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Microchip Computex
ST Microsite

重新定义台湾供应链的价值

2000年,比尔盖兹因为世界科技大会(WCIT)而到访台湾,2009年第二任微软(Microsoft)总裁Steve Ballmer访台停留了一天,这两次是微软掌门人唯二的访台纪录。

至于英特尔(Intel)总裁Pat Geisger在2023年中三度访台,是为了拔桩、寻找与台积电对抗的机制,还是为了巩固台系供应链而来呢?

从英特尔发布的新闻数据中,我们看不出英特尔在杠杆台湾供应链上有更创新的做法。超微(AMD)CEO苏姿丰也在访谈中提到她出生于台湾。

但无可否认的,台湾在世界供应体系中,从过去的隐性价值慢慢浮上水面,成为各大企业争相合作的战略夥伴。

简而言之,美系科技巨擘将经营重心放在服务客户上,NVIDIA挖掘出隐性的供应链价值,让台系厂商,或者包括SK海力士(SK Hynix)在内的供应链大厂,开始成为世界舞台上的要角。

我们预言系统产品的品牌大厂(如惠普、戴尔、联想、Panasonic、Sony、三星、乐金等)不一定会消失,但将会像IBM一样,转型成为系统整合商,尝试在软硬整合、分众领域成为领导厂商。

产业正在分化、重组,不是完全的Upside-down,但也与过去大相径庭。2024年很多公司都在面对转捩点,不仅英特尔、微软,日本的Sony该何去何从?三星、乐金正在改弦更张,台湾呢,以不变应万变?

我常说:「所有的科技都不可靠,唯一可靠的是学习新科技的能力」,而现在的台商,长处就是不管是个人电脑、.com、移动通信、大数据、人工智能,台湾都是不可或缺的要角。赚得不多,但足堪温饱,只是台湾如何形成供应链中的价值主张与主导地位,则需要有一套完整的论述。

过去台湾的供应链,甚至背后的半导体都是美系科技大厂基于效率、成本考量建构的,无论从品牌大厂的角度,以及之后在网络时代成为顶尖企业的公司,都是「圈粉」至上,先从建构品牌忠诚度与社群着手,然后慢慢延伸到B2B的云端服务,提供更完整的信息与数据服务体系。

然而这种专注服务与软件的经营策略,固然可以让企业的价值极大化,但疏于耕耘后端供应链、制造制程与硬科技的企业文化,导致美国高端制造业不断流失,这种断层现象不仅深刻地影响了英特尔、美光(Micron)这些世界顶尖的制造大厂,事实上也连带地影响台积电、三星在美国布局的生产体系。

科技创新可以迅速地扩展到全世界的各个角落,但产业、社会文化的养成需要更长的时间,短期间之内没有人看得到美国、西欧重拾工业时代的工匠文化,并内省制造工作的价值。不管您喜不喜欢,未来10年台系的供应链将更加重要,而台湾也必须重新定义自己在全球供应链中的角色与地位。

为拥有近40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着有《矽岛的危与机》、《东方之盾》、《断链之后》、《科技岛链》、《巧借东风》、《西进与长征》、《出击》、《电脑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等多本着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国内、欧美、亚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