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Microchip Q1
member

拿破仑的钮扣与马蹄钉

电影《拿破仑》描述拿破仑的一生辉煌经历,而结束于惨烈的滑铁卢战役中。图为《拿破仑》电影饰演拿破仑的男主角Joaquin Phoenix。

不久前在电影院观看《拿破仑》(Napoleon)一片,距离上回看拿破仑《滑铁卢战役》(Waterloo)一片,已经是五十多年前的事,那时我还在念小学。

《拿破仑》演到1812年,拿破仑率领六十多万以法国为首的大军,攻打俄国。在严寒的冬天一路打到莫斯科,但是因为俄国采取焦土策略,大军得不到适当的补给而落败。最后仅残余数万军队。此次挫败也造成拿破仑第一次遭放逐。

事后历史检讨此次作战失利的原因,当然包括严寒、补给,甚至于认为部队已严重感染伤寒。但是好事的化学家,却提出不同的看法,认为拿破仑在俄国战败,原因出在部队的军大衣钮扣。因为大衣钮扣是用锡所制作的,锡在常温下可闪闪发光,但在严寒下却会开始裂解,部队因无法保暖作战而落败。

结论是拥有军事天赋的拿破仑,欠缺化学知识。

无独有偶地,15世纪的英国国王理查三世,御驾亲征在玫瑰战役中(Wars of Roses),因为坐骑的一个马蹄铁掉落,重摔在地而失掉战役及一个王国。这个掉落的马蹄铁,却是因为少钉了一个马蹄钉。这也是拜登(Joe Biden)总统在刚上任时,一手拿着半导体的晶圆告诉媒体,半导体就是美国的马蹄钉(horseshoe nail),失去一个马蹄钉,就失去一个王国的典故。如同一颗钮扣,决定一场战役。

半导体不仅是美国的马蹄钉,对于世界几个主要的大国亦是如此,当大国们体认到马蹄钉的重要时,代表其已经开始失去了。众所周知,半导体是发源于美国。二次大战后,美国为了围堵共产势力,认为扶持起日本,振兴日本经济,对美国是有利的,当然台湾也获得美援及美军协防。

Sony创始人盛田昭夫,在1948年就到了贝尔实验室,看到才刚发明的晶体管。日本很快地取得美国授权,开始发展半导体产业,之后的70年代,日本制可随身携带的半导体收音机风行于全球。

到了70年代初期,当时美国总统尼克森(Richard Nixon)曾说过,一个有历史的民族,是不会满足于只当晶体管收音机的制造者。果不其然,日本的半导体产品开始席卷美国的市场,尤其是DRAM,美国厂家纷纷退出。我记得在美国留学期间,参加国际电子元件研讨会(IEDM),当时的主流技术几乎都是由日本公司所发表。美国感受到威胁,祭出针对日本的关税、反垄断等商务措施,同时开始扶植韩国。

日本半导体产业的衰败,除了日圆升值、泡沫经济、未能掌握到数码时代的来临等因素,但也跟韩国崛起有密切关系。除此之外,美国为了拉拢国内大陆加入西方的民主阵营,以对抗俄罗斯,于90年代中开始,想办法促成国内以开发国内家加入世贸组织,国内因而受惠于自由贸易,经济崛起,也获得不少来自西方的尖端技术。

然而,国内还是决定要走不一样的路,与美国抗衡,也导致近来的科技制裁,尤其在半导体领域。

台湾的半导体产业则完全不在美国的战略架构下,所独立发展出来的,但是跟美国也脱离不了关系,因为我们的人才养成及技术来源,很多都来自于美国。经过了几十年的努力,台湾是个拥有半导体马蹄钉的国家,现在我们忙着到全球各地帮马匹们钉马蹄钉,因为这些国家认知马蹄钉就是国家安全。但是一旦这群马匹都有了牢固的马蹄铁,我们的国家安全是否因此失去保障?

事实上,半导体产业是最不需要去客户端就近设厂,服务国外的客户,因为半导体本身就没有关税,而且又轻薄短小,一个纸箱就可价值数百万美元。

在《拿破仑》及更早的《滑铁卢战役》电影中,都描述在滑铁卢战役,起初法军是占上风的。但在中午过后,拿破仑因为身体不适,一度将指挥权交给副手,因而出了乱子,其所倚重的骑兵大量地损失,再加上敌军增援部队的来到而落败。所以一个公司甚至一个国家,指挥权的转移是非常的关键。我们的马蹄钉不多,国家安全要有保障。

曾任中央大学电机系教授及系主任,后担任工研院电子光电所副所长及所长,2013年起投身产业界,曾担任汉民科技策略长、汉磊科技总经理及汉磊投资控股公司C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