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繁體版   English   星期六 ,4月 20日, 2019 (台北)
登入  申请试用  MY DIGITIMES236
 
Toshiba
schaffner

中美贸易战影响投资布局 鸿海低调找出路

  • 杜念鲁

鸿海在中国大陆拥有庞大生产基地,如果想同时在美进行大规模生产投资,似乎已经不太可能。法新社

原本企业投资是属于单纯的商业行为,不过,由于鸿海的角色特殊,现阶段的中美关系特殊,所以就算是简单的商业行为,也很难不被外界套上其它有色的眼镜观察。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最终由川普(Donald Trump)胜出,成为美国第45任总统,为响应川普竞选时所提出的返美制造政策,鸿海集团总裁郭台铭在2017年7月风风光光的2度前往白宫,并与川普共同宣布将在美国投资100亿美元,创造工作机会。2018年6月川普甚至亲自出席位于威斯康辛州的动土典礼,显见对此项投资的重视。

不过,随著中美贸易纷争的持续扩大,以及威斯康辛州州长连任失利等因素的变化,让此投资案的变量越来越多。近日,外媒传出鸿海考虑缩减、甚至搁置威州投资案的进展。

鸿海对此强调,对威斯康辛的长期投资及威谷科技园区的建置仍将持续推动,但因应环境与客户的变化,将适时的检视原本规划的重点,以迎合当前情势。声明说的委婉,虽然没有直接把话说死,但却也不得不承认,鸿海在威斯康辛州的投资,势必将会与原本外界揣测的有所不同。

但话说回来,从投资案确定到今天,除了明确的100亿美元,以及1.3万个工作机会之外,鸿海一直没有对外界明确的说明过,鸿海在威斯康辛州或是在美国,究竟是要进行哪里些项目的投资。包括面板厂的兴建,从最早的6代厂,到后来的10.5代厂,到最新又重回6代厂的说法,多半也都是来自媒体的消息。

对鸿海而言,2017年抢搭返美制造的列车,宣布前往美国投资,并获得并获得川普的支持,的确是展现了鸿海在商场上的灵活反应。毕竟,当时中美贸易纷争的议题还不存在,除了中国大陆之外,趁势前往美国进行投资,建立生产基地,在政策支持下,鸿海不仅扩张了自己的全球生产版图,也可以获得实际的政策奖励,绝对是一桩合算的买卖。

只是中美贸易纷争的问题,从2018年中迄今,即便有了所谓的缓冲期,不过目前看来中美双方都没有打算和解的意图,在中国大陆拥有庞大生产基地的鸿海,如果想要同时在美国进行大规模的生产投资,做着刀切豆腐两面光的打算,似乎已经不太可能。转趋低调,蛰伏静待情势稳定再做决定,应该才是目前最主要的目标。

当然,除了中美贸易纷争的问题外,美国本身的环境也出现大转弯,原本热烈欢迎鸿海投资,并给予破天荒政策优惠的前威州州长Scott Walker在期中竞选失利,而新任的威州州长Tony Evers则从一开始就对鸿海的投资案抱持著不同的态度。

虽然双方目前还没有详细的针对当初Scott Walker提出的各项投资优惠进行讨论,但不难想象,鸿海今后在争取落实州政府的各项优惠与奖励上,势必会遇到更大的挑战。也因为这些环境的变化,让鸿海势必要跟著调整投资的策略与目标。

不仅是鸿海,每个企业要进行投资,尤其是响应政策进行投资时,都是一场政府与业者间的角力。对威州而言,希望的自然是能透过鸿海的进驻,创造工作机会,尤其是在当地属于多数的蓝领阶层的工作机会,所以当然希望数量是越多越好。

不过,对鸿海而言,面对美国的高人力成本,过多无谓的劳动力,只会拖累整体的营运获利。尤其当前中美双方正值剑拔弩张的紧张状态,确实没有必要增加无谓的负担,因此投资进度减缓、未达预期招募目标,应该是早就知道的结果,进而涉及到政策奖励的部分,又因为政权移转导致的不确定性,在这样的环境下,商人牟取企业最大利益的作法,也无可厚非。

只是如果因为环境的变化,就冒然全面暂缓或搁置,对川普而言,自然会造成影响。所以,鸿海想要从以量为主的招募,转为以质为考量的发展,专注在技术性研发人员的投资与招募,在不挑动中国大陆敏感神经的前提下,对美国方面也有所交代,更重要的是,顺势强化鸿海在研发方面的能量,其实也算是低调中寻找出路的另一种方式。

而面对中美局势的不确定,除了在美国的投资会受到波及外,在中国大陆的布局也势必会受到影响;除了考量中美之间的关系变化,面对2019年的市场不确定性,是否仍需要投入新面板厂的建置,自然也成了另一个需要再细细研究的课题。

身处漩涡中的鸿海,说是如履薄冰,需要步步为营,应该一点都不过份。至于投资何时能明朗或落实,恐怕要先等大环境的变量有解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