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orum0606
DForum0607

中美科技角力战 台湾如何巧借东风?

  • 邱倢芯
前行政院长、现任台湾大哥大基金会董事长张善政。DIGITIMES

导言

在物联网引领的时代下,人工智能、大数据、车联网、金融科技等技术爆炸性成长,Google、Facebook、阿里巴巴、腾讯等中美科技大厂在相关领域中激烈竞逐,各自建构起庞大的生态系,形成雄霸一方的重量级角色。也正因为时代的更迭交替,让日韩台这些曾经呼风唤雨的亚洲电子强权,在全球科技角力战下步步艰辛。中美科技如同两个进击的巨人,而过去以硬件见长的台湾,又如何在软件称王的时代走出一条活路?在中美两强夹杀下,台湾从左右为难到左右逢源的关键解答又会是什么?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DIGITIMES总经理暨电子时报社长黄钦勇。DIGITIMES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EF)估计,到了2020年,人们更熟识云端服务、物联网等新技术。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后的社会,全球行政职的工作可能减少475万人、制造业减少160万人,建筑、法律、媒体也可能是重灾区。《巧借东风─中美科技角力与台湾》

台湾应该重新思考「微笑曲线」在新时代的意义。从最上游的关键零件、模块、功能性产品,到以工业计算机为核心的分众市场,以及未来的多元量产需求,台湾在这五个环节中,都应认真思考微笑曲线在各个部份的落实方案。《巧借东风─中美科技角力与台湾》

目前全球的创投资金4分之1来自硅谷,但2016年全球创投金额3,360亿美元中,中国占了720亿美元,约21.4%,预计两年内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主要创投资金的来源。《巧借东风─中美科技角力与台湾》

DIGITIMES作为台湾前瞻性的科技媒体,一直致力于为台湾科技产业的道路上点亮一盏盏指引明灯,今年适逢DIGITIMES创立二十周年,DIGITIMES总经理暨电子时报社长黄钦勇特别以《巧借东风-中美科技角力与台湾》一书,作为DIGITIMES二十年回馈给台湾科技产业的一份礼物。透过多年产业分析经验,带领读者深入了解全球趋势与台湾未来,并藉由与前行政院长、现任台湾大哥大基金会董事长张善政的对谈,在这场全新的物联网科技产业竞局中,为台湾产业找出生存之道。

中美科技巨兽崛起 台湾的自处之道

由物联网驱动的第三波数码革命,驱使全球科技产业争相竞逐,谁能掌握全局,谁就有绝对话语权。而在这场角力战中,如Google、Facebook、阿里巴巴、腾讯等一线中美科技大厂纷纷各自建构起庞大的生态系。近期,腾讯市值更一度突破5,000亿美元大关,身价直逼台湾2016年全年GDP,更挤下Facebook坐上世界第五大科技公司宝座。这也意味著,大陆科技巨头的时代已悄然来临。

不说大陆科技产业的强势崛起,光是全球前五大科技公司,除却大陆,其余都是美国科技巨擘的天下。在这场科技战中,中美两国更如同两个进击的巨人,热战难免、对峙难防。张善政观察,中美厮杀,即便如美国也讨不到丝毫便宜,他解释,大陆市场封闭,美国企业能否进入大陆市场?政府的态度是关键!即使作为全球最大社交媒体的Facebook,至今依然未能突破大陆防火长城。

相对来说,美国则是自由开放的经济市场,大陆企业则是拥有充份施展的空间。早在2014年,阿里巴巴便在美国成功挂牌上市,当时还创下史上IPO融资额最高纪录。中美角力战持续延烧,而过去以硬件见长的台湾,在软件称王的时代举步艰辛,尤其在中美两强的产业赛局下,台湾又该如何自处?

过去大陆与台湾关系紧密复杂,套用一句大陆常用语,也就是所谓的「相爱相杀」,继互相依赖与扶持,又处于竞争与敌对的关系。但张善政直言,如今大陆强势崛起,早已不把台湾当对手,美国才是大陆的头号劲敌。

「但大陆却依旧是我们最好的市场。」张善政表示,台湾产业过去十分依赖大陆市场,但大陆企业受到政府大力扶持,逐渐茁壮,不仅独占当地市场,甚至已强大到有足够的能力在国际上取得话语权,相较之下,台湾产业在大陆市场的定位与处境变得更加艰难与困顿。

令张善政忧心的,还有大陆企业的动机。陆资依旧是台湾产业目前最敏感的话题,若台企与陆资的合作契机在于开拓大陆市场,这是一件好事,但反过来说,若陆资意在取得关键技术,则野心难防。这两种出发点相同,但结果全然不同的合作策略,台湾企业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

两岸虽有竞争,但其中也不乏合作契机。黄钦勇就从两岸半导体合作的角度观察,全球半导体设备市场规模可达400亿美金,一旦大陆半导体设备投资超过百亿元的时候,即有望晋级全球的「A咖」,而大陆半导体设备投资何时将会超过百亿美元?将是台湾产业观察大陆市场的关键指标。

大陆市场背后仍有太多复杂的因素牵扯,但另一方面,美国市场也许会是台湾产业的突破口。黄钦勇以Tesla举例,若Tesla打算转以低成本策略,那么台湾必定是最好的合作伙伴。

苹果(Apple)即是最好的佐证,在苹果18家代工厂中,光台湾就占了9成,若非倚靠台湾二、三十年所累积的制造经验,iPhone恐怕不止700块美金了,一只价格昂贵的iPhone,消费者还会买单吗?

此外,黄钦勇进一步表示,与台湾促成伙伴关系的好处不仅在于成本考量,欧美先进国家若欲进入东协、南亚市场,台湾会是最佳的合作渠道。由于台湾的环境条件与新兴市场相似,若搭配台湾的系统,很容易将技术复制到该市场上,更可因此加速导入市场的时间,在此目标上,台湾正是欧美国家进入新兴市场非常重要的战略伙伴。

摆脱巨人夹击 政府多作少说、定位市场特色是关键

「其实台湾真正的问题在于没有发现市场在哪里里。」黄钦勇认为,台湾的下一波机会在东协、南亚等新兴市场;因为台湾科技产业能量积累深厚,可以与政府政策所拟定的新南向国家,提供一套统包的解决方案(Turnkey Solution)。

现今政府上台后,大力推动南向政策,目的即是为了带领台湾厂商驶向新蓝海;不过张善政建议,政府的一番美意,若能稍作转念思考,则可以获得更大的成效。

目前台湾产业最大的机会,的确是朝东南亚国家作投资发展,不过台湾也面对著大陆的一带一路政策,对岸政策红利对于东南亚国家而言,吸引力远比台湾的新南向政策来得高。

那么,应该如何让南向政策产生最大的效益,且让产业找到生存利基点呢?张善政表示,现今政府在推动政策时,是「站在业者的前面」,以带队的形式前进东南亚国家投资。然而,以台湾政府为名的队伍,极可能遭遇来自大陆的阻力,东南亚国家不见得会欢迎台湾队伍的到来。

因此,政府应该站在企业的后方,扮演背后支持的角色,让业者在南向沙场上扮演开疆拓土的角色,让厂商以专业技术本位进入战场,政府不需要出面做为领航者。此外,且政府应该要秉持著「成功不必在我」的精神,唯有如此,才能让新南向政策获得实质成功的机会。

此外,张善政认为,台湾应该定调出自己的特色与角色;以自驾车市场为例,中美二国相关大厂皆有积极布局,且技术相较于世界其它国家超前许多。台湾政府应该思考,如何协助厂商站在大厂的肩上前进,不要再闭门造车、尝试研发出自己的自驾车技术。

台湾交通环境的特色是机慢车多,若是美国思惟的自驾车技术放到台湾来,结果可能是寸步难行。但若能与大厂合作,导入「机慢车环境」的自驾车思维技术,再以台湾作为实验场域,一旦成功开发出能够适应机慢车驾驶环境的自驾技术后,势必就能复制到东南亚国家,共同加速开拓出东南亚自驾车市场。

有聪明的产业策略,再配上务实的推动政策,张善政认为,这才是台湾政府协助产业发展的最好方式。

黄钦勇补充,除了新南向设定的目标外,台湾产业也应该注重印度与印度洋周边国家的投资与开发;且应该摆脱过去的「Cost Down」、「分饼」等旧思维,调整为强调质量价值、创新造饼等新观念,才能在新兴市场中,再创佳绩。

站稳「内需市场」马步 方能迎向世界挑战

除了东南亚等新兴市场外,黄钦勇也认为,台湾厂商应多多注重内需市场;因为台湾是最有能力满足多变市场需求的国家,诸如3D打印、智能医疗、云端服务..等新技术,台湾都拥有很好的科技能量可加以支持。

以过去的服务器生产为例,台湾的服务器相关市占率在全世界约有9成,但很可惜的是,自家生产的服务器,在台湾却少有应用实例。当全世界正在建立许多大大小小的云端中心之际,台湾其实可以集结跨领域产业,找出物联网创新应用,合作打造出属于自己大数据资料中心的能力。企业协力创造出台湾的自主经验,彼此拉抬,共同成长,这就是台湾须转念、改变的方向。

不过在厂商耕耘台湾市场之前,必须思考的是,台湾产业过去多强调「性价比」、「Cost Down」,就连政府的相关标案都是以成本为主要导向,却不是以质量为第一考量。

「台湾企业和政府,在作商业谈判或合作时,都在谈你占了我多少好处,但是从来不去思考,我能为你创造的价值有哪里些!」黄钦勇强调,台湾成本导向的思考决策模式,应该要彻底改变。台湾是一个值得厂商耕耘的内需市场,厂商若想在本地市场获利,必须先建立「创意加值、质量优先」的观念,才能创造出更大的市场价值与企业利润。

此外,政府必须要扮演先导性的角色,思考如何让更多的产业链流程留在台湾运行、创造出更多的工作机会;黄钦勇以半导体产业为例,相关产品的外销必须经由藉由飞机运送,而桃园机场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发货中心,但就目前为止台湾并没有善用桃园机场的优势,以至于目前有许多半导体产品发货点是在香港机场。

黄钦勇进一步解释,大约1万公吨的半导体产品,可以创造出10个人的工作机会,若是能让更多的半导体、设备,以及材料产业都在台湾交易,或是让任何一个产业链有越多的流程都留在台湾,台湾的附加价值便可随之水涨船高;也就是说,创造内需是一个相当重要的观念。

台湾跟其它国家最不同之处,即是我们的产业分散非常均匀,以工业计算机产业(IPC)为例,其中可能有二三十家的上市上柜公司,这些厂商毛利率很少低于35%,这意味著他们留在台湾的附加价值较其它国家来得高。这些工业计算机厂商用了相对少的政府资源,但创造出台湾相对大的效益,那台湾可以给这一类的厂商什么样的机会吗?

对政府来说,赚钱不是目的,省钱不是关键,重点是如何将钱花在刀口上、带动企业发展,为产业创造机会。以政府标案为例,超过百万元的标案计画就必须开放竞标,然后用价格标来决定谁能得标,低价者得,这就是成本导向的观念。

但更正确的作法,应该是政府应从质量、效益的角度作思考,从能创造最大效益的提案为决标条件,经由标案带动整体产业的进步,带给台湾产业更多的实务经验与国际竞争力。

因此,黄钦勇强调,台湾市场的意义不仅有让厂商赚钱而已,而是让台湾相关的经理人有更多落地经验,往后方能到海外与国际竞争、合作;因此内需市场的经营有其重要意义,无论是厂商或是政府,都应该改变成本导向思惟,重新从不同的角度作思考、作决策。

上述的概念,对于台湾而言皆是很大的优势,以及未来可能的出路,只是业主、政府过去没有思考过这些问题,以至于许多投资都事倍功半;台湾人必须要够聪明,唯有如此,台湾企业在面对全世界的竞争便不会感到畏惧。就象是黄钦勇于书中所强调的:给我一个支点,再搭配上巧实力,台湾就能成为全世界产业链中非常重要的环节。

详细信息请参考黄钦勇新著《巧借东风—中美科技角力与台湾》。

巧借东风 - 焦点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