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窗、同学

我们这一班是「来来来,来台大;去去去,去美国」的时代产物,「同窗」只是一种偶然,「同学」则是现在进行式。我们这几位合写专栏是希望汇聚多年多地的科技从业与跨界经验,和读者们一起来观测世界、探索出路。

机器智能、人类慧能、和你我的未来

比起「深度学习」和台湾人的关系,您可能更加关切人工智能对自身未来的影响。由智能革命主要发动国传来的消息的确实骇人听闻:纽约时报从新证据看〈机器人抢工作 美国人输定了〉(注1)、大陆上〈总理点赞,亿万人关注!中国最牛翻译器面市,翻译员要直接下岗了!〉(注2)。有心追究耸动新闻背后实情的读者可以细读吴军去年的《智能时代》来龙去脉解说,和李开复上周出版的《人工智能来了》(大陆版书名为《人工智能》)深入浅出分析。身兼研发老将与创投新锐的两位作者能够把他们对智能革命的真知灼见及时分享给中文读者,是华人在以往的重大科技变革里所不曾有的福气。

覃培雄 2017/5/5

台湾科技业:过往成功竟成未来障碍

读王文汉的专栏“得软件者得天下”一文,深有同感,此篇想做点回应。1980年初期,个人计算机(IBM PC)崛起,渐渐加上工作站(workstation),从而取代了大型计算机主机(IBM Mainframe)。主板及半导体业因势利导,慢慢在台湾生根。给了我们这群专栏撰写的台大电机系同班同学(1981年毕业)及前后7届绝佳的机会。我们这届一共99位出国,66位拿到博士学位。惊人的是,其中共有15位念名校柏克莱加州大学(UC Berkeley),主修电机、半导体、自动化的占了14位,只有一位主修软件(Computer Science)。

欧阳明 2017/4/25

台湾代工产业的斗犬性格

3月28日下午我受邀到SEMI的Test & Package Committee会议介绍ITC-Asia,说明今年9月我们首度成功把International Test Conference (ITC)的商标搬到亚洲来,跟SEMICON Taiwan结合。我跟委员会里各公司的主管代表讲,全世界最大的封测公司在台湾,且台湾的封测产业整体占了全球超过5成的产值,遥遥领先其它国家,但是台湾从来都不是测试技术的主导国家,连全世界最重要的测试技术会议ITC,台湾厂商都很少参与,遑论主导重要测试标准的订定,实在令人不可思议。这是因为我们的代工产业特殊的文化习性吗?测试服务做这麽久了,为什么没有衍生出自己独到的测试技术及软硬件设备产业?

吴诚文 2017/4/21

「深度学习」和台湾人有什么关系?

Alpha-Bet超赌时代:谷歌蛙跃的系统化创新里,人工智能是谷歌下的赌注最多、影响最深广的一个领域。其中又以它3年前花5亿美元买的英国DeepMind「深智」公司的AlphaGo「超碁」最为惊人。凭靠谷歌的大数据检索与并行演算技术,台湾本土博士黄士杰每天以上万台计算机里的职业棋谱训练超碁的数理模型,进行调校参数的「深度学习」。算无遗策的超碁乃能打败围棋王,让专家们本以为还要等一、二十年的「智能时代」于焉降临。

覃培雄 2017/4/19

鐡苍穹下锻炼钢人才

俊豪兄的以色列创业精神一文勾起我对这个创新国度的回忆。28年前我第一次踏上以色列的土地,先到最南端的Eilat开会,再坐会议专车到约路撒冷。沿路乾漠荒芜,无限贫瘠。令我震撼的是午餐蔬果竟无比的鲜嫩香甜。原来是荒漠贫瘠激发了当地点滴灌溉(drip irrigation)的发明。这个发明不仅改善了以色列国民的生活,也透过外销千亿以上的灌溉装置让超过十亿人分享。

王文汉 2017/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