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订报优惠

比特币十年回顾

  • 林育中
加密货币去中央化的主题与国家主权的基本冲突短时间内难以解决。在二者之间找到妥协之前,冲突碰撞还会持续发生。(图片来源:Pixabay)

比特币自2009年问世,迄今近10年,目前的评价毁誉参半,但是已经开始影响这个世界的运行。

去年9月大陆首先禁止比特币在大陆的交易;苏俄在今年1月出台了加密货币(cryptocurrency)法规,但是普丁(Vladimir Putin)决定发行自己的CryptoRuble,加密货币法规只是替CryptoRuble铺路;爱沙尼亚计划透过首次代币发行(ICO)推出政府支持的名为Estcoin加密货币;日本则在去年由瑞穗金融集团和日本邮政银行倡议JCoin,预备在2020年东京奥运正式启用。

各国对加密货币表面上反应不一,但实质上都是意识到它的存在对现行法定货币(fiat currency)可能的影响,采取了不同对策。

市场方面,去年底1比特币达到兑19,171美元的高峰,此后一路下滑在今年4月触底,跌至6,630,目前又反弹至9,000以上。有些分析师认为机构法人将开始介入此一市场,市价可能会走得比较平稳。

但是甫开完的台积电法说会下修公司全年美元营收成长至10%,原因之一是对于近来很夯的虚拟货币挖矿业务,台积电认为还有些不确定性因素。市场面从不同的面向观察,结论很不一样。

加密货币营运至今,首先浮出台面的问题是电力供应需求骤增以及与其织结的碳排放问题:加密货币挖矿年度所需的电力比阿富汗、克罗地亚、肯尼亚、巴拿马加起来所能供应的电力还多。而其年排碳碳量高达29,000仟吨,是阿富汗一个国家的3倍-这一切都是为了执行一无所用、又变得日益困难的哈希算法解题。

这高耗电又占芯片产能的唯一理由是比特币挖矿所采用的区块链验证体制为工作证明(proof of work)。现在有些其它加密货币已改采其它的验证体制,譬如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可以减少电力消耗,但是在未经大量使用之前,其它优缺点还有待进一步验证。

做为通货,除了洗钱的用途外是失败的。它被限制的发行数量跟不上经济发展的速度,币值的起伏剧烈,无法储值,也难以用于交易。所以它目前存在的形态比较象是资产,而且有变成郁金香的风险。

最后再回到前述的国家或银行发行加密货币的议题。比特币的初衷是要去除信任平台(trust platform)的支撑而达到去中央化(decentralize)的目的,由国家或银行发行加密货币就与原先加密货币的设计意图大相迳庭。

但是加密货币如果真的成为交易流通的货币,则各主权国家最在意的主权之一-发行货币-将被剥夺殆尽,而发行货币的权力不只是政治的主权,而且有实质的经济效益。中央银行的主要任务之一是要维持货币的流动性(liquidity),在经济不景气甚至萧条时,能以发行货币、借贷给银行、收买资产、调整双率等作为来扭转经济颓势,这些手段就是需要发行货币的能力来支撑。

技术的问题比较容易进展,加密货币去中央化的主题与国家主权的基本冲突短时间内难以解决。在二者之间找到妥协之前,冲突碰撞还会持续发生。

现为DIGITIMES顾问,1988年获物理学博士学位,任教于中央大学,后转往科技产业发展。曾任茂德科技董事及副总、普天茂德科技总经理、康帝科技总经理等职位。曾于 Taiwan Semicon 任咨询委员,主持黄光论坛。2001~2002 获选为台湾半导体产业协会监事、监事长。现在于台大物理系访问研究,主要研究领域为自旋电子学相关物质及机制的基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