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产业报订阅
活动+
 

解决技术、人才、资金绊脚石 台生技产业起飞

曾创立三家公司,其中两家成功上市,在1970年代就踏入生技圈的维梧资本(Vivo Capital)创办人孔繁建,凭借多年累积的经验致力投资美国与大中华区生技产业,维梧资本已是华人圈最大生技创投,目前管理超过17亿美金的基金,同时也包括台湾硅谷科技基金。他更是经常参与行政院生技产业策略会议,为台湾生技产业发展提出建言。

清楚区隔医疗产品与消费性产品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华人圈最大的生技创投,维梧资本的创办人孔繁建博士。

孔繁建指出生物科技产品可分为医疗产品与消费性产品,投资人必须认清这两者差别,避免盲目投资。许多投资人不明白所投资的生技公司是何种属性,抱持著「先投再说,反正之后会卖给大公司」,这样的想法是很有问题的。

医疗产品与消费性产品最大界线是前者需通过相关检验程序并经过主管机关批准才能在市场贩售,如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或台湾卫福部食品药物管理署;而包括营养品、面膜等保养品这类的消费性产品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在市场做好营销与区隔。

投资人与创业者都需明确认知要投资或设立的新创公司是要做产品还是要靠卖技术获利,若要做产品则必须了解是要做医疗产品或是消费性产品,投资人有了清楚认知才能分析此一新创公司的潜力为何、以及评估其市场价值。

谈及医疗产品,孔繁建直指台湾目前的环境对于发展医疗产品的新创公司非常不利。新创公司成功的三要素包括:技术、人才、资金,台湾必须能解决三要素的问题才有机会推动生技产业。首先是技术,台湾真正制造创新医疗产品的公司并不多,许多药厂只是生产学名药或改变剂型,严格说起来并不算是应用生物技术,也谈不上创新,因此台湾的生技新创公司要成功首先必须要拥有特殊技术才能切入市场。

第二,台湾缺乏实际开发医疗产品的人才。台湾不乏医疗研究人才,但十分欠缺将医疗研究结果商品化的人才,孔繁建认为与其到国外聘请医疗产品研究的教授,不如找对医疗产品商品化有经验的人才,更有助于台湾生技产业的推动。

第三,募资困难。台湾创投的投资标的都是较为成熟的公司,对于新创公司限制较多,且投资人经过10多年来投资生技公司的血泪经验,对生技产业虽已有初步了解,目前对投予生技类公司的资金并不充裕。但如果有好的技术仍然会吸引人投资,目前在A轮的公司募资是相对容易,到了B轮尽管初始技术风险已降低,但新创公司该如何提升市场价值,如何找到有经验的专业投资者投资就成了问题。此外法规上的限制也让国际投资资金对台湾生技公司却步,导致在第三、第四轮的资金不通畅,这也使得前面阶段的投资会更为谨慎。

从事医疗产品的开发是段非常漫长且高风险的过程,需要长时间以及充沛的资金才能达成,从近期中裕爱滋病新药花费10年甫获得美国FDA核准上市就可见一斑。

政府应健全投资环境 松绑法规

以维梧资本来说,所投资的生技公司大都是其治疗技术已经在临床试验阶段,已有人体实验数据与病例较能吸引投资。台湾尽管许多医学中心与医学院教授也都尝试不少医学研究计画,然而「千里马还需遇上伯乐才行」,这些计画大都仅止于论文发表,缺乏进一步商品化的可行性分析,孔繁建建议有志投入生技产业创业者应花时间对市场需求有一番了解,才能找到最棒的点子。

要推动生技医疗产品产业发展,人才是一大问题,尽管目前许多生技研究单位都有设立技术移转中心,但是「恐怕看热闹的人多,真正懂行道的并不多」,孔繁建再次提到医疗产品商品化人才的缺乏是台湾推动生技产业最脆弱的一环。

在技术方面,台湾厂商若要从无到有发展全新的生技医疗商品,所耗时间将会非常漫长,透过引进国外已被实证的模式不失为一个捷径。然而回过头来还是必须要有能发展产品的好环境以及诱因,政府能做的是松绑法规并健全投资环境,而非仅止于靠政府基金来扶植一两家生技公司,如此只能达到短时的效益,而无法让产业自己产生力量推动产业长期发展。

尽管如此,台湾生技业并非一片悲观。台湾业者在生技类消费性产品上仍有发展机会,例如穿戴式装置用于医疗保健用途即大有可为,谁也没料到Fitbit在这方面如此出色,甚至已与追随者拉开差距。

台湾业者若有心投入消费性生技产品的开发,必须对市场有创新的点子,需了解市场上竞争对手,以及了解取得进入市场的入门票价码为何,同时能有技术上突破,好让产品能变成受消费者喜爱的商品。孔繁建强调,有意投入生技产业的创业者需了解市场状况,有明确的企业定位,才能降低创业风险。

更多关键字报导: 硅谷 孔繁建 创投基金 新创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