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B2B

2018 存储器市场展望

  • 林育中
DRAM在2017的成长主要来自于服务器内容的成长,这个成长趋势并没有减缓。李建梁摄

2016年底看到几份存储器市场年度回顾与展望报告时,看到「惟3Q后存储器市场可能开始进入存储器市场长周期景气循环的供过于求区段…」这等字眼时不觉莞尔,颇有今夕是何夕的感觉。

存储器市场景气循环是在近乎完全竞争市场、摩尔定律以及以计算机为中心需求三大支柱所塑造的市场粗略模型,现在很多条件已不复存在,再沿用这样的模型实在危险。

2018的几份预测报告出乎意料外的一致:DRAM续强,而NAND则在有些应用上价格稍为疲弱,我的预期相似,但稍为乐观些。

DRAM在2017的成长主要来自于服务器内容的成长,这个成长趋势并没有减缓。而且5G在2019会于陆、韩等提前实施,2018就会有网络布建先期需求,这也是2018冬奥韩国要展示的亮点之一。高带宽就要更多的缓冲,而服务器不是消费产品,对价格比较不敏感。另外在实验场起跑的AI对DRAM的需求也很大,从第二代TPU的systolic设计就知道资料从AI处理器经DRAM到NAND之间反复传递造成多大的负担,需要专用的设计来减轻负担。这些都是持续的硬需求。

供给面方面去年半导体设备销售大成长,韩国市场跃居世界第一,以NAND为主,DRAM设备的投资还远不如2015年的峰值。为什么市场看俏而公司如此吝于投资?站在公司经营的立场容易了解。机器设备的投资已经快享受不到摩尔定律的红利,而费用摊提得在5年内完成,这是一组完全不一样的财务规则。至于大陆的投入生产,与台湾以前投入的环境大不相同。由于市场已成寡占,几乎没有并购、联合开发、授权移转的可能,每一步都有侵权的疑虑,所以要进入量产恐怕还有一些时日。

NAND的价格在4Q有些跌落,主要原因在于现在正处于SSD与HDD的交叉期,NAND的价格上涨,HDD自然趁势回笼,牵制SSD在资料中心应用的市占率。这个因素短期间内还在,但是当制程持续演进,HDD每位元单位成本被远远抛开后,这个因素就消失了。另一个令人比较难乐观的原因是去年存储器公司资本支出大幅成长的是3D NAND制程设备,并且还有QLC(四位元)和9X L的位元成长空间,类摩尔定律的效益还在,这也是为什么存储器公司设备投资如此慷慨的原因,而且3D的技术可能还有后续效益,譬若用之于MRAM。

不过那些令DRAM需求畅旺的理由-内容、带宽、物联网、机器学习对NAND无一不适用,而且乘数更大,这是我之所以比一般报告乐观一点的原因!

现为DIGITIMES顾问,1988年获物理学博士学位,任教于中央大学,后转往科技产业发展。曾任茂德科技董事及副总、普天茂德科技总经理、康帝科技总经理等职位。曾于 Taiwan Semicon 任咨询委员,主持黄光论坛。2001~2002 获选为台湾半导体产业协会监事、监事长。现在于台大物理系访问研究,主要研究领域为自旋电子学相关物质及机制的基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