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Quectel webinar
电子时报移动版服务
三星与韩国系列(6):从三星获利结构探索「星空联盟」
2019年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总共销售将近3亿支的手机,三星也将3亿支视为最後的防线,希望一整年手机的销售量不要低於3亿支,并以3亿支的规模支撑相关事业的发展。三星每一个制程晶圆代工业务,都以移动通信领域为主要目标市场,这也是三星最有机会的突破口。
三星与韩国系列(5):三星是台商的死敌吗?
这个问题从晶圆代工的角度看,答案大多是正确的。从其他产品观察,那就得各自解读了。但就算是晶圆代工,台积电、联电的角度也不相同。
三星与韩国系列(4):螳螂捕蝉?三星真正对手可能是英特尔
在美国政府重掌供应链的呼吁之後,英特尔(Intel)誓言找出IDM 2.0的事业经营模式,并订下3年内落实2纳米制程技术的制程目标,挑战台积电与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的3纳米技术门槛,并宣称这个计划已经得到全球第一大通信芯片业者高通(Qualcomm)、与在云端服务独占鳌头的亚马逊(Amazon)AWS支持。
三星与韩国系列(3):三星优化客户结构,寻找制程技术突破契机
从7纳米之後,全球仅剩台积电、英特尔(Intel)与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继续角逐更先进技术的领先地位。三星已经预告将在2021年量产4纳米的技术,至於3纳米的制程可能延至2023年,未来三星将以3纳米的GAAFET制程生产自家的芯片。
三星与韩国系列(2):三星晶圆代工如何吹响反攻号角?
根据市调公司报告,2020年全球晶圆代工市场大约820亿美元,台积电独占全球55%的晶圆代工市场,而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市占率仅有15%。如果以获利对比,台积电拿走全球晶圆代工行业将近85%的利润,而三星不到5%。
三星与韩国系列(1):北方的狼族
从1970年代起,台韩亦步亦趋的发展半导体与新时代信息电子工业。两个国家的国情、产业实力十分相近,在美苏冷战时期,台湾与韩国是面对共产世界的第一岛链。现在中美对立,双方短兵相接的不仅仅是飞机船舰,也包括科技产业实力,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以半导体产业与无所不在的供应链。
经济学人的「非洲报告」
过去400年来,非洲只是全球经贸大环境中的小角色,但近年来非洲快速成长,而且已经到了不可忽视的地位。非洲54个国家中,最大的经济体是尼日利亚与南非,其他的很多国家至今还残留殖民时代的阴影,落後的基础建设成为社会进步最大的障碍。2050年时,尼日利亚将有4亿人,这个规模将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三大国。
中断的天命:伊斯兰观点的世界史
这个世界到底有多大?阅读《中断的天命:伊斯兰观点的世界史》一书,读到希腊人发明了几何学,印度发明了零的概念,而巴比伦人发明进位制,穆斯林融合这些想法演化出代数,为现代数学奠基。
枢纽:3000年的国内
署名施展的北大教授,以上下3,000年的历史纵深,探讨国内的历史情境。长达700页的着作,别说有台湾的教授愿意焚膏继晷地创作,台湾愿意读书的人是少数,这麽厚的书很难卖,但国内却仍有市场,甚至卖到台湾来了。
科技产业的隔代创新
创新是科技业生存的不二法门,然而从创新的想法到实际技术及产品的开发,却需要投入及耗费掉相当的资源,因此持续的创新就不见得符合经济上的效益。再加上为了满足应用上的需求,每隔一段时间就须开发出下一代的产品。为了在创新与效益上寻找出一个平衡点,因此科技业就演进出了隔代创新的商业模式。而新一代的创新技术,通常也会有相当的余裕,可以继续使用在下一代的产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