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Microchip
电子时报移动版服务

美国AI国安报告的3个思考

美国加速AI发展与布局,其实只是中美竞局的一隅。李建梁摄

美国AI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mmittee on AI)月初通过、发表了其工作了2年多的最终报告,这份长达756页的报告分为2个部分:一是在AI时代防御美国、一是在科技竞争中胜出。这委员会成员名摊开来就是美国AI公司的「who is who」,包括委员会主席Alphabet前CEOEric Schmidt、主要撰稿的甲骨文(Oracle)CEOSafra Catz、AWSCEOAndrew Jassy人等。

文中开宗明义地说这是美国自二战以来最脆弱的时刻。美国过去的优势一向靠科技的领先,现在改变了,但是这报吿没有延伸至背後的主要竞争脉络。参照过去的美苏之争与现在的中美之争,最大的对照是冷战时期美国是以名目上的科技竞赛、实质上是在经济上把苏联拖垮的。苏联在许多科技竞争上并不逊色,像史普尼克号(Sputnik)卫星的发射就对当时的美国投下震撼弹。即使到冷战末期,苏联在科技上的竞争也不是全然的落後。以现在正快速兴起的量子电脑为例,讲量子计算概念的兴起,公平的引文除了大家熟知的费因曼外,还应该有曼宁(Yuri Manin),他是苏联的数学与物理学家。

中美科技竞争本质上更像是科技产业的竞争,技术只有在产业化之後才能转化为实质的国力积累,而国内的人力资源与市场对美国的确足以构成威胁,也因此这次科技竞争最早从先进制造(advanced manufacturing)打到5G,再到目前采取广泛、正式移动的AI。未来会以此形式采取移动的科技领域还有微电子、量子计算、5G、生物科技、3D打印、储能技术等,这也与国内大陆近期发布的十四五中八项发展科技目标人工智能、微电子、量子信息、生物技术、脑科学、航太科技、深海深地科技有一半以上是对撞的,这些都有产业化的後续发展潜力。

一个自然的问题是中美科技竞争干卿何事?这份报吿中台湾被提到24次,大部分与半导体有关。文中216页讲到「The dependency of the United States on semiconductor imports, particularly from Taiwan, creates a strategic vulnerability for both its economy and military to adverse foreign government action, natural disaster, and other events that can disrupt the supply chains for electronics.」文字仔细推敲起来令人惊悚。美国对台湾的需索主要有三:一是晶圆厂到美国设厂;二是对美国科技产业的投资;三是技术研发的联盟。如果台湾终将被卷入此次竞争,第三项我乐见其成。台湾的半导体必会被邀约,这个也许可以换取其他领域的门票,譬如量子信息或生物科技共同研发的门票。

几个意见。一是报吿对於采取移动的进程是迫在眉睫,2025年前美国要建立整合AI的基础,而且情报部门及国防部也要完成对黑客、假消息以及使用AI於战争的凖备。所以这是一个clear and present danger。美国对台湾的部分需索—在美国境内建立晶圆厂—也早就在报告完成之前就提出了,其他的部分如何因应要早为之计。

二是产业布局可能要重新思考。对於「矽屏障」的主张是因为太重要了以致於相互制衡所产生防卫效果,这只是假设。但是另一种场景也许也应该想想。看一看二战片中美德双方对於战略资源石油库即将失去控制权的一方,会采取什麽标凖战术移动?

最後看一看美国科技产业政策如何制定?不是谘询,也不是开个论坛盍各言尔志的交代过去,而是让产业的人直接来制定、执笔政策。这个做法直接决定了科技产业政策的良策。

现为DIGITIMES顾问,1988年获物理学博士学位,任教於中央大学,後转往科技产业发展。曾任茂德科技董事及副总、普天茂德科技总经理、康帝科技总经理等职位。曾於 Taiwan Semicon 任谘询委员,主持黄光论坛。2001~2002 获选为台湾半导体产业协会监事、监事长。现在於台大物理系访问研究,主要研究领域为自旋电子学相关物质及机制的基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