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青年翻转力大调查〉,依序是房价过高、学不致用、薪资过低、资金不足、缺国际观、和机器人取代工作。这份针对四地18至35岁年轻人所做的「调查显示,台湾青年对于现状的焦虑感,竟是华人圈最高的」。尤其是「台湾新生代对大环境最具无力感」特别需要警惕关注。国际观与机替人我先前文章已有探讨,本文聚焦最堪忧虑的「无法学以致用」问题,以接续光磊与文汉同学的先前讨论;毕竟青年若能持续学以致用,将有助于克服其它五项焦虑。"> 台青作主:终身学习 执两用中(上) 华人青年翻转力大调查〉,依序是房价过高、学不致用、薪资过低、资金不足、缺国际观、和机器人取代工作。这份针对四地18至35岁年轻人所做的「调查显示,台湾青年对于现状的焦虑感,竟是华人圈最高的」。尤其是「台湾新生代对大环境最具无力感」特别需要警惕关注。国际观与机替人我先前文章已有探讨,本文聚焦最堪忧虑的「无法学以致用」问题,以接续光磊与文汉同学的先前讨论;毕竟青年若能持续学以致用,将有助于克服其它五项焦虑。" />
 
5city
活动+

台青作主:终身学习 执两用中(上)

  • 覃培雄
(资料来源:远见杂志)

台湾青年的六大焦虑,根据本月远见杂志台港星沪〈华人青年翻转力大调查〉,依序是房价过高、学不致用、薪资过低、资金不足、缺国际观、和机器人取代工作。这份针对四地18至35岁年轻人所做的「调查显示,台湾青年对于现状的焦虑感,竟是华人圈最高的」。尤其是「台湾新生代对大环境最具无力感」特别需要警惕关注。国际观与机替人我先前文章已有探讨,本文聚焦最堪忧虑的「无法学以致用」问题,以接续光磊与文汉同学的先前讨论;毕竟青年若能持续学以致用,将有助于克服其它五项焦虑。

台青今日的近忧逼人是总统普选以来台湾各界领导与家长远虑不足的后果。民主,民主,多少的罪恶假汝之名而行!县县加设国立大学实为政策买票,教授治校、学生监师早流为割据舒适圈取暖,温水煮青蛙20年的结果是三分之二的受访青年认为「在学校所学不足以应付工作所需」。

月前有位阁员的脸书写道:「台湾的教育是中央集权的公营大锅饭,有法律保障经费,体制十分保守僵硬,不必有人负责,也没有人有足够的权能去改造它,是一个无权无责的体系,明显已经走到绝路」。

学校所教与青年工作脱节则是我这一代作茧自缚与下缚的恶果。上周某学研界元老与我谈起〈自然指数排名 台大输兰州大学〉:「全球最沉迷于SCI的就是部分亚洲国家,人称SCI:Stupid Chinese Index…这件事已经呼吁了15年以上…台大电机系有一阵子是最沉迷于这个指标的…后来则是清华将这件事带到更高的Level,所有事情均强调论文数…目前全球论文被withdraw的前三名国家依序为中国、台湾、韩国。」

这些当今从政者的心里话验证了我的长年观察:台湾的高教体制膨胀保障的是老师的工作而不是学生的工作。比如说,中文、台文、华文系的三分增加了岛内教授职,却无助于毕业生争取海外快速增加的教职。因为连当局都束手无策,台青得先自救!怎么自救呢?第一步先认清政大校长周行一提醒的〈自学是你的最重要能力〉,第二步要看清未来工作走向。

当今世上最不怕学习无法致用的就是学AI人工智能的人。经济学人报导以Google为首的世界市值最大公司争相以重金和大项目网罗AI师生,华盛顿大学教授抱怨说他根本留不住学生。百度AI首脑解释说因为他们的大计算机大数据更能让人机学以致用。坊间新闻只说Google改名字母,我怕读者不知今夕是何夕才写〈Alpha-Bet超赌时代〉。这些最能动员与活用人才、钱财的公司间对赌,未来将加速解组改造众产业与诸学业。

各国人民该怎么办呢?麦肯锡全球调查AI创业最强的美英中三国(注1)顶尖媒体皆指向终身学习。经济学人今年首份特别报告就是《Lifelong Learning》。其中〈学与赚 Learning and earning〉一文的提要是:「科技变革要求教育与就业间有更强固、更持续的连繋。」光磊新文〈学术教育与技职教育〉里的高尚大学主管尤需研读报告解说的「此种新体制正在浮现的轮廓」。

不想坐以待毙,有志自学的青年可以参考《我懂你的知识焦虑》。这本书是大陆自媒体罗振宇反省《这一代人的学习》后,把个人独角戏改成良师APP的终身、跨界、碎片学习宣言。书中他开宗明义讲「阅读的唯一目的,是升级自己的认知」;他请到的高人里以吴军最具通识,且贯穿学用,著有多套畅销书。我们同学也在筹划按台青需要制作类同的学程。

若说英国老媒体智深,中国新媒体勇为,纽约时报的Tom Friedman可称仁厚。

9月底他在专栏里谈到:身处全球政治、科技、气候皆变天的当代,必须经常调适且在个人、社区与国家三个层次推进。「个人首要须成为终身学习者,以能凌驾机器与算法为人持续加值。」…「在社区层次,要能建构复杂调适联盟──在地企业参与订定学校技能学程,社团和基金补强学习与实习机会,地方政府促进联盟并请顾问团帮忙在世上招商引资。」

Friedman的提议正是我们同学自开专栏起与电子时报合作在宜兰默默推行的事。我们心不老的同学勉为前锋。为了创新:大胆选题再战更勇得软件者得天下的共同目标,我们正在推行〈软件教育的新尝试〉,走一条直接国际职缺与案源的活路,绕开建制死水作增量改革。使〈年轻人只求混口饭吃〉的全国性「教育、职场纠结不清的社会问题」得靠认知能升级的白衫军各就岗位才好化解。我们愿为马前卒!

注1:〈The next wave: China's audacious and inventive new generation of entrepreneurs〉The Economist, 2017/9/23。

台大电机系1977年入学,台大土木系1981年毕业,台大城乡所1985年毕业,获加大柏克莱分校区域与都市计划硕士、经济学博士班肄业。旅美期间曾任柏克莱国际经济圆桌研究员及美中日三国贸易论坛美方经理,并于硅谷创设Unitopia Corporation。返台后曾任太一信通公司董事长,从事国内与国际产业电子化,以互联网软件顾问贯串半导体设计、晶圆代工、封装测试、代理流通、至系统组装各业。2006年迁居宜兰,设计打造宜人阁民宿,并从事宜兰史、亚太史与全球化史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