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订报优惠

扩大智能机械研发与投资抵减 加快升级脚步(之三)

  • 黄逸平
友嘉集团总裁朱志洋接受DIGITIMES专访。

问:接下来想请教台湾制造业的数码转型。若比较大陆与台湾工厂智能化的转型速度,台湾相对是领先还是落后?若是落后,您觉得主要原因为何?

答:大陆的示范工厂跑得太快,台湾跟不上。我们要跟美国中小企业营收5000万到10亿台币的相比,台湾不输美国。美国一些工厂技术层次不高,但因为有地方生意,专心服务地方社区就可以生存,且是美国生产的,他的客户很安心。美国其实有很多企业,不见得有做数码转型,这可以是台湾的机会。

大陆发展得比我们快,一是比我们有狼性,他们一心想做最好的,二是有国家力量支持。买机器人国家补助一半,作战情室国家补助一半。三是大陆很多公司在做是因为有市场,有市场就会吸引外国投资,所以进步得很快。我们在市场的全球化上著力,把东西推广到世界各地,到欧洲十几个国家,甚至非洲,这是台湾专长,累积了好几十年。大陆主要市场还是内部,台湾懂得去敲国外的门去开发市场,我们要加强在国外的布局。第二,made in Taiwan还是有神主牌更有吸引力,如果价差在10%内,可能一般还是考虑台湾,台湾还是有生存机会。

问:政府已用非常大的力道在推动智能机械业,您为何倡议还需作智能机械投资抵减?除了筹组国家队与智能机械投资抵减外,就供给端、需求端或环境面,您觉得还有哪里些政府政策或资源上可著力之处?

答:智能机械的抵减包括研发抵减及购买智能机械设备的投资抵减。第一个是针对做设备的人,研发抵减是鼓励大家做更新的研发。政府说我们已经有科专、科技部有补助了,但那只是为少数公司,没办法针对整个产业,很多中小企业根本申请不到,如果大公司、小公司同时申请,人家看你一年才做5000万的公司为何要给你?所以说我们的评审也要改变心态,有些评审觉得你怎么研发出来的精度还输给现有其它厂商,觉得你应该做出世界第一,还最好是全世界都没有的。但问题是你做出来这些精度要卖给谁?你做出来的成本比日本还贵,没人买单啊,叫好不叫座。这就是评审的盲点,他不了解市场啊。

我们提倡研发抵减,是希望大家都拿到。你只要投入智能制造,不管你的规模,小到一年只做五台,我一样给你,从你每年应缴的所得税里面,可能本来可以抵减15%,现在抵减20%,原来抵减20%的就增为25%。

第二个是买设备的人,这部分是投资抵减。他想加一条线3000万,给他20%抵减,变成2400万,少花600万,心里感觉会不一样。另外搭配专案融资,最好十年,补助一些利息,降低门槛。

这是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它用了智能制造的设备以后,效率提升,弹性增加,可以接很多原来不敢接的单子,后面就愿意投资,收益更多,当然税收也更多。客户买了好的设备,产品的精度变高,同样反过来对我们工具机业者也好。

问:政府现在力推产业创新转型基金辅导团,希望协助产业海外购并,初期推动起来有点困难。您觉得就智能机械产业,最需要透过购并或结盟方式强化产业竞争力的对象是哪里些个产业环节?对企业海外购并您有哪里些经验或心法最值得跟大家分享的呢?

答:就工具机产业来说,我觉得购并是让台湾升级转型的好方法。我们透过购并成为世界第三大。Tesla那种烧钱,是本梦比,是在看未来的。精密机械不是这样,我们无法这样烧钱。政府应该对产业有更缜密的思路,我们有很好的IOT,AI也不差,更重要的是我们有很好的硬件,工业计算机、IC、传感器,这些成本低,也可以为你量身订做。基本上台湾要进到世界去买,不一定要买大的,中小型即可。

关键零组件厂也可以透过购并提升。台湾不要满足于全球制造排名第七,出口排名第四,毕竟今我们的产品还是中阶价位,要提升价位和附加价值,大家要有这个决心,十年能够做得到就不错了!你看看欧洲国家花了多少年。

如果工具机可以做出中高价位的东西,这不只是工具机业本身,还可以带动其它产业的转型升级,会产生蝴蝶效应。我一直热衷这一块,我们友嘉已经将品牌做起来,成为全球前三大,靠著购并从11名到5名只花了五年,如果东台等其它业者一起来购并,谁敢忽略台湾。我很期待这一点!黄逸平/专访,赖至巧/整理

朱志洋力推工具机产业国家队 砸六亿盼台湾摆脱中价魔咒(之一)

工具机产业突围 政府应发挥积极领导角色(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