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窗、同学

我们这一班是「来来来,来台大;去去去,去美国」的时代产物,「同窗」只是一种偶然,「同学」则是现在进行式。我们这几位合写专栏是希望汇聚多年多地的科技从业与跨界经验,和读者们一起来观测世界、探索出路。

Alpha-Bet超赌时代:谷歌蛙跃的系统化创新

我们同学几次闭门深谈,都非常忧心台湾科技公司即使满手现金仍然「谨小慎微」的通病。谷歌一年半前蜕变成Alphabet控股集团的「赌大慎为」是一面很好的镜子:在得软件者得天下的今天,世界级科技公司已取代传统创投基金,成为超赌(alpha-bet)的主力,alpha在金融领域代表投资报酬凌越市场。如同alpha-male(雄性大咖)霸占一群动物里的女性,这种以捞过界为常态的高新集团将挤压传统产业与惯行科技企业的获利与生存。破坏式创新总是造福多数人,我们若是对谷歌的蜕变莫明其妙,难保不成为被淘汰的少数。

覃培雄 2017/3/31

Not PDCA, But PDCA

看到我的同学王文汉最近在电子时报「同窗、同学」专栏写的”创新:大胆选题是成功的一半”,提到耐心走完「选题三步曲」来引导团队,回想起多年前,我结束美国的研发工作,回到亚洲因缘际会地转入半导体工厂,开始大量地使用PDCA(注1) ─ Plan (计划)、Do (执行)、Check (查核)、Act (行动)。之后回到台湾转回原本的研发工作,PDCA仍然是所有台湾研发人员惯用的词汇,只是这个原本立意良善的管理工具,加上了台湾人「勤能补拙」的美德,竟然造成了使用PDCA的普遍偏差和乱象。

杨光磊 2017/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