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RI
订报优惠

我们也来谈谈最低工资

  • 黄钦勇
韩国近十年最低工资变化

刚卸任的三三会理事长王文渊说:「基本工资再调,台湾可能提早毕业」。此话一出,各方解读不同。王文渊拿出具体数据,证明他自己的公司年年调薪,或者加发勉励金,没有低薪问题,讨论薪资,只是公共议题的论述而已。我们是中小型企业,无法与台塑集团相提并论,但我们都抱著同样的心情,希望贫富差距缩小。我也努力让自己的员工得到该有的工资。但调高最低薪资,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吗?

以邻近的韩国为例,度过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韩国在2010年的基本工资为每小时4,110韩元,2018年则是7,530韩元,基本工资的年均上扬比例高达16.3%。文在寅政府甚至提出,2022年达到1万韩元(时薪293台币)的目标。

但政府的一片善意,真的落实到企业界吗?根据韩国劳动部的调查,目前上位、低位20%民众的所得落差,是2003年以来最大的差距。韩国比台湾更强悍的劳工团体,争了15年之后发现,更多的企业选择约聘,甚至筹划无人商店来替代24小时不打烊的超商体系。

韩国的Lotte Mart已经开始在10个据点,提供87个无人结帐柜台,韩国的7-11也正在准备中。韩国人会这么做,台湾人也想得到,前几天路过一块空地,内置一个货柜改造的无人商店,看起来只是初期的规格,但大趋势很难避免。

「所有的科技都不可靠,唯一可靠的是学习新科技的能力」。连科技业人士都惶惶不可终日,没有一技之长,从事低阶服务业的朋友们,能改变的是自己,而不是汹涌浪潮冲击下的新世界。

为32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著有《巧借东风》、《计算机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西进与长征》、《出击》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中国、欧美、亚太主要城市。现任经济部顾问、外贸协会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