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繁體版   English   星期六 ,11月 18日, 2017 (台北)
登入  申请试用  MY DIGITIMES228
 
研华
books
「科技行脚」是DIGITIMES总经理黄钦勇记录旅行、阅读、摄影与产业互动的专栏,DIGITIMES希望能以更宽广的视野,与大家分享美好的生活体验。

若您对于专栏内容有任何意见或指教,欢迎您至留言区 回应 ,我们将尽快回覆您,谢谢!

宜兰空间30座谈会纪实 

  • 宜兰空间30座谈会纪实
0:00
0:00
我担任宜兰县政顾问快20年了,我以「蓝海策略」形容陈定南不仅推动「价值创造(Value creation)」,而且更专注于「价值创新(Value innovation)」,成功区隔了宜兰与其它县市的差异。 宜兰长年高居施政满意度的前茅,让宜兰人颇为自豪!但我也毫不客气的批判,北宜公路通车之后,我们与其它县市的差异性降低。在即将来临的下一届选举,让人担心新一代的政治人物是否有这个认识,是否具备传承宜兰文化的特质?习惯于科技业快节奏的我,难得回宜兰参加这样的论坛,言语中难掩忧心与无奈!

1990年代,游锡堃县长时代,邀请新加坡的城市首席规划师刘太阁,为宜兰的生活空间做出规划。当时所有的规划是以100万人住在宜兰时做为终极目标,在最大人口容许量之内,建设高质量的社区营造,并针对交通动线、城市特质进行不断的辩论、演化,才有今天所谓的「宜兰经验」。

刘守成说:「有些原则,会跟著你一辈子」。他相信好山好水,加上科技县,大学城的概念,必然可以为宜兰带来不同的面貌。他坚守以宜兰经验做为开门前,也就是2005年北宜公路贯通前的准备。

由于核心价值明确,县府效率、百姓满意度经常在国内周刊杂志的调查中名列第一,亲水节、绿博会这些创新的作法更带动人民视野的提升。刘守成常说:「好的人民是我们最好的资产」;「硬件是骨架,软件是灵魂」。这些话在台湾一般民选的县长口中,不会经常出现,而尝试落实的县长,更是当中的少数。

基于这样的理念,从耶鲁大学学成归国的黄声远建筑师,这个外省小孩,舍弃了自己成长的城市,来到宜兰,陆续承接了「樱花陵园」、「观光工厂」,而我们开会当天的所在地「兰阳博物馆」,是建筑大师姚仁喜的作品,地方出资的9.3亿元,对宜兰这种小县,更是沈重的负担。但包括兰阳博物馆、罗东文化工场,以及之前的运动公园、武荖坑露营区、樱花陵园,都成了风景区,并且形成分散型的客群聚落。没有当年的远见,怎会有今日工商发达、旅客络绎于途的宜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