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应用 影音
DTResearch
event

【中部产业月报】汽车科技革命下的台湾优势

CASE引领汽车科技革命 产业版图与价值分布将大幅改变

台湾电子科技及资通讯产业基础厚实,电子产业链是台湾汽车工业最大优势。李建梁

汽车产业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四大破坏性冲击:车联网(Connectivity)、自动驾驶(Autonomous)、共享服务(Sharing)与电动车(EV)。

安侯建业(KPMG)在2020年的《全球汽车业高管调查(Global Automotive Executive Survey 2020) 》中发现,电池技术被推认为2030年前汽车产业最重要的大宏观趋势方向,其次依序是车联网、燃料电池、油电技术、新兴市场崛起、车用生态圈、出行服务、自驾车、大数据分析等。

CASE的发展除了意味著汽车的连网化、自动化、共享化及电动化之外,从汽车产业的角度来看,也带来产业版图重整及新兴业者参与的契机。由于传统汽车供应链中卫制度分明,以车厂为核心,向下拓展一级供应商(tier 1)、二级供应商(tier 2)、及三级供应商(tier 3)。

供应链关系封闭,以日系品牌丰田(Toyota)来说,甚至出现车厂与供应业者之间交叉持股的情形,过往来说小型业者、新业者较难打入如此坚实的体系。

随著车用电子比重增加,感测技术、AI运算、图资导航、电动车的电池技术、共享服务的云端平台等等,汽车产业已远远跳脱以动力系统、传动控制、车体结构为主的传统架构。新技术的导入,正意味著汽车产业版图可能出现重组。

颠覆性的趋势变化虽将带来新的成长契机,对某些可能被新科技取代的供应商/从业人员而言,已面临转型的迫切压力。举例来说,电动车的普及与否取决于电池技术的突破,为材料业者带来庞大商机,但势必压缩燃料系统的市占率。

另一方面,新兴汽车科技也意味著汽车价值的重新分配。根据PwC Strategy&的2019年《数码化汽车报告》预测,到2030年,传统的汽车销售、零件、维修等产品、服务利润占比,将从现行的70%降到55%;非传统汽车产业参与者的利润占比将从5%成长至25%。

举例而言,当安全辅助驾驶技术、甚至自驾技术趋于成熟,车辆碰撞的机率将大幅降低,连带影响到汽车保险与售后服务、汽车修理的需求。

出行服务等新兴商业模式提升共享车辆的使用率,也将影响新车销售数据。众多预估甚至指出,当自驾车成为一种通用科技,人们对车用娱乐系统的需求与依赖将出现爆炸性成长,对于影音服务、游戏业者而言,汽车产业便是一片全新待开发的大好市场。

电子产业链是台湾汽车工业最大优势

若将新兴汽车科技分为硬件、软件二大领域来探讨,在硬件层面上,台湾电子科技及资通讯产业基础厚实,从IC研发、制造、封测,传感器、车用PCB、通信模块、车用面、电池技术、智能车机、资料运算服务器等,产业链完整。

传统车厂、车用零件厂若能与科技业者跨业合作,可望互补优势,组成新的汽车产业生态系。如鸿海集团与裕隆集团预计于2020年底前合资成立新公司,共同发展汽车相关业务。传统车厂可分享汽车产业know-how,科技元素的导入与参与更是带动台湾汽车产业转型升级的佳机。

软件面向上,则有5G应用、实时数据分享与分析,图资、定位与导航,影像辨识,自动驾驶,共享平台开发,行动支付,影音娱乐串流等各种应用软件开发工作,V2X应用,及资安防护机制等技术的重要性将日益提升。

而台湾的科技软实力表现不俗,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EF) 《全球竞争力报告(The 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 2019) 》,全球141个受评国家,台湾排名第12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台湾在「创新能力」项目上获得第4名殊荣,仅次于德国、美国及瑞士。

从教育部公布数据来看,2018年(107学年),信息通讯科技领域的大专校院毕业生(含博士、硕士、四年制及二年制学士)计超过2万名,优质且充足的人才也是台湾汽车产业迎战颠覆性科技新典范新商机的最强后盾。

过去台湾受制于本地市场规模不足,在以大量生产销售降低研发成本的传统汽车工业发展典范中,难以与美系、欧系、日系业者一较长短。然而,当汽车工业走到连结化、智能化、自动化,并且出现商业模式的变化时,创造新价值将成为汽车工业的新课题。借助科技产业的软硬实力,台湾传统汽车工业绝对具备成长为下一个国家主轴产业的潜力。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
更多关键字报导: 大陆中科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