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 Forum 2019
活动+
 

IOTA基金会Dominik Schiener & BiiLabs朱宜振:台湾是未来机器经济中的重要一环

总部位于德国的IOTA基金会于5月17日宣布成立200万美元IOTA生态基金来支持有志为拓展IOTA生态做出贡献的程序开发者,成为近期区块链界的新闻亮点。但少有人知道的是,IOTA基金会也正在台湾筹设其在亚洲的首个据点。

DIGITIMES趁IOTA基金会联合创始人Dominik Schiener于6月初参加COMPUTEX的机会,针对其与在台湾的合作伙伴BiiLabs共同创办人暨执行长朱宜振,为什么青睐台湾作为亚洲跳板,以及所看到的未来机器经济(machine economy)发展前景进行专访。

IOTA基金会联合创始人Dominik Schiener(左)、BiiLabs共同创办人暨执行长朱宜振(右)。李建梁摄、BiiLabs

问:IOTA在未来的经济里希望扮演什么角色?你们对未来的愿景是?

Dominik:区块链必然会和物联网(IoT)成为未来经济密不可分的两种技术,而IOTA希望成为使未来一切机器经济自动化的基础建设。我们对未来的愿景是每个人无时无刻都会用到IOTA,但却几乎无法感觉它的存在,因为去除交易的阻力是我们努力的目标,让日常生活的交易一切自动化,达到流畅通顺的使用者经验。

我们想象,未来我们坐上汽车,行驶在道路上的时候,就能自动充电(注:已经有一家叫Electreon的公司着手概念验证),以公里数计算电费,充饱电后立即断开,并且透过IOTA自动扣款;未来会有很多自驾车在路上跑来跑去,随时随地都在与彼此交流讯息,同时也会使整个网络更聪明。例如当它们发现有意外发生,它们会传送讯息、呼叫救护车,而智能交通网也会开始调整交通号志,协助车子改道。

我们协助建造的是一个完全自动的智能网络,以及其背后信任的底层。不会有人为的操控,机器彼此之间就能进行协调与互动。这样我们的生活就会轻松快乐多了,不像现在连停个车还得下车去缴费。

未来肯定还是会有数种分散式帐本技术(DLT)共同存在,但应该最多只会有两、三种,分别聚焦在特定的应用场景或产业上。然而未来将会是相互连结的,所以不会是一种技术只服务能源业,另一种只服务运输业。举例来说,电动车充电也需要付钱给电网,所以它们需要有一个共同的协议(protocol)和数码货币来降低交易的不便。

我们认为,在机器经济的领域里,将会有一种分散式帐本技术为全球所采用。但在金融领域,可能会有另一种DLT技术供金融机构和央行使用。但IOTA是聚焦在机器经济的支付与数据交易上。

问:能否描述机器经济的应用场景?

Dominik:现在物联网(IoT)技术是由一些集中化(centralized)的企业所掌握,且资料送到云端处理,这样的系统是很脆弱的,因为只要一个点有问题就会使整个系统瘫痪。

而且我们也想解决「信任」问题,在机器之间进行交易时,可以自动确认(verify)数据,把「信任」带入网络来,以利实时进行交易并且在网络里完成清算。这样能有效提高安全性。数据安全性和交易便利性这两个特征,在数码分身(digital twins)、证据保全(chain of custody)和数据轨迹(audit trail)等应用场景都非常重要。

未来智能交通场景里,汽车行进时所收集的数据,也可以成为这样的应用,以避免受到窜改。以后的自驾车一出厂就已经内建电子钱包,到充电站充电,机器自动辨识车子型号和车主身分,充好电后,立即自动扣款。就连过路费、拖吊费、停车费也是一样,甚至出售多余电力给电厂,获取财务报酬,也可透过区块链交易,这样也有助于让电厂的电力供需获得平衡。

另一个应用场景,是数据──数据安全性与数据交易。当自驾车在街上跑时,它搜集到一些数据例如这里有个空停车位,那边有充电桩等等,就可把这些信息卖出去,供其它有需要的汽车使用。

我们所发展的是开放式(permissionless)的分散式帐本,是人人都可参与的生态平台。在台湾的应用场景则是我们的伙伴BiiLabs协助台北市政府建置的数码市民卡,以及成功大学的学位证书数码存在证明。

问:这会需要很大的云端运算力吗?

Dominik:其实更多是在边缘端(Edge)。有的机器帮你购买运算力,有的机器帮你卖数据赚钱,有的帮你缴费…等等,是一整个智能网络,同时合力作用,是大自然界里面共生(symbiosis)的概念。
最厉害的一点是,每个机器上内建电子钱包,使它们都成了自动的电子代理人(autonomous agent),小小的一个Raspberry Pi就可以和超级计算机一样的运算力,因为它可以向其它机器购买这样的运算力。这就是未来的机器经济,每部机器透过其它机器获取资源。

问:机器经济之间的交易如何进行?需要机器去与另一个机器沟通,确认另一部机器的身分吗?

Dominik:不需要,区块链的小额支付机制(micro-payment)是自动进行的,就像自驾车充电,一旦充饱电,电流停止,扣款也自动停止。这样的自动交易,不需要有契约行为,也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就不须牵涉信任。

现今的社会,我们还无法做到小额支付机制,由于陌生人之间缺乏信任,交易还是非常复杂,需要有很多的中间商来确保交易顺利钱货两讫,因此顶多只能做到按月订阅。可是未来如果做到小额支付机制,就会创造很多新的商业模式,例如不再需要按月付费,而是用多少付多少。

问:如果要达到你所描述的物联网机器经济,硬件也十分重要。物联网需要的传感器、AI芯片等,台湾是制造重镇。而台湾也在努力培养更多优秀的软件人才。你们打算如何从台湾向亚洲扩展业务?

朱宜振: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选择来台湾建立亚洲的首个据点。我也一再强调区块链物联网(IoT)实在非常适合台湾,只是商机可能不是大家以为的挖矿机,而在于透过建立在物联网装置中的OTA分散式帐本核心来建立更大规模的机器经济。

Dominik:初期我们会努力先完成一些较大的专案,借以打造口碑基础,未来可以把成功经验复制到其它市场。目前已经有韩国和日本的企业与我们洽商,亚洲实在很大,或许也会往新加坡或香港拓展,但我们一开始要聚焦在台湾。

问:现在在全球有多少合作伙伴?

Dominik:已经多得数不清了!目前是欧洲最多,美国第二,亚洲第三。此外,我们也跟几十家企业、大学、研究机构、新创企业等合力打造专案。

我们刚在台湾设立了办公室,雇用了4位工程师,但今年的计画就是要扩张规模,把人力增加到10~15个,并且以台湾为据点,继续向亚洲的其它国家拓展市场。主要是因为中华民国政府展现非常积极的意向与我们合作。

我们在欧洲和美国已经有多个智慧城市专案在进行中,到台湾我们也会着手打造智慧城市试验场域。这将会非常有趣,将邀请市民来测试所有的应用。此外,我们也计画复制我们在欧洲的成功经验,例如充电站、智能电力系统等,并在亚洲推广。

我们在美国德州奥斯汀的智能交通试验场域,也是跟当地政府合作,主要是应用IOTA技术在解决当地交通壅塞的问题,提升当地政府服务效率,以及连网车数据共享和通报等项目。

IOTA和Jaguar Land Rover刚在4月底发布了智能钱包(Smart Wallet)的合作计画,汽车不但可进行小额支付,还能分享数据,把路况报告给智慧城市控制中心,并透过数据买卖赚钱。

问:BiiLabs的汽车保险区块链也是其中之一吗?

朱宜振:我们跟IOTA的角色不同,IOTA基金会是IOTA Tangle技术的发明者,并且负责维护与发展技术未来的路径(technology roadmap),BiiLabs则负责发展应用产品与服务,并且一起开发业务。所以我们必须探索各种适用于解决问题的商业模式。

例如汽车保险区块链,BiiLabs的客户使用车子上的感测装置,记录驾驶人的驾驶行为,作为保单计价的证据。由于这个证据不能被窜改,需要有一定的信任基础,因此他们决定应用区块链技术来记录驾驶人行为,来保存数据轨迹。驾驶人不会知道有这样的纪录,他们只要能遵守交通规则,好好开车,就能享有较好的评等以及较低的保费。

问:当区块链变得愈来愈普及,是否意味著每个人都会需要有区块链功能的手机?

Dominik:一般人倒不需要区块链手机,但是未来的手机肯定会需要有区块链钱包应用程序(App),因为机器经济当中所进行的交易可以实时反应在区块链钱包的帐户里。

问:你提到IOTA的Tangle的愿景是达到无摩擦(frictionless),平顺便利的机器自动执行交易,但若不同公司使用不同的代币或数码货币,就肯定需要进行某种汇率的换算,如何解决这问题?

Dominik:所以我觉得代币是没有道理的,如果每个产业、每家公司都要有自己的代币,则又会使这个生态平台碎片化。这会增加人们彼此交易的困难度。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认为未来机器经济最好只用统一的货币,这不但会降低摩擦,也会加快交易处理的速度。否则,机器会变成外汇交易处理中心,忙著确认各种不同货币的汇率,使交易变复杂。如我所说,我们相信到最后只会有两三种虚拟货币存活下来,取决的关键是用途。所以用途越广、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虚拟货币就愈有可能成为未来普遍采用的货币。

问:有人预测人工智能(AI)的优势将会被少数大国所掌握,机器经济也是这样吗?

Dominik:将会非常不同,因为区块链的发明就是为了让人民可以拿回支配自己财富的权利,以及让经济可以有更包容性的发展,这就是我们的理念,希望可以让一般人和机器来创造财富。互联网所创造的是信息的自由流通,区块链与虚拟货币所创造的是资产的自由流通,以及创新的生态平台。此外,它也是透明的,每个人都能看到纪录。我们现在遇到的假新闻问题,就是因为我们难以确认真假,但区块链科技的溯源功能就能停止谣言和谎言继续传播。

问:特别是以后如果每个人都有数码ID,要追查是谁开始散布谣言就很容易了。但我们也能靠自己创造出来的数据在区块链上赚钱吗?

Dominik:当然,你的数据就是你的资产,你也可以管理只让谁看得到你的信息,以及保留哪里些信息不公开。你也可以决定要不要参与数据市场,这也会是企业未来的一大卖点,例如汽车公司可以说,你开我的车,路上所搜集的数据,你都可以拿来卖。或是有些公司可以宣告绝对不会搜集使用者的使用资料,以不同的市场区隔设计不同的商业模式。因此区块链绝对是还权于民的科技。

问:区块链的安全性很重要,IOTA的安全性如何?

Dominik:由于区块链是开源的,也是开放网络,任何人如果能找到我们的弱点,当然就可能一夕致富。这是开放网络的特性,但也证明IOTA身经百战(battle-tested)仍然经得起考验,所以IOTA目前的估值有13亿美元。比特币和其它虚拟货币也经历过这样的考验,能通过考验,我们也才能获得更多使用者的信任。从另一角度看,开放网络架构上的IOTA全球所有的参与工作者如果有发现漏洞,也会立刻修补。我们这群人当中有非常多高手,他们也是协助创造IOTA协议的人;此外和我们合作的世界知名的研究机构,他们也一样为完善IOTA做出贡献,提升它的可靠度。

IOTA和其它区块链最大的不同是,Tangle技术更有扩张的空间(more scalable),不再是以区块链为基础,而且是零交易费,也没有挖矿。此外,是德国的非赢利基金会,但其它的区块链业者都是赢利的。我们聚焦在产业的应用上,所以有很多产业伙伴,而不是虚拟货币。IOTA现在全球23个国家已经有超过100位员工,非常的去中心化!欢迎台湾的企业或政府组织和我们合作研发和实验各种服务与商业模式,因为等区块链普及了,到时候才因为落后而想建置的恐怕就需要付上昂贵的顾问费了。最好的时机就是现在!

IOTA是一种区块链技术,但与作为其它虚拟货币底层建设的区块链技术不同,它是为了物联网(IoT)机器经济所打造的基础建设。David Sǿnstebǿ、Dominik Schiener、Sergey Ivancheglo (aka Come-from-Beyond) 和Serguei Popov等4人,因为看到未来的潜力非常巨大,在2017年正式在德国注册成立非赢利的IOTA基金会,以开放源码打造标准化而开放透明的协议(protocol)作为基础建设工程,不收任何手续费和权益金,希望加速未来机器经济生态体系的开枝散叶。BiiLabs则是在对所有区块链技术进行研究后,认为IOTA的Tangle技术最为理想,主动与IOTA接洽,一起合作参与国际专案,并成为其在台湾的首个合作伙伴。

  •     按赞加入DIGITIMES智能应用粉丝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