星必然会记取教训。

当尹锡悦当家的韩国说要成为全球AI的三大强权之一时,剑指的对象就是国内,而AI与网络、云端服务都是「霸权」之争,以大集团为主的韩国企业,在升级转型的路上,面对的困难远高于台湾。

为拥有近40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着有《矽岛的危与机》、《东方之盾》、《断链之后》、《科技岛链》、《巧借东风》、《西进与长征》、《出击》、《电脑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等多本着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国内、欧美、亚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