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up
Seagate

漫步曼谷(二):我见、我闻、我思索

  • 黄钦勇

许久没来曼谷,决定多住2天,也考察一下近年稳定成长中的曼谷。出发前先做点功课,知道台湾是泰国第十二大贸易伙伴,自我国进口61.7亿美元,2018年衰退3.3%,而泰国出口到台湾39.4亿美元,成长5.2%,是泰国第十三大出口市场。其次,台湾对泰国投资的累积总额为145.9亿美元,是仅次于美日的第三大外资。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泰国投资台湾达7,000万美元,暴增942%,其次泰国移工在台总数也达6万人,台湾到泰国观光人数68万人,泰国访台的有32万人,而2019年前5个月游台观光客成长率达29%,应该与免签有关。

相比20年前,曼谷人更多,塞车问题却从未解决,最好的市内交通方式不是出租车,而是捷运。从N9的Central Plaza出发,原本要120泰铢的出租车费,变成44泰铢,我在国家运动场站下了车往河边走。雨一边下,我一边走,偶尔路过的车辆,在坑坑洞洞的路上喷起了水花,没一会儿,裤子就湿了半边。不生气,地不平,是应该的,我把这件事当成到访新兴国家的必修课。

就像其它新兴国家一样,乡村人口往城市集中,都市化象是「类固醇」一样,以房地产、公共建设的模式出现在GDP中。18年前,曼谷可能只有500万人,现在则是千万人等级的城市,几乎倍增的城市规模,曼谷有改变,也有她的难以改变。

湄南河畔观光热门景点的背后,就是俗称「刣肉场」的汽车解体工厂,这很像我们的西门町,仅靠著环河南路的五金行、杂货、工具专卖街一样。我也注意到,做这些小营生的都是华人,蹲在地上做工的则是当地人。

改变一个城市有多难?

根据驻泰大使童振源提供的资料,泰国总人口中有14%、约700多万人是华侨,现在多已归化泰籍,台侨则是15万人。街头巷尾,不时可以看到中文招牌。仔细观察,可以看得出来,华人比较精打细算,会想尽办法让「Business」象是个买卖。

我在妈祖庙的对面搭船渡河,码头很「文青」,正想赞美泰国人终于整出一块可以吸引外国人在大皇宫、玉佛寺对岸看曼谷的地方。可惜走了几步路就发现,路不通,而且排水沟其臭无比,可惜啊、可惜!整治一下,曼谷就更美了!

我想到诗经里「公无渡河,公竟渡河」这句话。渡过河去,看到的还是没有净化的臭水沟,改变一个城市有多难?

游曼谷,没有人会错过湄南河,搭上观光游艇,独自偷得半日闲,拍下很多照片。出了渡船码头,不远处可见大皇宫,与里头的玉佛寺俱是金碧辉煌。这一带经过整理,比以前干净一些了,巴洛克式建筑里,咖啡香萦绕小店,这般惬意闲暇,咖啡好不好,也不再重要。

细看这里的巴洛克式建筑,与台湾的老街大不相同,Why?

东南亚很多城市的街角,留著西方帝国的殖民痕迹,曼谷其实是相对老建筑比较少的,越南的胡志明市、马来西亚的吉隆坡和槟城都有很多涂上各种颜色的街屋,也让城市多了不同的韵味。

步行,是了解一个城市最好的方法。我路过佛教用品一条街,想着在泰国应该是一门大生意,也想起这两天阅读「七河之地」这本书时,谈到东晋时的法显。去程,法显走陆路,从中亚进印度,回程则是经过爪哇,也许郑和也去过泰国,东协国家充满异国风情,而「香料」则是我们追踪泰国的另外一条线索。

Spices(香料)与Species(种类)是同一个字根,人类的足迹,跟著妈妈的味道留了下来。想到妈妈,很多人都流口水!

台泰关系渐趋紧密

结束了亚太智慧城市与电子化政府论坛的公务活动,我国驻泰国代表童振源大使邀约到官邸餐叙。童大使表示,台泰经贸伙伴关系正因泰国经济4.0计画与新南向政策的相互作用下展开一个新时代,而中美贸易战更是推波助澜,可以预期双边经贸关系还会进一步强化。

泰国的经济4.0计画,其实与台湾的产业升级、智能城乡等相关计画异曲同工,我们到港随俗,以在地的概念,促成台商与泰国经济之间的紧密结合,也能与政府的新南向政策、中美贸易战的大局势相互呼应。

目前台泰之间的双向投资、教育、观光与官员交流均有显著进展,在双向投资方面,2018年台湾投资泰国的总金额为2.3亿美元,成长了56.6%,而2019年上半,台湾企业向泰国申请投资金额已经达到1.5亿美元,成长211%。

令人意外,也惊艳的是,泰国投资台湾的金额,2018年达到近7,000万美元,爆增942%,创下历史新高;2019年上半也有5,487万美元,同期成长88.8%。这意味著台泰关系从以往台湾投资泰国的单边投资,进入到泰国也投资台湾的平衡与健康状态。童大使与当晚与会的宏碁、台达电、研华泰国负责人与几位泰国台商都让我们印象深刻。说实话,新世代的台商领袖超过预期。我会在返台之后陆续整理,并透过语音频道跟朋友们分享。

在教育方面,2018年泰国学生到台湾的留学人数为3,236人,成长52.3%。而2018年台湾到新南向国家的10个国家公费生之中,有6个选择到泰国留学。显示台湾学生对于泰国的长期发展与生活条件也有高度的认同。

此外,我们很高兴双向观光正在稳定发展中,2018年台湾民众赴泰国观光人数将近68万人次,成长23%;2019年上半持续成长22%,而泰国前往台湾观光的人数也在稳定的成长中。2018年泰国民众赴台观光人数超过32万人次,成长9.4%;2019年上半持续成长29.1%。

在2019年8月20日台泰产业高峰会议上,台湾的中兴工程顾问公司陈伸贤董事长与泰国的Amata安美达集团邱威功总裁签订合作备忘录,要在泰国安美达工业区成立Amata Taipei Smart City。

安美达集团是最大的泰国企业集团之一,在泰国拥有的工业区土地约87平方公里,进驻企业1,300家,其中日商占7成左右,产值占了泰国GDP的11%。此外,该集团在越南、缅甸也有面积78、50平方公里的的工业区,在老挝的工业区更广达200平方公里。安美达集团在泰国及亚洲各国都有非常好的政商关系,也证明泰国在东协南亚地区的领导地位。

泰国政府希望在五年内能推动100个智慧城市,安美达集团也以智慧城市为未来二十年最重要的发展战略目标,而且安美达工业区也处于泰国重点发展的东部经济走廊。更重要的是,邱威功总裁是台湾大学机械系毕业的侨生,非常愿意协助与支持台湾与泰国的经贸合作。

实力派台商在泰国布局

童大使邀请曼谷当地知名台商进行座谈,参与的企业负责人包括宏碁江煌鹏、台达电古国宏、研华庄明超三位总经理,以及张耀浪、郭修敏、锺国松、吴政举等几位台商会的前后任会长与干部。

负责中南半岛事业的江煌鹏总经理表示,宏碁经营泰国市场已经超过30年,目前还是个人计算机第一品牌,市占率维持30%以上,但近来宏碁更将事业经营范围扩大到智能医疗、智能交通与智慧城市等相关领域。

集团总营收已经超越90亿美元,员工总人数6万人的台达电,也是在泰国经营多年,光在泰国的员工总数也有2万人,可见台达电总部对泰国据点的重视与信赖。过去几年,台达电努力走向更高阶的服务器电源、车用电子与高阶投影设备等新兴领域,而泰国据点除了生产之外,也会有更多在地应用的配套服务。至于研华则是产品线最为完整的工业计算机公司,公司强调利他、共创,研华也希望透过双边的经贸合作,能进入在地蓬勃发展的各种基础建设。

除了这些台湾老牌电子业者之外,童大使的晚宴上遇见的三家台商,都让人有惊艳的感觉。泰国台商联合总会的荣誉会长张耀浪已经来泰国超过30年,这几年更将重心放在网络教育事业上,他以EIU(European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的名义,在法国注册,并发放欧洲文凭。

政府工作是良心工作 社会也要包容不完美!

国际性的合作总有很多难以预期的变量与机会。吃早餐时,邱理事长告知,越南代表高度赞美我昨天下午在亚太智慧城市论坛中的表现,他们希望透过邱理事长邀请我11月到越南参与年度的论坛,并考察越南的智慧城市建设现况。

邱理事长在告知此事之前,已经回应越南的代表说,去年10月我们一行人到越南去,也接受越南科技部长的邀请到越南科技部讲了4小时的课,但之后就在无联系,也无回应,这种情况我们再去一次越南的意义何在?如果可能,请越南科技部出具正式邀请,并确认所有的行程与相关差旅配套,否则台湾人出钱出力,意义也不大。

我很明白,到科技部讲课那一天我舌战群雄,自认因为台湾经验丰富而「游刃有余」,但为何没看到越南科技部积极的跟催呢?关键可能在主其事者的态度、近期越南科技部的重点工作排序等问题,很多的变量不是我方可以掌握的。其实我想说的是,过去政府的国际合作案都是成果丰硕,但国际舞台上却都难得见到别人讨论台湾的成就。政府专案往往报喜不报忧,而社会、舆论往往见缝插针地批判承办机构。事实上国际合作案变量极多,没有成果才是正常,有成果要当成宝,好好珍惜。可惜,大家看政府专案只看表面上的数据达标便可,至于实际效益如何,那就得看专案承办机构的良心了!

自由、自由,谁假你之名而怠惰?

以前到曼谷的人,大多是到玉佛寺走走,走远一点,到水上市场逛逛。曼谷的街头依旧车水马龙,与18年前相比,干净一些、车子更多些,物价也涨了一些。除此之外,我们还理解什么样才是真正的泰国呢?是的,很多人来泰国,去了普吉岛、清迈,逛逛金三角,以为这就是泰国了,至于新南向其它的论述,基本上不会在台湾人思考的范围之内。

在大使官邸里,我与台商总会的前后任会长畅谈泰国经济时,深感台湾人缺乏正确视角去理解正在成长中的东协国家。这半个世纪,台湾人为了「自由」愿意粉身碎骨,但我开始对「自由」的定义有了怀疑,因为缺乏知识传递与论证的场域,失去核心价值的媒体所传递的讯息,已成为我们最主要的信息来源。我永远相信,只有贯通事理,博览群书,并与有道之士相互切磋,一旦心中没有窒碍时,才能认为我们真正自由了。

工作三十几年,累积了阅读、旅游经验,我知道我离自由越来越近,但我却看到台湾离自由越来越远。一早起床,先写工作报告,第一时间的印象最深刻,也最贴近事实。利用周末的时间去湄南河畔散步。我决定搭捷运去,看看曼谷庶民的周末生活。

人进不来,书出不去!

在Siam Center附近靠河边的巷弄里,有一条街做的就是台湾媒体常说的「剃肉」机械零件买卖业者。店门用中文写的,但趴在地上拆卸零件的好像也都是肤色较深的当地人。听说法国女人平均一年要念20本书,台湾不论男女,一年读20本书的经常被视为异类,而台湾人就算不读书,还是会看看新闻,在地人是不是连新闻都不看呢?

曾经在电子时报担任记者,现在经营新型态出版社的曾而汶,在Facebook上推了一篇短文,内容提到一位书店经营者感慨:「人进不来,书出不去」,我想到「瘦身减肥」这个横批,难道出版业除了减肥瘦身之外已经无路可走了吗?听说,天下文化的高教授也曾说:「买书为什么一定要打折呢?」,更糟的是股市理财的书历久不衰,唉,「书」道沦落,不知如何可以重振?

除了场面话,能不能谈点别的?

泰国2019年的经济成长率,由原先预期的3.3%,调低为2.8%,这与中美贸易大战息息相关。2019年1~7月,泰国出口总值1,416亿美元,比2018年同期减少3%,但7月起已经看到反弹迹象。在观光业方面,泰国积极争取商务旅客,估计2019年商务旅客将达139万人,估计可以创造1,050亿泰铢(约30亿美元)的观光营收。这些资料都是我每天早上吃饭时,从当地报纸搜集到的,这对台湾有什么意义呢?

因商务旅行到泰国的人,会不会花点心思,跟在地的外交官、企业家谈点有意义的内容,也让海外的侨民回看祖国时多一点骄傲,少一点忧心。以我的理解,台湾的参访团通常没什么准备,见到外馆、在地侨领也大多行礼如仪,或者见风使舵,看看对手是蓝的还是绿的,再人话、鬼话的交互应用,以免得罪人!

如果这些商务旅客没花心思在泰国的经贸环境上,那与一般旅客有何不同?台湾的资源如果是这样浪费的,我们还要这样过下去吗?

为32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著有《巧借东风》、《计算机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西进与长征》、《出击》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中国、欧美、亚太主要城市。现任经济部顾问、外贸协会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