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资策会
DTResearch

阅书阅人阅北京,探访新燕云十六州(二)

  • 黄钦勇

引言:我在三千里路的旅程中阅读著《汴京之围》,也在北宋汴京的故事里寻访著北京,阅游之间,一个瑰丽宏大、新科技与古文明交织的世界于焉开展。

北京人被戏称是京油子,保定人是狗腿子,天津人是卫嘴子。这与明清两朝以北京为都有密切关系。明清两朝只认为「城墙内的北京城才是北京」,一般民众打官司要到宛平城,那时还称宛平县。明成祖定都北京时,调来很多安徽人进驻天津,将天津称为天津卫,保定则称保定府。天津卫的人得注意南北货物的流通,出一张嘴是本事,而保定府的人就专门跑腿的,所以北京人称保定人是狗腿子。

以历史为经,以科技为纬,经纬之间交错的对比,是否能让我们更细腻地理解、看见所处的世界?

万里路万卷书

步行,是了解一座城市最好的方法。我从北京出发,花了11天的时间走了3,300公里,在现代探访千年前的燕云十六州。燕云十六州,大约是一块东西600公里,南北200公里,总面积12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三个半台湾大的土地,千年来写下许多不朽的诗篇与让人咀嚼再三的历史点滴。

北宋末年的汴京之围,既是汉人与边疆民族之间的一次关键战役,也是今日台湾面对中国大陆的优良教材。繁荣的北宋,由于君臣之间的不断失策,从盛世到灭亡,仅仅只有3年半(公元1124~1127年)的时间,中间发生了哪里些事呢?

宋金之间的争议,在于燕云十六州,年轻的时候读中国史,教书的老师没有深刻体验,不知道如何从政治、军事的观点,讲解历史的演变,只觉得很多故事都很精彩。这次的北京与长城之旅,正好是燕云十六州整条路线的巡礼。我牢记著一句话:「历史不会重复,只是会以类似的方式不断的出现」,这句话非常令人警惕。

旅行,不是只有足迹所及之处,旅行过程中所见之人、所闻之事物,走过的道路、踏遍的土地、看到的科技运用,从细腻的观察中找到乐趣,种种五感所赋予的知性趣味丰沛了旅行的意义。

现代徐霞客 沿著长城走一回

山海关与凤凰、平遥、丽江并称中国四大古城。山海关又称榆关,北宋时期也是与女真争夺的关口,隋文帝时期这里就有关城,但真正大规模的关城是在明初大将徐达驻守时,才在渤海湾与燕山余脉之间兴建关城,因为在山与海之间,故称为山海关。当年修筑慕田峪、司马台这些北京外围城墙的戚继光,也在此留下不少建设。满州人来自关外,宣示永不修长城的康熙,他的汉大臣陈廷敬,在这里留下「多少征夫泪」的诗句,也让我印象深刻。

山海关因吴三桂而名垂青史,但这里不仅仅是个关城,由于位居要冲,在明清两朝、宋金之间的征战之外,中日战争、国共战争,这里都是重要的战场。将山海关视为整个县城可能更符合现实上的理解,这里曾经驻军10万人,是个具有完整生活机能的城区,瓮城、关城、卫城应有尽有,四个城门都雄伟壮观,也可以绕著城墙遥想吴三桂驻守此地的情景。与山海关关城相距五公里的地方,就是山海关的入海处「老龙头」,从「雄襟万里楼」远眺渤海,也可以在这里摸到渤海湾的海水,如今也是旅游山海关的人必到之处。

山海关后,我来到承德。承德位于河北、内蒙、辽宁交界处的滦河流域。入主中原之后的清朝皇帝,为了避暑与接待外族王公,选择在前往木兰围场路上兴建了许多小型的行宫,之后发现了滦河流域中的这块地,并从康熙时代开始兴建,这是承德避暑山庄的来源。今天的滦河在承德市穿流而过,承德因为滦河而多了些灵秀之气。

热河行宫之外,承德另一大景点就是「外八庙」,这是为了怀柔蒙古、西藏王公而兴建的寺庙建筑,统归理藩院管理,因为不在北京,因此称为外八庙。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仿造西藏大昭寺兴建的「普陀宗乘之庙」最为雄伟,到承德如果错过了,那您真的不算来过承德。

外八庙是满清入主中原之初,为了安抚草原上的部落,免除后顾之忧,用来笼络部族之用的。外八庙中的普陀宗乘之庙,仿造西藏的布达拉宫,因此也被称为小布达拉宫。此庙兴建于乾隆36年为纪念他自己60岁、母亲80岁生日而建的。当时正值康乾盛世的颠峰,占地22万亩的普陀宗乘之庙,更是外八庙中的翘楚。

小布达拉宫依山而建,气势雄伟,代表藏传佛教的五色塔,加上金顶、黄琉璃、绿瓦,这是中国古典皇家寺庙建筑之最。我们沿著左侧的阶梯前行,先经过山门,步上主建筑的阶梯,然后爬上7层庞大的古建筑。楼顶上几座楼阁,每座都是精品,令人流连忘返。

承德还有班禅行宫等7座寺庙,在清朝时统归理藩寺管,位于承德的8座寺庙统称外八庙。这里是中国5A级的旅游区,怕高山症而去不了布达拉宫的,可以到此一游。

到热河不看外八庙,那就白来了;到承德如果去了热河行宫,那铁定终生后悔。走过了普陀宗乘之庙,往7公里外的热河行宫前进。印象中热河行宫乏善可陈,但与其去看与小布达拉宫类似的班禅行宫,不如留下点遗憾,去看看热河行宫吧!

行僧老僧 修行在行脚亦在经典

旅行山西平遥古城,可以看到明清时期留下的镖局、票号,平遥作为明朝建筑为主的古城,上次来绕一圈六公里,鸡犬相闻,非常有趣。城内留有明朝时的县衙,当地人说,文化大革命时,此地太穷,连县长都没来报到,所以才能保留古迹。 从平遥到五台山仅有333公里,五台山我两度错过,这次非去不可,听说那是顺治皇帝出家的地方。我曾路过浑源,两度去过悬空寺,也去过恒山,在太行山远眺数百里远的黄土高原也是一大乐趣。

从平遥到五台山仅有333公里,五台山我两度错过,这次非去不可,听说那是顺治皇帝出家的地方。我曾路过浑源,两度去过悬空寺,也去过恒山,在太行山远眺数百里远的黄土高原也是一大乐趣。

一个下午,我们走了菩萨顶、显通寺、塔院寺、五爷庙这四个景点,毕竟是皇家寺庙,没有一个让我们失望的。

我在五台山的寺庙群里看见藏传、汉传佛教交融,和谐共生;也看见行脚的僧人,尽管僧衣褴褛,依旧自在闲适;在菩萨顶看见老僧读经,虔诚专注,如入无人之境。

菩萨顶位于最高处,得爬上108个阶梯,这里据说是顺治皇帝出家之处,山门入口处有人记录顺治出家之事「吾本西方一纳子,为何流落帝王家」,这两句话,写下了顺治的无奈。据说康熙曾多次在太皇太后孝庄的陪同下当此礼佛,更增添了顺治可能在此出家的可信度。

庙门口的对联「青山巍巍俯仰天地世态,晨钟暮鼓悟真谛;大河滔滔沈浮千古人物,黄叶秋风是天机」。除了门口的对联之外,在北方的寺庙,我最爱看进入主殿之前的四大天王塑像。北方多闻天王、东方持国天王,这些造形威武的塑像,让我百看不厌。

显通寺入口写著此庙兴建于东汉(公元68年),是五台山的第一座寺庙。之后经历多次改建,参与改建的皇帝包括唐太宗、武则天、朱元璋、万历皇帝等人。

塔院寺塔高56米的白塔为主,白塔为尼泊尔僧人所设计,兴建于14世纪初的元朝时期,明朝万历9年重建,此时的建筑是明朝保留至今的建筑。此处西藏喇嘛甚多,对于中国的佛教与藏传佛教在五台山能水乳交融,也颇感兴趣。

这里有很多转经轮,特别是白塔之下的转经轮规模极大,我想绕一圈应该也是108个经轮,常人与喇嘛都绕著经轮祈福,而不少西藏或密宗的信徒,口锺念念有词的在此膜拜,让人感觉藏民的一生,似乎就是为了释迦摩尼佛而活,虔诚的态度,让人不得不赞美西藏人的生活观。

万佛寺也称五爷庙,兴建于明朝万历年间,规模较小,但金碧辉煌,细致程度毫不逊色,以7,000斤的铜钟闻名。只是在与前三个寺庙相比时,就有点寒嘇了。这座庙的上头就是塔院寺,想拍塔院寺的风景,此处反倒是最佳的地点。

往北京走的前一刻,往山下的殊像寺走,是当地人介绍的五台山六大胜景之一。文殊菩萨在这里有个家,而我最喜欢入庙前的四大天王。北方的天王造型较为威猛,我拍下了「北方多闻天王」与「东方持国天王」的塑像,这里的塑像颇有皇家威仪,更是一般的寺庙难以比拟的。

为34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著有《科技岛链》、《巧借东风》、《西进与长征》、《出击》、《计算机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中国、欧美、亚太主要城市。现任经济部顾问、外贸协会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