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产业报订阅
order

远距亲吻教战守则

  • 林一平

林一平手绘之玛丽莲梦露。林一平

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的来临,对人类而言,是危机,也是中转。由于病毒危机,强化了「社交距离」 (Social Distancing)的概念。而在大众已唤起社交距离认知的中转中,「无接触」产业已然兴起,而实作无接触产业的技术则是物联网。当中最难维持距离的社交活动是啥?应该是「亲吻」了。

我多年以前就一直想发明一种机制,让人可以在保持社交距离下亲吻。当时叙述这个构想时,被许多人斥为无稽异端,教授怎能如此无厘头,太不务正业了。今日看来,我这种无厘头的远距亲吻(Distance Kissing),是造福人类的创举,至少造福了意大利人。

实作「远距亲吻」最简单的方式是声音及唇印的传输。传输工具是手机。当人轻吻触控式手机面板时,会产生多媒体简讯,传输声音及唇印给远方的情人(朋友)。

其实在电话筒旁发出亲吻的声音,传到对方的做法「古已有之」。歌手灵动男孩(Soulja Boy)创作的《电话亲吻》(Kiss Me Thru the Phone)叙述电话亲吻的情愫。我摘录部分歌词如下:

I just wanna kiss you (我就是想吻你)

But I can't right now so baby kiss me thru the phone, (但现在可不行,所以宝贝,通过电话吻我吧)

I'll see you later on (我们待会见)

Kiss me thru the phone, see you when I get home (通过电话吻我,等我回家再见)

在网站WikiHow 有一篇文章《如何由电话亲吻》(How to Kiss Someone Over the Phone),提供电话亲吻的教战手则。首先,要先确定你的心情能舒服自在地进行电话亲吻,切勿做出令你自己尴尬的事。接下来,应在电话会谈的恰当时机进行亲吻,例如在说「我爱你」之后。

而电话亲吻的声音很重要,你可以采取正常亲吻方式,缩拢嘴唇发出亲吻的声音,也可以采用飞吻,发出「mwa!」的响声。然后你就静待远方的甜心(Sweetheart )正面回应你的电话亲吻。电话亲吻的地点也很重要。你得好好考虑是否要在公共场所做这个「怪异」的动作。

要身历其境的「远距亲吻」,就要充分利用物联网、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这三大技术了。首先要设计「人工嘴唇」的物联网终端机制,制作触觉传感器 (Sensor),能够量测嘴唇压上来的冲击速度、温度、湿度,以及吸吮的力道。这些收集的参数经由物联网,启动远方人工嘴唇致动器(Actuator),让对方能身历其境,感受您的亲吻。

亲吻时人类的12组唇部肌肉和17组舌头肌肉会出现紧张状态,要将这些肌肉变化呈现于致动器,有相当的技术难度,因此需要大数据的收集,经过人工智能的修饰,达到亲吻机制虚拟实境(VR)的效果。在亲吻传感器端,还会记录您远距亲吻的过程,提供重播。藉由大数据技术,咱们可收集刘德华或布莱德彼特(Brad Pitt)的亲吻,那可是诺贝尔奖级的发明。

远距亲吻,即使没有对象,也可独自实施,有益健康。其优点甚多,能防止皱纹(接吻时促进血液循环,令皮肤更光滑)、帮助减肥(每一次接吻20秒,可消耗体内12个卡路里),以及止嗝(接吻是治疗打嗝不止的有效方法)。

现为交通大学资工系终身讲座教授暨华邦电子讲座,曾任科技部次长,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兴趣为物联网、行动计算及系统模拟,发展出一套物联网系统IoTtalk,广泛应用于智能农业、智能教育、智能校园等领域/场域。兴趣多元,喜好艺术、绘画、写作,遨游于科技与人文间自得其乐,著有<闪文集>、<大桥骤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