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rch
B2B

孤峰顶上,红尘浪里:写在台积电30周年庆的前一晚

  • 黄钦勇
4.5万人的台积电,毫无疑问是台湾企业界的标竿。

30周年庆的前几天,台积电在法说会中揭示28纳米以下制程营收贡献率57%,7纳米提前量产,2018年底以前,至少有50个设计定案(Tape-out),2017年的资本支出,也会达到历史新高的108亿美元。

从数据上看,台积电无懈可击。30年来张忠谋受托创办、管理台积电,让台湾有一家被全世界尊崇的企业,30周年庆的前夕,特别是张忠谋董事长宣布裸退之际,我们奉上祝福、感谢,我们也期待下一个三十年的台积电,依然是台湾的中流砥柱。

30周年庆邀请的论坛贵宾,NVIDIA、高通、ARM、Broadcom、ADI与ASML的执行长与苹果的营运长,都是横越大洋而来的世界级客户,没有台积电,不会有这些世界级领袖联袂来台,当然是台积电让台湾沾光了!

同一天,我在BBC的节目中,看到主持人乔安娜(Joanna Lamond Lumley)在印度专访达赖喇嘛。达赖跟来自英国,但出生于喀什米尔的乔安娜说,我看过很多富有的人,但我更可以感受到穷人脸上的祥和。现代西方教育让我们多了欲望,让我们喜欢比较,先进的教育,更让我们自命不凡!

经营企业,我们少不了西方的教育、经营模式,在电子业,或者缩小范围到半导体业,这个行业汇集了全世界的菁英,他们每一句话都言之有物,进退有序,但也常让市井小民觉得:「我们不是同一挂的!」

对这些企业而言,最难的不见得是财报数据,而是企业社会责任的深度落实。这几年,张忠谋让台积电比以往更贴近台湾社会,但台积电越强大,庶民社会就越担心台积电已经不属于台湾了!

晚上我在NatGeo的节目里,看到南太平洋的岛国基里巴斯。土著国王面对著已经逐渐失传的传统舞蹈说,一旦我们都不再认知我们的文化特质时,那我们是什么样的人呢(Who are we)?

在新的时代,无论是技术的物理极限,还是客户结构的改变,台积电都不可能是毫无风险,那时焚膏继晷的工程师,还会望着窗外的阳光说,我愿意牺牲自由,换取公司或个人的利益吗?台积电愿意承担多少带动台湾社会成长的责任,而台湾也愿意无怨无悔地提供最完整的配套,让台积电没有后顾之忧吗?

我很想写一篇只赞颂台积电的文章,但我选择以一个媒体经营者的角度,给台积电下一个世代的经理人,或许是一个未曾被要求面对的经营高度。

经营一个企业很难,经营一个内外兼修的企业更难,4.5万人的台积电,毫无疑问是台湾企业界的标竿。下一个30年,祝福台积电仍是高峰顶上的台积电,而回到红尘浪里的台积电也是悠游自在!

为32年资历的产业分析师,一手创办科技专业媒体《电子时报》(DIGITIMES),著有《巧借东风》、《计算机王国ROC》、《打造数码台湾》、《西进与长征》、《出击》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韩国与美国,受邀至多家国际企业总部及大专院校讲授产业趋势,遍访中国、欧美、亚太主要城市。现任经济部顾问、外贸协会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