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市政府产业发展局
亚太加速器

漫步曼谷(一):足迹穷尽处,想象启程时

  • 黄钦勇

我们这一代人,对于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应该记忆犹新,而掀起风暴的正是歌舞升平的泰国曼谷。亚洲金融风暴的前夕,当时担任泰国国会议员、也是前总理察猜(Chadchart)亲信的Pirot透过外交体系的安排到资策会MIC找我,想确认泰国是否可以继续8英寸晶圆厂的投资计画。

金融风暴前夕 无可奈何花落去

我列举泰国不适合投资这项计画的诸多原因,周末随即被邀到曼谷,向前总理、几位部长与十多位政经界领袖说明看法。那场演讲,不仅成功说服泰国放弃投资计画,也承接了MIC第一个海外顾问合约。之后,金融风暴发生前的几个月,我几乎每个月都到曼谷,并促成了泰国以副总理级的待遇邀请江丙坤先生访泰。当时同行的还有施振荣、果芸、吕学锦等前辈,我们都透过了这个计画,深度理解泰国当时的产业结构。

1998年我离开MIC创业,创业初期的艰辛,使我无力与泰国维持高层次的往来关系。这21年中,除了受勤业众信(Deloitte)的老友颜漏有邀请,到泰国讲过一次课,之后就再也不曾到访。对我而言,这是个到处都喝得到椰奶的应许之地。

曼谷,曾经熟悉,如今却有点陌生,20年前只有500万人的曼谷,现在是个千万人的大都会,您能想象一个膨胀了一倍的新都市吗?她,留给我的印象还有哪里些呢?如今产业从中国大陆外移他地,泰国还会是选择之一吗?这些答案我不知道,然而知道了,我还使得上力吗?

18年后首访 似曾相识燕归来

藉著亚太软协(ASOCIO)的平台,中华软协与世界软协理事长邱月香安排我上台讲话,并介绍台湾与各国合作的模式。台湾产业实力坚强,从半导体、计算机到各种智能应用,都可以是各国的合作伙伴,只是台湾限于国际政治环境,政府官员要参与这种大型活动有一定的困难。此次前往曼谷是相隔18年后的首访,一方面参与智慧城市高峰论坛(Smart City Summit & eGovernment Forum),一方面也记录活动与台湾之间的关系。

连著两天在曼谷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这场盛会,由泰国ICT产业协会(ATCI)副主席Bunprasit主持,会议前与主办机构以及同台讲师之间的互动,是畅谈合作机会的最佳时机,而台湾拥有的各种解决方案,正是各国业者最需要的战略合作伙伴。

Bunprasit自己以太阳能智能电网为主业,他分析太阳能产业已过度投资,倒是背后的能源集成计画可以是下一波商机所在。我提示各种智慧城市相关应用,背后仍须有硬件的配套。举Tesla为例未来可能会有上百家Gigafactory,因此包括泰国在内的新兴国家,最好的产业发展模式是各自发展本土的服务方案,在电动车、车联网形成过程中提供配套的服务。其次,以绿能产业为例,泰国可以邀请台湾具建构软硬件集成能力的公司共襄盛举,诸如中华软协旗下的大世科以及研华、台达电都有类似的解决方案。

贸易战乱局时 乘风万里起鹏抟

我也透过泰国科学园区总经理Suwipa Wanasathop得知,他们经营科学园区的取经对象是新加坡裕廊科学园区,而不是新竹园区,多少让人有些遗憾。

泰国将在最近主办东协国家的科学园区年会,台湾基于政治理由并未受邀,但很可惜的,在中美贸易大战这个关键时刻,正是找台湾最好的时刻,可惜台湾忙著大选,让这里的人躲躲闪闪,就怕捅到马蜂窝,台湾拓展国际舞台的空间、机会都远少于其它国家,若不主动出击,就无法善用台湾优势,并创造产业界的商机。

在年会中与我同台论证智慧城市发展战略的是新加坡科技工商协会(SGTECH)执行董事杨时杰,主持人则是泰方Strategy & Evaluation Department的派拉蓬博士(Dr. Peerapong Sirikasem)。无论是私下三人的沟通,或者在大会论坛面对所有听众的现场,我都强调,ICT产业正从个人计算机、行动通信时代走向万物联网时代,「时机」是最昂贵的资产,一旦错过,就成为数码时代的后段班,而台湾就是各国加速发展的最佳伙伴,任何残缺的产品线、应用流程,几乎都可以在台湾找到对应的机构。

针对智慧城市几个重要的方案,我先提到以高速公路、城市捷运体系这种封闭型的场域为核心,尝试建构以5G/8K为核心的应用方案。这些应用方案必须与庶民经济相连结。所有的科技、产业、经济政策,如果不能与在地优势连结,都是空中楼阁。

我与杨时杰、派拉蓬谈到联手台北、新加坡、曼谷联手进行地铁系统智能应用方案调查的可行性。台北捷运有117个车站,曼谷大约40个车站,除了地理优势之外,曼谷公共交通系统已经不可同日而语,相较于20年前仅有两条高架桥,现在的曼谷已经完成立体化的交通建设,捷运系统与台北的文湖线一样,采取高架的中运量系统。

中餐餐叙时,我与马来西亚代表iTrain Asia的执行董事邱谊辉比邻而坐。邱谊辉的企业以计算机教育为主业,正将业务重心放在人工智能(AI)等新兴领域上。他表示与台北的人工智能学校有过联系,但还没有进入实务运转的阶段。

我表示人工智能学校的执行长陈升玮是我熟识的好友,也简介该校培育人数已超过5,000名,与台湾的人工智能学校合作会是个正确的选择,还可以思考的策略是针对每年5,000名到台湾念书的马国侨生体系,提供专属的培训机制,这样能更有说服力地呼吁台湾政府支持。

在大会正式议程和接待派对上,我还见到了来自印度、孟加拉、韩国、日本、马来西亚的代表。产业界的网络,谈的都是硬碰硬的商机,很多人愿意放长线钓大鱼,但政府机构希望「立竿见影」可以诉诸国人,或「计画内」可以呈报的工作成果,两者之间的落差很大,能有交集,纯属巧合!

这次能够成行,是我以中华软协首席顾问的名义受邀与会。谢谢邱月香理事长的安排,我才能坐在台上为台湾的产业界讲几句话,而费用是来自工业局的计画经费,我希望这是将民间力量导引到公协会的运行模式,也希望重启我们与新南向国家另外一条可能发展的合作路线。

另一方面,外馆与经贸界少有交集,谷仓效应(Silo Effect)让政府不容易用到产业界的力量,非常可惜。台湾现在派驻泰国的代表童振源是行政院前发言人,他出发派驻泰国前一天曾找我请益,童大使很谦虚,也希望善用产业界的力量,协助与泰国产经界在各方面的合作机会。

泰铢升值 泰国将扩大国内基础建设

泰国总理府首席经济副秘书长Kobsak指出,泰铢从2019年初至今已经升值5~6%,泰铢对人民币的汇率,从2016年的6:1升值为4:1,因此导致泰国出口衰退,2019年第1季的出口成长率为-4%,第2季为-4.2%,估计2019年的GDP成长率约在2.7%左右,而其中仰赖贸易盈余的比例将会下滑。

为了维持适当的经济成长率,并善用泰铢升值的契机,泰国在努力吸引外资的同时,将会扩大内需建设,并做为吸引外资的配套措施。根据曼谷邮报的报导,台湾的台达电,日本的夏普(Sharp)、Sony都已经确认将在泰国扩大投资。

此外,泰国的电子商务市场也有稳定成长,根据泰国数码广告协会(DAAT)的调查,2019年泰国数码广告的市场将达201亿泰铢,比2018年的169亿泰铢成长19%。成长率虽然不如2018年的36%,但依然维持稳步成长的状态(泰铢与台币几乎等值,很容易换算)。

2018年主要的商机来自汽车、通信与护肤产品,而2019年因市场尚在观望5G手机的商机,因此数码广告的第二大区隔,将来自护肤产品,通信产品将退居第三。而各大广告载体中,Facebook预计可以贡献57亿泰铢,YouTube则有41亿泰铢,两者合计占了将近一半的市场。

另一方面,2018年推特泰国用户成长了30%以上,而整个亚太地区推特的用户成长率也超过20%。对广告商或工具用户而言,人工智能与Chatbot将是两大必须被关注的新兴技术。

为32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著有《巧借东风》、《计算机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西进与长征》、《出击》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中国、欧美、亚太主要城市。现任经济部顾问、外贸协会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