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GITIMES医疗月
活动+

电报文学:简讯文学的先祖

  • 林一平

法国大文豪雨果(Victor-Marie Hugo;1802~1885)。林一平绘

电报是19世纪后期及20世纪前期重要的通讯方式,也对文学造成重大影响。

全世界最短的电报是谁拍发的?答案是法国大文豪雨果(Victor-Marie Hugo,1802~1885。图一)和他的出版商。雨果历时三十余年创作《悲惨世界》(Les Misérables)一书,从1828年起构思,到1845年动笔创作,直至1861年才写完全这本书。

当此书出版时,雨果急着想知道外界的评价,于是发了一封电报给他的出版商。整个电报文仅有一个问号「?」而出版商的回覆电报同样简洁,是一个惊叹号「!」表示作品的好评如潮。雨果和他的出版商默契十足,让人拍案叫绝。

雨果于1851年时反对拿破仑三世称帝,被迫流亡国外。因此常以电报和法国各界联系。流亡期间写下一部政治讽刺诗《惩罚集》(Les Châtiments),每章配有拿破仑三世的一则施政纲领条文,加以讽刺,并用拿破仑一世的功绩来凸显拿破仑三世的耻辱。

雨果也谴责英法联军进攻北京,掠夺圆明园。他说:「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有一个世界奇迹。这个奇迹叫圆明园。艺术有两个来源,一是理想,理想产生欧洲艺术;一是幻想,幻想产生东方艺术。」他接下来沉痛的说:「这个奇迹已经消失了。有一天,两个强盗闯进了圆明园。一个强盗洗劫,另一个强盗放火。似乎得胜之后,便可以动手行窃了。他们对圆明园进行了大规模的劫掠,赃物由两个胜利者均分。…将受到历史制裁的这两个强盗,一个叫法兰西,另一个叫英吉利。」

今日的手机简讯,发送接收的文字必须简短,最适合实践电报体风格。中国文学的短篇诗、词、对联尤其适合手机简讯的发送。如果能像雨果这般善用标点符号,更有画龙点睛之效,产生不同的境界。举一例说明,千家诗有一首大家耳熟能详的七绝诗《清明即景》: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若将标点符号挪移一番,就变成一阙很美的词: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二次世界大战时的汪精卫政权,有一位与张爱玲齐名的女作家,名叫苏青(1914~1982,图二)。当年苏青作品畅销的程度不在张爱玲之下,而创作风格则有明显差异。张爱玲与苏青原先的私交不错,但后来为了抢夺已婚的胡兰成(1906~1981),闹得不愉快。胡兰成搞暧昧,劈腿于张爱玲与苏青之间。在那个保守时代,两女争一男,是轰动社会的新闻。苏青的成名作,更是令人难忘。

这个电报体作品只将逗点移一个字。礼记礼运篇写著:「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这位女作家将之改写为「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当时民风保守。她的创作大胆前卫,自我物化,一夕成名。苏青若活在今日,一定是手机文学的网红!

女作家苏青(1914~1982)。林一平绘

现为交通大学资工系终身讲座教授暨华邦电子讲座,曾任科技部次长,为ACM Fellow、IEEE Fellow、AAAS Fellow及IET Fellow。研究兴趣为物联网、行动计算及系统模拟,发展出一套物联网系统IoTtalk,广泛应用于智能农业、智能教育、智能校园等领域/场域。兴趣多元,喜好艺术、绘画、写作,遨游于科技与人文间自得其乐,著有<闪文集>、<大桥骤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