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up
Seagate

老北京遇上新中国,探访新燕云十六州(三)

  • 黄钦勇

楔子:这趟从北京出发,旅行3,000多公里的路程中,我看见中国现代化的基础建设、严密的安检,与不同于Google Map的高德图资,体验故宫的无纸化,享受了60岁的老人票优惠,诧异中国是不是太快了,老人的定义是否太早了些?

2019年秋天,我花了11天时间走了3,300公里的路,亲炙宋朝的燕云十六州,想到近代史里这片土地上吴三桂开山海关引清兵入关的故事,也忆起了清末民初袁世凯曾经在天津附近的小站练兵,那年的小站旧人,几近囊括了后来北洋军阀中的要角们,此地成了北洋军阀的滥觞,我们所知的段祺瑞、冯国璋、张作霖这批人混战时,此处也成了兵家必争之地。

历史与现代交会

这一大片土地,基本上在燕山与阴山以南,又以太行山分为「山前」与「山后」两大片。山前地区指的是从山海关一直到保定,至太行山为止的这一大片平原富庶之地。山后指的是从大同、雁门关、太原一线,黄土高原边上沿线的几个大城与邻近的黄土高原地带。

抵达大同时,大同的城墙屹立,路过平城街时,我告诉家人,汉高祖刘邦在与匈奴对抗时曾经被围于「平城白登山」,这是大同这个城市以平城之名出现于中国史册上的重要故事。

我住的旅馆在大同的御河南路上,从12楼的房间鸟瞰今天的大同城,时间似乎回到了汉代。「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渡阴山」。很多人认为龙城是今日的天水,并非大同;而飞将军可能与李广无关,指的是卫青。不管所指何人,这里是兵家重地,历史上很多精彩故事都在这条路上发生。

以前的代州是今日的代县,在朔县县城中还有马邑区,那是当年与匈奴交易马匹之处。汉武帝曾说「马无均驷」,意思是帮他拉车的马,竟然找不到同一种毛色的四匹马。这是形容汉人社会马匹短缺、品种欠佳的问题。和平时期,汉人与外族透过马匹交易进行贸易,而贸易之处便是汉族与匈奴,或者宋朝与辽国之间的边关与交易站。

雁门关在宋朝时是杨家将驻守之处,也是北宋与辽国之间的边关。如果您从海拔1000米的大同,陡升到1,500米的雁门关时,您可以很容易体会,雁门关之险与战略地位。

要致富 先开路

进入北京,除了越过燕山之外,还有两条路径可走,一条是山海关,一条以前叫松亭关。从山海关到承德这段路,得先上G1回北京的国道,然后接上从承德到秦皇岛的「承秦高速」,总长243公里,沿路上都是维持在300米左右的等高在线,工程单位选择的是逢山挖洞,遇河搭桥的方式,沿路上有不少的隧道工程。

天险成坦途,一马平川的高速公路,我看到的是中国道路交通建设的基本能力,过去20年在基础建设的投资和累积,是他们如今在非洲、南亚和东协畅行无阻,非常重要的条件。

中间落脚「宽城」休息站,知道这里是满族自治县,离金山岭长城不远,古时是关内关外的必经之路,应该也是用兵之地吧?这条路线过去要翻山越岭,就算是现在,行进的路在线依然需要经过很多隧道,可见工程的难度不低。但对中国庞大的基础建设能力而言,已不算是高难度的工程。

荒山变绿岭 脱贫奔小康

这回旅行,一路上觉得北京这十年最大的改变是绿意盎然。原是砂石场、矿区的门头沟几乎已经完全绿化,永定河畔更成了亲水公园,过去我总嘲笑北方只有槐树,鸟类只有乌鸦、喜鹊,如今的北京,各条通往景区的道路,在政府、民间的积极努力下,到处可见林荫大道,我在山坡曾见「荒山变绿岭,脱贫奔小康」,两边高大的槐树,如同忠诚的卫兵,而在槐树下各种穿插的树种,以及到处可见的果树林,让北京已不再是当年的北京了!

承德到往坝上草原222公里,这是张承高速公路的路段,两小时的路程,比起当年走一般公路快上很多。坝上草原与附近的木兰围场都是康熙、乾隆练兵狩猎之处,清朝的皇族以狩猎做为练兵的手段,只是此地海拔已经1,600公尺以上,可以旅游的季节是6~9月,除了连绵不断的草场之外,公路两旁的小丘陵,更是骑马越野的好去处。

如果想体会长城之美,别忘了慕田峪长城。我爬过司马台、金山岭、水关长城、蓟县长城、黄崖关、居庸关、八达岭长城,但最秀美的是慕田峪长城,蜿蜒、费劲,但不至于累到半死,爬长城,这里才是首选,绝对不是居庸关、八达岭可以比拟的,但居庸关的历史地位又不是慕田峪可以比拟的。

我以前常常经过此地到坝上草原骑马。通常我会在天刚亮离开北京,开上90公里的路,经过举办G20峰会的雁栖湖,用半天时间去爬慕田峪长城,然后再开3小时的车前往坝上草原。草原一晚之后,次日早上骑半天马,下午再回北京。如果不爬长城,自己开车到坝上草原的话,大约4.5小时,这是一条穿越燕山山脉的山路,想在草原骑马的人,可以中午以前到,下午与隔日早上都是骑马的好时光。

江山留胜迹 我辈复登临

宋元之后,明朝末年,从太原一路北上的李自成、张献忠就是沿著这条路线打进北京城的;1900年,慈禧太后因为八国联军而西行避难,亦是从此路外逃。据说慈禧太后西行时,得到晋商很大的帮助,有人想帮慈禧太后平反,也有人赞美北洋军阀混战时,山西的阎锡山闭关自守,让山西免于兵灾。历史已矣,个人荣辱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故事背后带给我们的启示。

清末民初时的晋中地区,主要是祁县、太谷、平遥三地,因为地脊人多,很多人经过张家口到塞外经商,出西口、跑单帮,最有名的就是祁县的乔家,经营路线南达东协国家,西至俄罗斯的圣彼得堡,长达万里,这是中国商人长征的史诗。晋商经营跨国贸易经营票号、镖局,那个强盗、土匪不时出没,但也西风东渐的年代,离我们并不遥远。山西人在中国近代史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篇章。

离开北京时,天空下著雨,我们决定跳过直奔山海关。这条路曾经留下很多历史纪录,吴三桂领著清军从此路入关,英法联军也是走这条路。而对民初的北洋军阀而言,这里更是混战的古战场。路过香河、遵化、唐山、玉田,我还记得唐山的玉田,是以前资策会果芸执行长的老家。果执行长已经年过90了,还记得他讲话的模样,十足的北方人,他跟我讲过许多北方故事,象是严冬时拿著榔头敲打伸出头呼吸的鲤鱼等趣闻,在很多以前回不了故乡的老人家心目中,故乡的一切都是美的!

山海关是个关城,听说可以驻军10万人,当地人说,这里现在住了2万人,但年轻人大多出门了,住在此地老建筑的居民大多上了年纪。在观光与服务意识抬头之下,这里的服务比以前到位,我们也看到中国的进步。城内有巡回的电瓶车,随时可以在东西南北门与钟鼓楼上下车,只是这里的建筑有明清、民国,也有解放后的建筑。经历过文革,建筑已经谈不上建筑了,错落的老屋只看得见老态,但看不见文化的遗存。

从故宫看见数码科技新舞台

参访故宫时,访客最好先以实名在网络上订票,若是现场购票,购票前得经过安检程序,运气好的话,午门门口的订票窗口还有票,那还可以进入故宫参观。中国公民付过钱之后,只要tap一下就可以过关,如果拿的是台胞证,就得输入号码,不过都是「Paperless」,不需要实体票证的作法,显然是相当进步的应用。

除此之外,北京故宫现在有馆藏168万件,台北的故宫则有63万件。过去我们自诩台北的故宫馆藏才是精品,但不要忘记过去70年来,中共在各地挖掘不少珍宝,而且中国有个政策,湖南挖到的放在长沙湖南博物馆,宁夏挖到的放在银川西夏博物馆,四川就放在成都的金沙博物馆。这个政策不仅让参观人口分散,也让在地历史文物得到展示的机会。

北京故宫的先进应用不仅可以用在北京,也可以复制到中国各省。从这个角度看,这也是中国物联网商机的深度价值。我是支持故宫南院的,不仅如此,台北的故宫可以展示精品,但建议别让台湾拥有的国宝放在故宫后山,如果各县市都兴建「小而美」且以不同历史朝代为主轴的博物馆,彼此之间的交流,人民的美学、史学教育也可以得到更好的效果。

为32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著有《巧借东风》、《计算机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西进与长征》、《出击》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中国、欧美、亚太主要城市。现任经济部顾问、外贸协会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