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Microchip
order

右手或左手:iPhone使用者经验也有凸槌时

  • 林一平

发展智能应用时,使用者经验很重要,应用的设计要能让使用者容易上手。 例如第一代iPhone的键盘不再有实体键盘(Hard Keys)而是触控的Soft Keys,这是革新的创举。

其设计以一只手指输入,每按到一键时,该键会放大,比一般手机的Hard Keys好用多了。唯一遗憾是,最初的设计没为左撇子着想。

我是左撇子,因此也关心什么样的手机键盘最适合左撇子使用。目前世界上大约有13%的人习惯用左手,甚至将8月13日订为「国际左撇子日」。然而市面上的全键盘手机的方向导航键,普通放在右边,对于习惯用左手的朋友来说,并不方便。尤其可惜的是,2010年推出的iPhone 4让惯用左手的人很不方便使用。

出问题的是该款手机创新的外露框架型天线设计。这种设计将天线线路绕在手机的框架上,再将天线电镀,让手机外框成为可以接收讯号的天线,好处是节省空间,外型美观。不幸的是,人体会传导讯号,以左手握住机身时会改变天线的长度,让接收讯号衰减,收讯大打折扣。

天才如贾伯斯者,在第一时间点的回覆还挺差劲的。他说:「希望消费者尽量避免以左手接电话。」换言之,左撇子要用iPhone 4,就要改变习惯。要不然,就得去购买一个能包覆整个手机外框的塑料、橡皮套,这样才能避免掌心触碰到两根天线之间的缺口。

苹果对此问题的反应笨拙,最后转变为公关灾难,被戏称为「天线门事件」(Antennagate)。为了这件事,苹果负责iPhone和iPod硬件的资深副总裁佩珀马斯特(Mark Papermaster) 下台走人,他任职苹果的时间才1年4个月呢。佩珀马斯特下台是所谓的苹果门(Applegate)事件。

小时候被要求承接姊姊的旧衣服,我都穿得很高兴,原因是女生衣服的钮扣缝在左边,适合惯用左手的人穿著。为何男女衣服的钮扣钉法不同? 在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有装钮扣的衣服很昂贵,是给有钱人穿的。贵妇人穿衣服都由仆人帮忙扣钮扣,因此钮扣缝在左边,方便惯用右手的仆人做事。男人则是自己穿衣服,因此钮扣缝在右边。

身为左撇子,在二十世纪的60年代,是一场灾难。我被强迫改用右手的过程,导致脑筋错乱,变笨了。其实左撇子的脑筋是比较有创意的。例如达文西(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 1452-1519;图一)就是左撇子,终其一生均以反向写字。对左手书写者而言,将羽毛笔由右向左写比由左向右写容易,而且不会将刚写好的字弄糊。

达文西是一个钜细靡遗的观察家,能以极精细的描述手法表示一个科学现象。但他却不曾透过理论与实验来验证,原因是他缺乏正式的数学教育,同时又不太懂拉丁文(就如同今日台湾教授若不懂英文,就很难写SCI论文),因此达文西在科学领域的贡献不为当时的学者注意。

达文西14岁时到佛罗伦斯拜师学画。老师一直叫他画鸡蛋。达文西想不通,为何要重复如此单调的工作,忍不住问老师,鸡蛋有啥好画的?老师告诉他:「鸡蛋虽普通,但角度不同,投射的光线不同,画出来也不一样。因此,画鸡蛋是基本功。基本功要练到画笔能圆熟地听从大脑的指挥,得心应手,才算功夫到家。」达文西受教,一丝不苟地画了几年鸡蛋,每画一次鸡蛋就发挥左撇子的想象力,对光线做出不同的诠释,因此他对光线投射的掌握,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也因达文西高超的技术,卷入了耶稣裹尸布(Shroud of Lirey-Chambery-Turin)真伪的争议。这个裹尸布被梵蒂冈认定是神迹,不过有很多学者认为这裹尸布是达文西利用光学原理伪造出的。若是如此,达文西画鸡蛋学来的光学透视神功,果然惊人。我国小在学校被嘲笑是左撇子时,常安慰自己,左撇子也有达文西这种奇人啊!

达文西 (Leonardo di ser Piero da Vinci; 1452-1519) 

现为交通大学资工系终身讲座教授暨华邦电子讲座,曾任科技部次长,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兴趣为物联网、行动计算及系统模拟,发展出一套物联网系统IoTtalk,广泛应用于智能农业、智能教育、智能校园等领域/场域。兴趣多元,喜好艺术、绘画、写作,遨游于科技与人文间自得其乐,著有<闪文集>、<大桥骤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