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策会
2018AIoT

研华何春盛:工业4.0背后是大陆与西方的攻防战

  • 廖家宜
全球化发展促成大陆成为世界强权,但迈入后全球化时代,却是一场与西方强权的较量与攻防战。法新社

工业4.0的出现,让传统制造模式与市场需求发生重大改变。回溯过去30年全球化发展趋势,一方面造就大陆经济崛起成为世界强权,另一方面负面影响也在全球各国随之而来,如失业问题造成社会动荡。研华执行董事何春盛认为,在后全球化时代下,制造业之大浪潮将会是一场大陆与西方的互相较量。

大陆过去属于低成本制造的经济体,何春盛观察,自2000年开始,包含美国在内的西方各国,以及日本、韩国甚至是台湾,都相继把工厂大量迁往大陆,让大陆一举成为制造大国,也让大陆制造业占全球GDP比例从4%窜升至现今24%,跃升为全球最大制造业产值的国家。

但另一方面,昔日制造强国的制造业产值却逐年下降,例如日本制造业GDP产值在15年内锐减了54兆日圆;美国自2001年大陆加入WTO后,已有约7万家工厂倒闭;而西欧国家的制造业产值,更从过去20年间失去了近10%。甚至,诸如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2012年欧洲经济危机、日本20年的经济低迷等现象,多少都与全球化的发展型态有某种程度的关连。

这些低迷现象敲响各国警钟,西方各国意识制造业应重视在地发展而非外移,为何制造业那么重要?何春盛表示,主因制造业可带给国家最多的就业机会,并带动国家基础建设如铁路、公路、机厂等,甚至是军工产业等。

因而自2011年开始,西方强权陆陆续续提出一系列制造策略,如美国的「先进制造伙伴计画」(AMP)、德国提出「工业4.0」等,何春盛进一步分析,这些战略其实便是去全球化的思维,其目的是将高端制造业留在国内,或自新兴市场撤出。

但此番制造思维的改变,无疑让大陆站在刀口。尤其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上任后极力推动「返美制造」,用企业减税优惠吸引制造业回流,且吸引的不仅是美国本土企业,更吸引全球企业前来投资,甚至连陆企也在引颈观望,倘若制造业纷纷离开大陆,昔日制造光环恐逐渐退色。

何春盛也观察到,未来制造业的风向将走向以客制化为主,因而制造业的特性将从过去诉求大量制造,转变为大量客制;另一方面,制造地也由集中生产走向分散生产,并大量往消费市场移动。有监于美国是目前最大的市场规模,返美制造若势在必行,对大陆制造业而言更是一股威胁。

面对工业4.0,大陆所提出的「中国制造2025」便是一个对抗西方制造强权意欲回归本土制造的防守策略,而诸如美国的AMP或「美国优先」,以及德国提倡工业4.0等策略便为试图去全球化的进攻策略。在全球高喊工业4.0的背后,实为两大阵营之间的攻防较量。

事实上,大陆现在也正面临内忧外患的困境,造成制造业竞争力大不如前的原因,其一便是因为人口结构的变化。大陆现虽开放二胎,但为时已晚,如今也尝到了长达40年一胎化政策的苦果。何春盛指出,2030年时大陆恐有高达3,000万劳力缺口。

加上制造业所需的水、电、天然气、原油等基础资源成本,以及制造业所负担的综合税费、企业面临的物流成本等,这些成本在大陆正不断攀升,过去低成本的优势已快被消磨光,大陆国内企业宁愿选择外移到东南亚或更低成本的国家,甚至是欧美等先进发达国家,因而造成国内制造业面临空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