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青年翻转力大调查〉调查里最令人鼓舞的发现是在四地里台青最勇于筑梦。梦想力、驱动力台青居冠,执行力上海称霸。然而「谈到全力以赴是否会有好未来?新加坡青年却比台湾囝仔有信心…新加坡…上行下效,使得年轻人也对未来有高度期待。」前文指出民既是主,从政的人就只能是客。台湾自由民主的代价就是政客多、媒体乱,皆大言不惭;当局越喊「前瞻」,我们落后「鼻屎大的国家」越远。"> 台青作主:终身学习 执两用中(下) 华人青年翻转力大调查〉调查里最令人鼓舞的发现是在四地里台青最勇于筑梦。梦想力、驱动力台青居冠,执行力上海称霸。然而「谈到全力以赴是否会有好未来?新加坡青年却比台湾囝仔有信心…新加坡…上行下效,使得年轻人也对未来有高度期待。」前文指出民既是主,从政的人就只能是客。台湾自由民主的代价就是政客多、媒体乱,皆大言不惭;当局越喊「前瞻」,我们落后「鼻屎大的国家」越远。" />
 
Reserch
活动+

台青作主:终身学习 执两用中(下)

  • 覃培雄
台青的你若对我这一代上下越不满,就越该认清当家作主比的是选票与钞票。(图片来源:Artemas Liu)

远见杂志10月号台港星沪〈华人青年翻转力大调查〉调查里最令人鼓舞的发现是在四地里台青最勇于筑梦。梦想力、驱动力台青居冠,执行力上海称霸。然而「谈到全力以赴是否会有好未来?新加坡青年却比台湾囝仔有信心…新加坡…上行下效,使得年轻人也对未来有高度期待。」前文指出民既是主,从政的人就只能是客。台湾自由民主的代价就是政客多、媒体乱,皆大言不惭;当局越喊「前瞻」,我们落后「鼻屎大的国家」越远。

台青的你若对我这一代上下越不满,就越该认清当家作主比的是选票与钞票。你手上的选票永远不会增加,只能善用。老实说,我多年前听到的「一个烂党、一个乱党」仍是我国两党政治的贴切卷标。聊可安慰的是,按我对英美的剖析,台湾只是同病相怜。酬庸恶习对我国的科技应用、社会学习伤害很大。逸平学弟去年底就提醒〈商研院董事长需要科技思维吗?〉今年中韩新零售的锐进与新加坡虾皮的超赌得势证实此事影响远大。作为国家主人翁,两个惯犯需要我们明察选替惩戒才会收敛。

你若想作主钞票更重要。受访台青81.3%视房价过高为切身的头号问题,但是沪港星也好不到那去。61.3%受访台青认为会遭受低薪问题,是其它三地的1.6倍以上,才是真囹圄。薪资低是全球价值链上青年、教师、教部、上司、雇主、当局的历史共业。当局请你善用选票,雇主自有市场会修理,连内阁都无奈的教育体制得靠社区调适联盟壮大造反;你周围有无良师益友才是你能否终身学习创造高薪的关键!

终身学习既需屡屡跨界,就得敬重能带你进门的师父。科技精进,今日青年将来长命百岁可期;若老大徒伤悲会很久,少壮求学工作宜长线思考。你尤其应该警觉台湾政经社媒争相鼓励你「寻短见」。老师们年金被砍,怕被评监恶意报复,不拚论文工作不保;你得主动去找、去拜严师以成高徒。人师则更难求:光磊才下班赶高铁去诚品听他40年前国文老师辛意云教诲。今天国内外一流的课程你可在手机上吃到饱,当年得油印或复印洋书禁书的我们唯一幸运之处就是有人身教一句文言文:「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

「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今日更严重。在全球连动、创新跃进、竞争破界下,产品周期变短、应用价值变幻,使得现存知识加速贬值;有学者称之为知识流胜囤(flows trump stocks)的钱势大挪移。对个人而言,要想在钜变世里与时俱进,除了须善用公开知识流外;经营信任网以建立能够交流隐性知识和交换宝贵知识的朋友圈;对于领悟全局、切身分析更是重要。

择友是你责无旁贷的大事!「友直、友谅、友多闻」仍是最佳方针。我因执意自美回台,只能在11岁独子放假时陪他,3年前问他:「Are your friends straight with you, forgiving, and knowledgeable?」他认可后思索说是,两人乃都宽心。

如果你周围的同事、上司或是同学、老师都称不上良师益友,你就该考虑择木而栖了。有名赚钱的公司未必利于你学习成长,名校名师照样有压榨。挑选工作要看透眼前薪资、俗人酸语,以你一生能够创造的总价值为依归,为学涯、职涯将多转折交错,必需学以致用、用以致学的正在降临世界作好准备。当然,在这个从不理想的世界,你可能有时就得待在不合意之处;这时孔丘从同行者身上见习从善改劣的招数就有用了。

时代杂志8月报导〈台湾正苦于大量人才外流且中国受惠最多〉。同期远见指出〈上海台商回台征才 万人争抢818个职缺〉,显示不少太阳花开始转向红太阳,用脚投票。更多的青年早被〈给房、给生活费,还给百万创业金,中国国台办史上最大商业契作〉吸引,商周去年7月的招聘740万台湾青年封面故事即已详述。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逐步爲台湾同胞在大陆学习、创业、就业、生活提供与大陆同胞同等的待遇」,他说到应会做到。

这么快而强的政策在执行上必有许多扭曲,政治目的更是阳谋,但是不失为弱势台青的重要机会。一流的人才不愁没地方收,台湾也有够多的家长能送小孩至发达国家发展,但是你若真在意良师益友、或外语不强、或资金不足,不妨参考从不瞎捧中国的经济学人月前报导〈下一波:中国胆大且有创意的新一代企业家 举世的产业与消费者很快就会感受到他们的影响〉(注1)。

出国留学或就业本不该只是学用一门专长,在新科技已强大到会从根本改变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的今天,你选择去那里发展就是选择去和那里的多数人共学协作,提升认知。你若是在台湾找不到能让你接上全球知识流的良师益友圈,就真该出去励炼。中国环境并不好,但会是进步最快的,而语言文化相通才能深度参与。

若是你用敌我矛盾看待两岸关系,那你更该考虑。〈思领导〉时提起过的明治维新先师吉田松阴当时面对强侵神国的黑船,即力行孙子「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智能,冒死罪登上敌船请求被带回美国。台湾人是该决定自己的命运;但你若不知己岸知彼岸,那只能是政客帮你决定。执两用中是我们祖先传承最久的政治智能,在民主台湾实该进化成:管好两大党,用好新中国!

注1:〈The next wave: China's audacious and inventive new generation of entrepreneurs〉The Economist, 2017/9/23。

台大电机系1977年入学,台大土木系1981年毕业,台大城乡所1985年毕业,获加大柏克莱分校区域与都市计划硕士、经济学博士班肄业。旅美期间曾任柏克莱国际经济圆桌研究员及美中日三国贸易论坛美方经理,并于硅谷创设Unitopia Corporation。返台后曾任太一信通公司董事长,从事国内与国际产业电子化,以互联网软件顾问贯串半导体设计、晶圆代工、封装测试、代理流通、至系统组装各业。2006年迁居宜兰,设计打造宜人阁民宿,并从事宜兰史、亚太史与全球化史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