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台科大

因疫情咸鱼翻身的旧发明

  • 林一平

林一平手绘之爱迪生。林一平

2020年初,COVID-19(新冠肺炎)冲击校园,为了避免学生上课群聚感染,教授们手忙脚乱、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找出各种视讯方式进行远距教学。除此之外、点名、开会投票、学生住宿及餐厅等各项校园工作及生活机能无不受到COVID-19影响。

若要以零接触(Zero Touch)方式进行这些活动,最快的方式是以物联网技术在校园建立一个资通讯共同管道(ICT Common Trench),在此平台上发展各种智能应用。于是乎我们发展了「说话的校园」系统(CampusTalk),让校园内各种物件能以零接触方式进行互动。

我们早于2016年就以此观念写出校车的定位应用,让师生知道何时校车到站,这是很成熟的应用,不算创新。如果我们能追踪校车,自然也能追踪校狗。校狗偶尔会咬人,因此有人要求,希望警告人们小心或绕道。追踪校车的应用,可直接追踪校狗。如果我们能追踪校狗,自然也能追踪学生。于是乎我们允许学生在全球各地以手机进行实名制的点名,并进行视讯上课。我们利用手机的GPS追踪校车的功能,在学生点名时标注其位址(教育部规定点名时必须知道学生的确实位置)。

我们也开发了校园点餐系统,让学生远距点餐,也能以手机远距观赏厨师制作餐点的过程,并以行动支付方式付款,由点餐到取餐,整个过程完全符合人与人之间的零接触,有对厨艺感兴趣的师生,还可以顺便观赏厨师的表演。我们可以在去识别化后分析每份餐点的营养成分,以及点餐的状况,经由大数据分析,提供师生更健康的饮食。

学校有许多会议,防疫期间,仍需要投票。于是我们也开发远距投票系统。这让我想起第一个电子投票系统。1860年代,美国会投票效率不彰,必须由主席唱名,议员鱼贯走到台前投票,相当耗时。爱迪生(Thomas Edison)由电报机的原理联想到发明投票的电子计数器,可节省议事时间。这是爱迪生的第一项专利。

然而国会不买单,议长布莱恩(James Blaine)说:「如果世上有我们绝对不想要的发明,那就是这台机器。」原因是,唱名投票的议事程序虽然冗长,却能让政客有机会游说尚未投票的同僚。电子投票完全不符合政党操弄议员的利益,因此爱迪生的第一项专利成为国会的票房毒药,不被采用。

然而后COVID-19时代来临后,必须避免近距离的群聚投票,爱迪生1868年获得的投票专利则成为今日远距投票的滥觞。当然我们今日实作的远距投票机制比爱迪生时代要聪明多了,容许投票者能事先由聊天室充分沟通辩论,再进行实名制或匿名投票。

COVID-19让许多旧发明咸鱼翻身,也激发出许多创新的应用。CampusTalk开发的应用,避免群聚,防止病毒扩散,而人类的社交行为是否也将被永远的改变,不再回头?

现为交通大学资工系终身讲座教授暨华邦电子讲座,曾任科技部次长,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兴趣为物联网、行动计算及系统模拟,发展出一套物联网系统IoTtalk,广泛应用于智能农业、智能教育、智能校园等领域/场域。兴趣多元,喜好艺术、绘画、写作,遨游于科技与人文间自得其乐,著有<闪文集>、<大桥骤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