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forum0314
活动+

智能制造关键非仅技术而己 需要企业内营运支持

  • 陈端武
高科技设备可能需要增加维护和操作人员来处理控制故障、设置工具或校准传感器。UConn

先进制造技术供应商的竞争,不断推动质量的改善并降低成本。大多数新技术虽能符合买方规格,但多数却未能实现买方原本投资时期望带来的效果。更何况很难评估效果延迟的成本,因此大多数企业领导者只是对绩效差距感到沮丧,却不知从何下手做出调整。

据Automation World报导,企业领袖很少关心其投资的技术。他们衡量成功的底线,想投入资本来提升获利,而希望这些财务收益能在支持企业财务目标的时限内完成。

而投资无法完全实现财务目标时,原因通常与所安装的技术相邻的因素有关,而非技术本身。设修自动化可能需要整个企业内的紧密集成。能以更低成本生产性能更高的产品的高精度制程,需要企业内广泛的营运和支持活动,否则反而会带来更多问题。

例如,原本能由熟练作业员依传入材料的变化做调整的手动制程,在自动化时会变得更敏感。若无对材料特性、尺寸和表面状态进行更严格控制的采购规范,可能导致更高的返工率或报废率。

先进制造技术的承诺是消除高技能工人,由自动化管理艰钜任务,用低成本、低技能的劳动力取而代之。但实际情况并非总是如此。高科技设备可能需要增加维护和操作人员来处理控制故障、设置工具或校准传感器。大多数企业面临自动化问题的第一本能就是增加高技能的技术人员,因此劳动力储蓄反而可能迅速消失。

改变工作流程的努力和成本将让获利延后实现,且需昂贵、事先未规划的IT专案。而先进系统中收集的数据量可能会影响网络配置,储存选项∕大小和网络安全程序。而直到新系统安装完并开始运行后,才会发现这些额外成本。

这些例子均为双重性问题。首先,它们解决一般不在采购规格中的问题;再者,先进技术供应商往往是技术方面的专家,而非制造营运方面的专家。因此,这些问题在投资服务之前不会出现。

为使部署先进技术的效果与财务目标更一致,工程师、营运领导者、采购专业人员和设备供应商需更像投资者一样思考。专业投资者除非对目标有充分投资理由并已进行尽职调查,否则不会贸然投入资金。

投资理由可推算出预期收益及值得承担多少风险。若要将这点应用于设备上,则可能是业务需求的表述,如需要增加50%的吞吐量,好在来年可接受新的发动机订单。

尽职调查则是了解某项投资的潜在价值的程序。投资者会关注企业营运、财务绩效、法律∕税务合规、客户合约、智能产权、资产和企业情况。若将此原则应用于投资制造技术,则需回答的尽职调查问题可能包括:

预计有多少吞吐量?首次合格(first pass)和最终产出需要哪里些条件?操作系统需要多少人力,需要哪里种水平的技能?技术如何影响库存水平及预计会有多少周转资金?透过新功能可实现什么样的产品性能提升?未来企业可能生产哪里些新产品?

这些问题的答案对技术设计有著深远影响。吞吐量与正常运行时间假设相关联。正常运行时间假设影响零组件的选择。质量和产品性能目标可能影响传感器的选择和定位、材料选择和人机接口。事实上,这些问题很少纳入采购规格,导致设计不稳定,乃至于全部投资回报的延迟。

这一切都显示,行业需改变与技术供应商的互动方式,才能让制造业务获益。与供应商保持一定距离,虽能在采购时降低成本、加速交货,但代价则是无法快速和全面实现财务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