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西集之三─美国梦魇:AI 钱推鬼磨 常民庸主

  • 覃培雄
巴农有横贯美国支配世界的军事、高教、金融、影媒机构的独一无二经历,成功辅佐川普入主白宫。法新社

英沦散岛〉刊出后,有读者提醒「国际政治诡谲多变,非科技人专长!」我闻言感慨良多,既因今日世局诡变的幕后大推手就是科技人,又因最早察觉变调根源的华人作家亦是科技人。前者是计算语言学会2014年终身成就奖得主Robert Mercer,后者是《旅美小简》作者陈之藩;两位电资前軰各自在美国政坛与华人文坛的影响皆非「行内人」可及。台湾科技人从大学用书起靠了美国一軰子;留美如过江之鲫,多只学一专长谋生,对美国不求甚解。如今宗主国未必可靠宜多留意,川普牵动世局的走马灯新闻却如浮光掠影。本文从上述两位同行的视野切入,由川普思想与权力的根源,带您观察美式自由与民主的丕变。

陈之藩离台赴美读电机硕士是在John McCarthy想出Artificial Intelligence一词的1955年。次年AI成为一个学科。去年Mercer用他AI挣来的钱与技术大胆压宝川普逆转胜,恰好是AI的甲子年。这60年间美国政治「足食、足兵」,丕变的是「民信之」的「梦」竟沦为「民无信不立」的「魇」。我们不妨重温陈之藩那年暑假到纽约州静湖打工写的〈哲学家皇帝〉以一窥美国梦最真挚的年代:

同事的有从韩国刚当过兵回来的,有远从加州大学来的学生…脑海中依然是日间同事们的紧张面孔与急促步伐的影子…我…得到一个结论:「这样拚命的工作,这个国家当然要强。」…青年们的偶像不是叱吒风云的流血家,而是勤苦自立的创业者…美国学生很少看报的。送报而不看报,这是件令人不可思议的事… 民主,并不是「一群会投票的驴」;民主确实需要全国国民都有「哲学家帝王」的训练…勤苦自立,坚忍不拔那一部分,美国的教育与社会所赋与青年的,足够了。而在人文的训练上却差得很多。

这个艾森豪治下「当然要强」的美国,是川普口口声声要重返的伟大。文章隽永之处在于陈之藩抵美仅数月竟能平视预见大国兴衰之由。美国这一甲子由梦至魇的内外过程,简言之,是由艾森豪途经雷根落至川普的「正、偏、裂」三部曲。陈之藩缺乏民主经验,只能用洋书上的哲王一词来描述他的洞见。你我受洗多年都知道全民是不可能都有哲王训练的。民既是主,从政的人就只能是客。客若不随主便,就只能在野。选民以何为便,则是「人文化成」从报纸到电视到手机的不断演变;朝中上梁正不正则影响民风与对政府的态度。

艾森豪是一位广受世人信任的拨乱反正人物。他一路为而不争,从二战盟军统帅到冷战北约总司令到美国总统。拒绝两党征召多年的他在1952年迫于恐共造成的内忧外患才决定参选;麦卡锡主义抹红抹到他的恩人马歇尔,老长官麦帅冒进鸭绿江让美国陷入韩战泥沼。艾森豪一边扭转共和党的退缩主义坚定沉稳反共,一边持续民主党的新政与复员法案,并通过州际公路网改造美国经济。陈之藩笔下的韩战大兵与公立大学生信任大有为政府能帮他们透过苦干力学实现美国梦,全民领袖带动子弟创造的安定繁荣举世向往。

艾森豪在1961年告别演说里警告国人:新兴军工共业的财势是自由民主的威胁,只有「公民清醒有识」才能制衡。之后20年美国有种种发展矛盾冲突,民选总统皆因暗杀、弹劾、或外侮下台,大政府路线愈形浮滥扭曲,终致经济滞涨。雷根就职时定调「政府才是问题」应减少干预、解除管制。演员出身的他善于透过电视鼓舞常民,人称伟大沟通者;其幕僚授我课时则证实雷根常听不懂政策讨论昏睡。建设性妥协所依靠的理性讨论乃不敌意识形态挂帅的感性动员。偏执总统挟众粉丝扩军撤规,既拖垮苏联亦恶化党争。

雷根连任演说时颂扬两党竞合是美国优良传统;事实上,让川普有机可乘的僵固互卡两党恶斗始于他而盛于小布什。独霸的美国外在强势,内在则但求胜选,不顾共识;选民极端化,党团刚性化。本世纪恶斗程度可由盖洛普民调总统连任选民支持度看出:本党支持度最高前三名艾森豪、雷根、小布什都属共和党,分别是93%、88%、91%。他们的民主党支持度分别是54%、29%、15% (注1)。势均力敌的两党成了放大社会分歧,阻碍重大改革的美国病灶。

黑人当选总统刺激美国右派钜富暗中集结,推动逢欧巴马必反的长期智库与草根动员。2010年最高法院解除法人与个人政治捐款的所有上限,使得美国政治权力由两大党往少数金主倾斜。其中政治献金不是最大但效益最高的Mercer是位木讷程序员。他与Peter Brown在IBM开拓大数据统计翻译20年后,为扛女儿学费加入James Simons的复兴科技(Renaissance Technologies,注2)。他们的算法在炒股深度学习的成功使得复兴员工自营基金被Bloomberg称为世上最会赚钱的机器。2010年他接掌公司时对华尔街日报声明仅一句:「我乐于度过对人无言的一生。」

2012年不谙科技败给欧巴马的共和党钜富不知检讨,随附捐款的Mercer父女愤而出钱动脑与反建制鬼才巴农 Steve Bannon搭档,懂系统有谋略地颠覆美国政治既得利益团伙。巴农有横贯美国支配世界的军事、高教、金融、影媒机构的独一无二经历;巴农的职志是为他出身的蓝领阶级与他看穿的统治阶级斗争话语权与政权。天主教徒的他在波斯湾亲历伊朗回教革命抢救人质的国辱,拥戴雷根进五角大厦却有志难伸,入哈佛商学院又老同学一截,跃高盛龙门拚恶意购并,特长影视业在好莱坞自立门户,2005年到香港搞电竞见识在线社群威力思加动员(注3)。

影响川普与Mercer甚深的巴农政治思想可见他编导的2010年记录片《零世代》。从开头灾民对民代的怒吼开始,巴农痛心于金融旧识欺世盗财再让共犯政客以民税填坑,乃至金融海啸掏空无辜民众工作与退休金,他以《第四转》史观解说美国兴衰周期与此次沉沦的道德败坏缘起(注4)。此1997年通俗史观用林肯盖兹堡演说的「Four scores」为框架,根据独立、内战、世战的历史,预言美国约每80年再生,途经各约20年的高、醒、离、乱4时期。巴农以金融海啸为当今乱世之始,唯有破坏建制才能有新高再临;活像质疑孙文不分敌友、提醒同路革命是暴动时的毛泽东,对黎民虽是福亦是祸。

Mercer虽属奇才钜富,情感上忠于中产阶级出身;因亲身经验认定政府傲慢低效,属于敌视民主党,蔑视共和党高层的Libertarians。巴农用Mercer财智打磨的科技民粹动员网与煽动家川普机动联盟,紧跟美国民众反建制的积怨并帮之出气,果真达成冲裂建制的策略目标。巴农战友长期民调显示美国民愤已足以让局外人入主白宫,Mercer要求重作后更确认「民众已濒临向美国领导阶层造反边缘!」(注5) 他们于是有系统地抺黑克林顿与布什两家,并为主流媒体鄙夷的局外人尤其是川普提供窗口譁众、提炼话语取竉。

民粹动员网科技内涵非本集主题,此处只观察其效益。深广科技动员令Mercer 6月即名列去年大选捐款的全美第一。5月初选两位局外人中,Ted Cruz退出,川普则无人看好其大选;Mercer静思如何才能打好胜算仅两成的烂牌。8月当川普因侮辱女性录音曝光选情坠至谷底时,巴农与他的团队全面接管川普选务,靠斗智战胜在大选阶段洒钱的对手。Mercer全年捐款落至第八,支持希拉蕊的Simons排第六(两人从不谈政治)。第一名的捐款是他的3.6倍。川普并不缺钱,因侥幸〈得软件者得天下〉的软件者就是Mercer。当年没有大数据可供机器学习翻译时,Mercer花半年手敲整本西英词典,上司称他为Automation。要比老谋深算,政客差远了。

美国欧裔移民当年多是为经济目的来此文化边疆,有一股「If you're so smart, why ain't you rich?」的崇富反智传统,也就是陈之藩洞察到的「腹实心虚、骨强志弱」(借老子语)。这些常民既不想被当哲王训,也不想被哲王管。他们只知道美国领导阶层始终漠视放任政策劫中产济富对他们的伤害。1970年最顶一成富户占总所得比,欧美分别是30%与33%。2010年分别是34%与48% (注6)。川普俗世的成功常民向往,直白的话语常民有感。Mercer团队视川普为「成功的小丑」,虽然冲动却很容易被说服,有助于促进他们以内乱裂解建制的阳谋。暗盘交易杂多的川普麻烦越大,就越需要他们帮忙巩固死忠选民的支持。

8月返回在野战斗位置的巴农在局外火力更强。他既比希拉蕊与川普更懂高盛,也更能划清界线。觊觎叶伦联储会大位的高盛帮国经会主委「Globalist」Gary Cohn与高唱国族经济主义的巴农内斗本多。如今巴农自居僚机,从公开反川普维州言论的Cohn开始「清君侧」(注7)。套句隋棠台词,传统两党竞合「回不去了!」。美国「民主就是不流血的内战」,美韩FTA与台湾权益都是可能牺牲品。台湾前途未卜,必须清醒因应;律师医师惯于划地执业,为生计与国际生息相通的科技人监政,谁曰不宜?

注1:Ronald Brownstein 2007/11/1《The Second Civil War: How Extreme Partisanship Has Paralyzed Washington and Polarized America》Penguin Press,第16页。

注2:James Simons是柏克莱数学博士与陈省身合著有Chern-Simons拓扑量子场论。1982年雷根放开金融管制时他创办Renaissance Technologies,首创纯以数学统计模型决定交易的对冲基金,舍财务界专雇科学家。

注3:Joshua Green 2017/7/18《Devil's Bargain: Steve Bannon, Donald Trump, and the Storming of the Presidency》Penguin Press。

注4:Neil Howe 2017/2/24〈Where did Steve Bannon get his worldview? From my book〉 Washington Post。

注5:Jane Mayer 2017/3/27〈The Reclusive Hedge-Fund Tycoon Behind the Trump Presidency〉The New Yorker, A Reporter at Large。

注6:Thomas Piketty, 2015〈About 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Papers & Proceedings, 105(5): 48–53

注7:Magaret Talev 2017/9/7〈Bannon Says Cohn Should Resign If He Can't Stand by Donald Trump〉Bloomberg。

台大电机系1977年入学,台大土木系1981年毕业,台大城乡所1985年毕业,获加大柏克莱分校区域与都市计划硕士、经济学博士班肄业。旅美期间曾任柏克莱国际经济圆桌研究员及美中日三国贸易论坛美方经理,并于硅谷创设Unitopia Corporation。返台后曾任太一信通公司董事长,从事国内与国际产业电子化,以互联网软件顾问贯串半导体设计、晶圆代工、封装测试、代理流通、至系统组装各业。2006年迁居宜兰,设计打造宜人阁民宿,并从事宜兰史、亚太史与全球化史研究。